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月临近

image_pdfimage_print

早晨起来打开阳光房的门,清冽的空气钻了进来,整个人就已经精神了,草坪上阳光照映着露珠,闪出片片光亮,邻居家那棵树,已经开始泛红了。

煮好早餐,推开前门,草坪上已经看到了许多片落叶,想起去年和猫清理树叶的那个时候,那种熟悉的气息又快要来了。

好想去海边走走啊,听那冲刷礁石的声音,听那从海另一边传来的涛声,吹着海风,满满都是回忆的气味。好想去果园摘果子啊,坐着轰隆隆的拖拉机,走在坑洼不平的土地上,下来钻进果树林里,激动的摘下饱满的果子,贪婪地啃噬着,那香甜的味道夹着清冷的空气一口一口地咽下去,不一会儿也就吃不动了,在田间摇摇晃晃,钻进玉米地里捉迷藏,大声喊着自由的名字,大口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三十余年,顿感足矣。

跟猫去看过多伦多的梵高数字展,还是跟猫在一起能想到去充实自己和体验生活,那种漫天星星环绕着自己的震撼还是非常了得,太多的文字描绘不出来,只能放在自己的记忆和画纸上吧。

昨天看到室友年轻的小弟,为了准备约会,去烫头发,准备行程,到穿衣打扮,卫生清洁用品,保暖用品一应俱全的安排着,时不时能找到点自己年轻时的那种青春的悸动,但是想象我们那时的约会无非就是逛逛街,逛逛超市,买买觉得学校吃不到的食材回家里烹饪一番,那时的自己也不会做菜,反正两人吃着也都觉得好吃就行了。随时懂得准备的就是纸巾,因为走走停停的去上个厕所总要有准备吧。不过现在在这边这种事情就不用操心了倒是。

现在的恋爱都没有什么铺张的地方,只是我们的条件达不到,互相有着愿望,但是总是很难实现,真是希望哪天能潇洒的两个人跑出去玩,不只是一直停留在计划之上。

早晨我煮了我常做的红烧牛肉,室友煮了面,烫了青菜煎了蛋,牛肉盖在面上的一刹那觉得还蛮幸福的,连续工作了几天休息日清早的第一餐,很是满足。煮了榛子咖啡,在后院晒太阳写下了这些,时不时跟朋友一起聊天,穿着厚厚的外套,阳光的温度刚刚好。晚点时间去Canadian Tire 买多捆柴火回来,晚上煮上一锅弄弄的冬阴功汤,烤着火,可能才是我想要达到的效果吧。如果能带来更多的灵感,再慵懒地画点东西,可能我这样一整天过去就再舒服不过了。好吧,我们继续奔波努力,休息就要用心地休息,加油。

依旧艰辛

image_pdfimage_print

上半年一晃过去之后,回望这些日子下来,在这世界性的灾难面前,我们的生活依旧艰辛无比。

猫从毕业之后就直接面临了因为疫情导致的全国停工,没有工作可以做,外面病毒那么猖狂,足足的呆够了半年的时间,幸亏是政府来了补助,我也偶尔冒险出去工作些许日子,维持基本的生计,然而在远远未知的未来面前,疫情如何结束,经济何时复苏,各样的移民政策何时开始,我们什么时候能重新准备,都是未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免得两人都焦虑起来了。家里很久没有置办过新东西了,是我想暂停家里的添置计划,因为未来显得很灰暗,我们独自闯荡,计划未知。

虽然基本生活没有特别大的压力,然而长期的在外滞留,落地艰难,回国无望,签证到期等问题虽然都可以缓,但是也的确拖着觉得重要的事情没有做,每天都是难免会睡不踏实,有时候觉得睡不着,被无形的东西压着,走出来在沙发上滚了一个又一个夜晚,这样的生活只能我们两个人互相鼓励着,不能对任何人去讲,时也命也,只能继续努力下去,剩下的都交给天主去安排吧。

猫在年中的时候终于有了工作的消息,是在疫情后终于复工的一间中国留学机构,做的还是之前留学顾问这个方向,我们为了难得的机会,再次分开两地生活工作,她又替着这个家闯出去了,可能每两个星期,我过去一次,短暂的相聚,帮她也置办些吃食,希望两个人分开的日子,就算工作多么不顺利,最起码都生活顺意才是。然而在疫情恢复之后,国内的形势很不好,而且对外的形势也不好,很多人出不来了,也很多人放弃了出来了,很难开展业务,在这边的人也举步维艰,猫说他们公司有两个客户,前些天刚刚拿下了PR,结果因为肺炎没有救活死掉了,就在密西沙加,两个都是年轻人,听到后感觉多么的可怕。这就是发生在眼前的事实,稍微不小心可能就会玉石俱焚一般,这安静的战争让人往深远去想就会后背发凉。

家那边的生活也很不理想,今年疫情严重,各处管制严格,复工难,经济更是一塌糊涂的样子,生活成本不断提高,但是收入一直在滑坡,加上夏季的南方大水不断,感觉今年农业也是重创,明年的生计应该会更举步维艰。我们实在也是帮不上忙,自己在外的生活也勉强维持,我们应该是唯一的希望了,所以我们要继续扛下去,不管多难。

猫出去的日子,家里多少也是疏于打理,我也实在是懒,草坪总是很不情愿去打理,非到逼不得已才去弄一下,剩下的时间都荒废了,发呆,睡觉,总觉得自己睡不够,可能是晚上睡得总是不好,也可能是自己老了,好多事情心里想着,总是想着,然而一天,一年就这样也过去了。我们去年就想着出游啊,露营啊,想着想着冬天就来了,帐篷都还没有,今年因为这些事情导致的,再想起来都已经秋天了,可惜两个人都没有共同出行的时间,然而,依旧是帐篷都还没有买。每天摆弄着各种露营的用具在后院烧烤,成了我休息日最期待的事情,也是我休息日唯一想做的事情。

我希望我们之间都是互相理解支持的,不论对方身处何时何地,所做何事,都是在为我们的家努力经营就可以了。尽管世道是这样,不能忘记去祈祷,越艰难的时候,越会让我们靠的更近,更是努力就可以了,其他的,交给上主吧,他会庇佑我们平安的,阿门。

2020 中國新年

image_pdfimage_print

中國新年到了,一早上醒來收到很多的過年祝福消息,不過,都是群發的。早些年興起通過IM發祝福就已經不習慣了,不喜歡和一群人在一個屏幕上沒完沒了的說一些有的沒的,最後關掉聲音,一早起來看著幾千條消息挨個刪除,很累。基於禮貌,發給我的消息就算都是群發出來,我也會一字字敲出來,發回去,哪怕就一句過年好。他們可能覺得太簡單,沒新意,沒誠意,或者再提不起話題,然而,我覺得這是我最大的誠意了,在手機屏幕上的人們。

昨天難得休息,想著第一年在外面都不容易,儀式感很重的我,提早解凍需要的物品,還是按照上班的作息起來,煮皮凍,備菜,風風火火一整天就為了晚上可以吃餃子,於是我們倆忙到半夜才都弄好,難得休息也是忙碌的度過了。雖然說年夜飯這樣吃沒什麼氣氛,不過也是把年夜飯正經做完了,算是一個小夢想達成吧,陳家菜的味道一直還在。竟然開心的吃撐了。

當別人問起這邊的生活的時候,我們都還是比較平和的,因為這邊的生活也的確平淡的不得了,我們有時候問起國內的情況,卻各有各的說辭,多數還是負能量的多,最近的武漢肺炎十分兇殘,這次可能我們算是躲開了,但是我們還有家人朋友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只能通過各種媒體了解新聞,不過也又為這種情況下的處置方法感覺到失望,這種感覺好像兩年前的年底某一天,我和貓坐在沙發上,聊起城裡周圍發生的事情,不論多麼嚴重,然而第二天起來還是一樣去工作,一路上人們還是“默默無聞”,身邊的人許多受到了影響,不過估計熬一熬也就過來了。他們都這樣去想,我們又能做什麼。

最近的重要任務是全家合力給貓找工作,貓自己也是有些焦慮的,畢竟這裡不容易找到,雖然備選方案也蠻多,卻也都沒有十足把握,希望哪一個能帶來好消息吧,阻力雖然大,但是我們的動力依舊很充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