起因不详

image_pdfimage_print
3月7日夜
802
今天是女神节,对自己来说节日或许是一餐美味饭菜,对猫而言,或许是优惠多多的上品,可如今对我们而言,女神节是斋戒的第二天,还是只吃一餐饱饭的素斋而已,把满满的购物车清空,等待下一次出行,对于猫而言,这是学期末的新一天,依旧有那么多的学习任务没有做完,所以,女神节,只是问候和回应就过去了。
晚上坐在床边回想,搬进802 从凌乱的行李开始收拾,可能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算收拾出正常生活的样子,仍然期待着可以回家自己做饭吃,周末有闲暇时间打一盘游戏,可印象只有大概短短的一个星期,房中间的地毯露了出来,那时晚上听着歌在房间中央独自跳舞,坐在地毯上记日记。那是唯一印象,随后很快又被杂物堆满,总是在填东西,卖东西,扔东西,打开行李箱,填满行李箱,又掏空行李箱,或许接下来的这次就是我在这里最后一次填满行李箱了吧。今天突然想买本小说来看,尤其想买本爱情小说看,可能是缺爱了吧,也可能是觉得现在爱太难了。猫说我都说不到她心里去了,所以想从一些故事中得到解答,也想让自己有些疲倦的心有个依靠的地方,还是想看亦舒的小说,可是不知道买哪本才好。如果看到了更心伤都没办法愈合又该怎样,想了想就放下了。
夜深了,该去听故事睡觉了。

3月8日早晨
有过几天很低沉的情绪波动,猫在那边独自承受的痛苦磨难,我极少可以分担,视频中看到她有时是痛苦的,有时却是意志脆弱混乱的,几次极力的安抚也无济于事,可能距离上再多的话语也都无法与默默拥抱来的简单和彻底吧。此时在想两件事,一是希望可以等到一个家庭的新开始,可以不再有如此深刻的磨难,二是我自己的眼泪似乎早已流干了。
年会酒桌上自己一肚子的委屈借着酒劲大哭了一场,希望那是最后一次吧,没几个人看到,然而过去之后,自己好像仍还是那个自己,区别在于,放下了一些事,一些过往很重视的事,也更关注了一些自己的事,一些自认为可能时间尚早的事。
鲁迅先生说,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却无路可走,有时想起父亲到现在每天叹气愁的不光是我们的生活压力,可能也有他自己梦醒后的无助和无处安放吧。我承认梦醒的时候很痛苦,也这么久没有路可以走,可是步还是要迈出去的,就算黑暗不见路,是水潭还是悬崖,也是需要走一步去试一下的,你说呢。

3月13日下午
从3月第一个主日开始斋戒到现在,觉得自己可笑的是,斋戒二字竟都快不会写了。猫还是因为近期期末学习压力和各式各样的生活压力忙得不可开交。我说这次我认真斋戒,你照顾好自己,要吃饱吃好。斋戒第一周下来说实话挺难的,对自己来说,想克服人最原始的欲望好辛苦,一是自己本身一直无肉不欢,二是生活上没办法全部自理,想订素食的外卖,很难找也很贵,在浏览其他菜单之余,这种克制几乎无法承受,想必将来戒烟也要经历这个过程吧。

无谓的争吵
可能最近猫的情绪不太稳定,也可能恢复工作后对她的关注变少了,因为走之后留下太多事情需要她一个人承担,初来乍到的很是为难她。尽管一切都来的不那么顺利,但是也看到事情正一件件地消化解决,也算是对心有余的一种慰藉,所以自己也尽快加速步伐在处理这边的烂摊子,每晚推开房门,满地的垃圾挡着门,坐在床边空落落的,静下来连音乐都不想听了,一切生活的思绪都被这些垃圾带走,只是好想这一切都从眼前消失。
也就与此同时,跟猫的沟通出现连续地障碍,一种不可逾越的障碍,在她的生活中长期伴随的一种人,严重影响着她的生活,或许她始终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每每她因为这个人或相关的一些事产生矛盾,都或没有彻底断了交集,同在一个屋檐下,可能真在所难免,她善良的品德一次次受到侵蚀和毁灭,重建的过程很辛苦,自己能做的只有安慰,劝她远离这样的是非,然而我每每都是最不懂她的人了,从来都是她受委屈跟我声援,我也尽管游说她放弃一些无谓的争端,心宽自安然。现在的问题还是我没能在她身边帮忙化解她的委屈分担她的压力。(其实码字的时候又在想,或许这些跟距离又是没多大关系的,我或许真就不是能解决她这情况的那个人呢。)以至于我变成了不如这人,不如那人,并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评价,而是本意并非我想成为局外人,我想的仍是作为一个整体,我们能如何避免与这些事情或是人产生交集,或者摩擦,而且之后的每一次劝说,到最后都认定是我在”judge对方”,“一点意义都没有”,等等最后忽然关掉视频,也没了音信,或许这就是一种无奈的结局吧。等到下一次事情发生,又或者会重新出来讨论,又重新出来争吵。
其实这一切事情有一个起点,就是从熊屋签约开始,这种突然的气氛改变就已经开始了,可能她已经陷在其中不觉得吧。也可能是让人觉得自己置身事外,自己一步步地把她推向了另一端。
昨天的无端争论也起因不详,自己不想总是她去讲别人的是非对错,对方的无能已经把猫渐渐拖了进去,自己就剩下眼睁睁看着了,说多一点就是judge对方,在不去judge的前提下,自己只能靠换话题让两个人的谈话可以继续,却也引起了无谓的争吵,她说她只是当那是笑话再说,她说那只是茶余饭后,她说不要那天主耶稣说事儿,听到了这句我十分诧异,诧异是她开始judge我要说的话了,诧异的是她变得跟那个无能的人一样有恃无恐了。
忽然觉得,才回来又半个月,我就这样快不认得她了,不知说什么,不知做什么,以前开着视频不说话就能觉得互相有陪伴,现在不会再这样了。不知道往日的情谊,信念,此刻都去了哪里。只能默默不做声,希望她只是累了,撒撒气就过去了。
《熔炉》电影里有局台词:“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但如今的我们悄无声息地变了,变成了我们曾经最讨厌的模样。

短期旅行

image_pdfimage_print

《I LOVE YOU  PART II》——山下达郎


贝多芬:钢琴三重奏《大公》第一乐章《海边的卡夫卡》


加拿大东部时间 Feb26 夜

咖啡与烟


不觉已经到了在加拿大的最后一天了,从大年初六踏上这段行程到现在,自己和这个价的事情似乎多到没办法用简单的文字来记述了,直到这最后两天,早晨煮了咖啡,抽上一支烟,似乎此刻感觉得到这是一次真实的旅行,是踏实存在的生活。
出国的担忧是有的,对自己来说毕竟是第一次,第一次就要去到地球的另外一面,有些畏惧,倒是并不会退却什么,陌生环境的影响对自己来说不算困难,语言上的困难还是不小的,需要较长时间才能适应,如果说能应对,那就需要更长的时间了。

时差与航班


对于调整时差多少还是有点经验,提前三天开始调整的时差,在多伦多跟猫会面之后的第一晚就调整回来了,但是由于从来没坐过这么久的航班,的确也让人疲惫不堪,叔叔家很舒适,第二天精神状态很好,一上午在各家银行间来回跑手续,好在还算顺利,不过也比我们预想的资金状况要更紧张,心里都在默默盘算,剩下的够不够活,够不够渡过前期最难的一段时期,人生又一次大胆地决定,(在誊写这篇日志在纸上的时候,脑海里忽然想起跟猫见面的第一次,也是一次大胆地决定,独自买了一张南下的车票,在下车站扶梯时见到她的场景),不过放开决定本身而言,因为对彼此的信任,决定就变得不犹豫了。每次不论多么的困难,我们都没有被击倒,反而更坚强努力了。

一座小城


第二天的夜里才到温莎,在猫的住处把带来的东西整理出来,收拾自己简单的行李去Airbnb,初到感觉空气的确很舒服,尽管还是有些冷,见识过这边房屋的结构,厨房卫生间等,蛮喜欢的是这些房子都有自己的气味,不论它们多少年月蹉跎,不论它们现在的主人是如何,它们都带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气味,或许是一种年代的感受,或新或旧,或像1901木地板的气味,或像熊屋1.0时候的水泥气味,都有不同,这次熊屋2.0也是这样。
连续又在温莎跑了两天手续,在这座小城里,并不高的楼房,一个个分隔的接去,一幢幢独立并各具各样的小房子,从门口看过去,总是会猜想这家屋子里的主人会是个怎样的人,十分萧条的downtown,四处都是空置的店铺和写字楼,这座城似乎也是伴着对岸的底特律一桶繁华过,如今也辉煌不再,似人生,似也经历几次起伏那样。希望我们这回的到来可以努力让这里得到更多一分的生机活力,或许能再看到这里成为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吧。

“KEYS”和空屋


在交钥匙前的一夜进行了finalwalk,也是自己第一次真正的走进熊屋2.0去看它,说实话自己对于验房什么也不懂,从来什么都没见识过,就跑来看一幢别墅简直是有点扯了,而后也正因如此出现了多多少少的小问题而无从解决,多少让自己有点失望,不过整体上对熊屋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这房子可能也渡过了半个世纪,要它一直那么无瑕疵也是不可能的,以后这就是和猫的屋了,还有南宝,阿柴,保罗,它们也都会来,然后长住下去,这些小问题有多是时间留给我们慢慢去解决,既然是空屋就慢慢克服眼前的困难吧,修修补补虽不擅长,但是也是学经验的好机会,别人都会做的事情,自己没理由也学不会的,以前羡慕别人能在自己家车库后院敲敲打打,如今得愿了,却也懵的一B,还是要给自己和猫多多打气才行。
第二天交了钥匙就去家具店买了张最便宜的床垫搬进来住了,新家的生活从一张床垫开始,朋友载着我们去了两三次周围的超市,先解决厨房吃喝的问题,新屋的第一餐竟然是螺蛳粉,实在手边的厨具和食材不足,估计那天晚上熊屋会很讨厌我们吧,而后第二天做菜阿锅就被我烧坏了,它还不熟悉熊屋的脾气,我也还不熟悉。而后的几天我就开始学习这边的食谱和烹饪方式,竟然做了汉堡出来,虽然猫不太爱吃,但是实话我觉得做的挺不错的,一边吃一边大呼过瘾。任何与牛肉相关的东西配着大根啤酒,简直不要太美好。
还要熟悉家周围的环境,公交车的乘坐习惯跟国内有很多不同,班次少,等待时间也比较久,上车给了你很多种付费选择,下车要提前拉一下窗口的绳子,不过对于目前我们没车的状况,还是两个字,克服。
厨房在暂时满足使用之后,就又去添了第二件家具,熟悉的拉克边桌,毕竟不能一直在炉灶边站着吃,随后的几天都是在想各种需要的东西,去一家歇业的咖啡馆带回了两套餐桌具,还有条玄关桌,集中一天去买了主卧的床架,其他房间也准备出租,所以其他床架床垫写字桌等都一次买齐了,需要转运很长时间,所以组装的重任就都要猫去承担起来了。希望到时候可以顺利安装并且租出去,渡过着最难最难的适应期,等房子压力变小,我也能长期过去之后,慢慢都会好转的,我们坚信。

流转的四季


温莎天气真的是有趣多变的,从多伦多过来的时候就听说要下暴雪,来到温莎的时候那边已经快雪灾了,结果暴雪到了温莎变成冻雨,好久没有经历过这种天气了,还好衣服都够用,后来是下大雪,晴天,一整片蓝天,春天一般的晴空,又转来阴天和雨雪,又到了晴天和凛冽的春风,直到昨天准备返程行李还是一切都顺利,结果早上拉开窗又是新一场大雪到来,皮尔森机场已经连跑道都看不见了,飞机延误很久,用了很长时间处理冻结的加水管,又在跑道边用了很久除冰,一切都很新奇,飞机除冰时候整个飞机变成了绿色的。自己倒是不着急,可能是已经不想回去了吧。

北京时间


飞机还有几个小时才会降落,回去又要到辛苦的倒时差阶段,刚看了一部电影《Crazy Rich Asian》,其实算比较闹剧的感觉,桥段比较老,但还是有几句台词挺感动的,不过也忘记了,大概认同的还是家庭的努力的那种信念吧,并不是坐在多高的财富之上才会去谈的。

我们知道这次分别又会是几个月的时间,各自都有许多为生活而需要去奔忙争取的事情,不论多么厌恶都要去完成,我们又回到有时差的相见,并不会随时都出现在对方眼前,但是也希望能把这边剩余的事好好做计划,顺心顺意的完成,少吸烟,少吸雾霾咯。加油~

 《1975》——Eev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