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枫叶红色

image_pdfimage_print

早上喝下一杯咖啡,锅里煮着满满一锅牛肉汤,兔美说想晚上打边炉,就早早起来准备了。难得有一天清闲,想买一部Processor,想买一本Midori的journal,因为平时工作实在疲惫,写博客已经极尽奢侈,又不想放弃这记东西的习惯,想想每天就写一句来总结一天也是可以的吧。另外太少写字了,很怕哪天自己会提笔忘字。

转眼在加拿大已经整整半年了,这6个月总体是开心有余的,因为爱人的陪伴,因为生活的简单,因为工作的忙碌,当然也有诸多不顺意的事情,和许多待定的结果,但是我们依旧满怀希望。新地方总有新事物需要新鲜适应,有些或许已经成了习惯。

1、咖啡

以前上班时早上总会烧好水,泡上一杯上好的普洱,在千挑万选之中找到自己中意的味道,不慌不忙的坐上一整天处理工作,等味道淡去,下午重新弄上一壶,清淡也略显苦涩的味道。现在每天早上一定回去Tim来一杯double-double让自己从长期欠缺睡眠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有时一天需要两三杯来保持工作状态,可能这是新的习惯,因为新的工作内容不再允许有多久时间每天用来享受工作,倒是已经适应了,并且感觉已经驾轻就熟。

2、车

地广人稀的地方不再有方便的外卖体验,所有衣食住行都要亲力亲为,倒也不是不好,之前一直忙工作挣钱,驾照考试一直拖到上周才考,中途也是一波三折,回想很多情绪的波动都是在车上发生的,有时因为工作辛苦而抱怨,有时控制不了的情绪需要发泄,有过争吵,有过甜蜜,有过冷静,也有过欢笑,去过遥远瑰丽的Quebec City,去过美好轻松的Owen Sound,也去过拥挤繁忙的Toronto,也去过热闹文艺的Montreal,车的功能不再只是两点一线,而是像喝咖啡一样,每天去哪里都要跟它在一起。

3、食物

这边的食物对我来说实在很富足,主要的幸福感来自于物价,这半年听到太多关于国内猪肉价格的新闻,很无奈也很庆幸,因为自己走了出来,不再被割肉生活不悦,但是也希望自己家人和朋友也能过得轻松,现在自己的能量还是太微弱,慢慢的来就好。新的灶具也需要适应,新的厨房工具,新的料理机械等等,时间还长,有邻居经常来讨论肉的做法,而自己却也回归简单了,因为食材的新鲜,自己总是想追求最基本的味道。也可能是内心开始追求本真了吧。这也是我极大幸福感的来源。

4、Mall

以前我们乐意宅在家里,她养花,我画画,一天天就在昏黄的阳光下渡过,因为那时候空气实在不好,不如在家里荒废时间,那会儿网购也发达,缺的东西不需要出门准备。现在因为亲力亲为的原因,出门采购和购物也是必需,虽然城市很小,去的也不过大多几个超市和几个小商场,但是几乎每次都能找到合适自己的东西,对此自己也是蛮知足了,不过也因为这样生活,有些爱好就搁置了,因为时间不再用来被打发了,而是十足在用的,难得的休息天,要不就要忙去除草,要不就要修修补补,要不就要出去采购,休息天能闲下来半天已是知足。但是自己因为多数是体力上的消耗,所以不需要做太多身体上的休整,不再透支脑力有时候觉得反而挺轻松,不再因为压力大而难以入眠了。

5、后院

终于有了自己的后院了,尽管杂草丛生,破烂不堪,体力上的不足有时难以维护,但是好在这是自己的空间,最心念念的就是拿着自己的小烤炉在后院生火烤肉,有时候就是简单准备一点点,有时候就是为了看着炉子里的熊熊火焰,奶奶说,我是炉中火命,需要找个木命的人陪伴,兔美这个大林木命也是再合适不过。自己生来就喜欢围炉夜话,兔美也是生来热爱花草生命,有时,老人家的迷信终究也是定了一生。

也许有太多的细节还有待整理,但是自己可能已经有些日子没有阅读了,语言能力略微退步,想想我们的生活也算稳中有升就可以了,有些习惯失去了可惜,但是或许什么时候,也会重新出现在生活中,无奈的总会有,期待的终究也会来,这样的日子轻松简单,自己也不会厌烦,足够了。暂时这样记下,今天许多事情都还没开始做,已经几近中午,要去忙了。

I’m here

image_pdfimage_print

四月以来感觉自己是在一种忙不迭又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度过的。

那时候回家去办了些证明手续,拿着新买的OSMO,开心的要死,一路走一路拍,回头剪成视频发出来给猫看,猫虽然一开始很生气我先斩后奏买了这个小玩意儿,但是也的确拍出了一点点小东西可以看,那时候电脑性能被榨干,不停地崩溃之后,成片渲染出来自己都有点小感动了,反复播放着,那一段段琐碎的记忆被深深印刻在影片里,如果可以更多空闲时间多好啊,走到哪里就拍到哪里,有时候会讲究些运镜方式啊,拍摄技巧等,也有时候就是单纯为了记录,眼前看到有意义的人和事就想要留下来。就算没有在一个vlog中放出来,他们也一直会睡在硬盘之中,如果哪天心情不佳,或者想起当时一些好吃的好玩的,可能会再翻出来看一下,再傻傻乐一下吧

四月尾临时安排了一次出差,我极少会因公事出差,而这次又不巧不是件好事情,过多的内容可以不提了,只是这次出差行程十分的赶,整个人的状态自那之后就一直向下坡走,直到现在都还没扶起来,遇到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倒霉,但是又根本说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只求让我快点度过这段时间,我也想好好恢复我的活力,我还要去跟猫好好生活呢,而现在的状态连我自己都嫌弃。好在自己把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好片段都剪了出来,算是在5月过半时,很少很少有的一件高兴的事儿了。

这段日子气温很高,办公室没有开空调,每天下班都像中暑了一样,晚上只想去喝酒,买一个透心凉,再买一个不去惆怅。有时候也不能太作了,比如昨晚跟朋友在小馆聊天喝酒到太晚,结果没进去家,跟刚子睡在一张床上被他的呼噜一直折磨到天亮。吃吃喝喝的过去这样一个星期,白天没状态,晚上的状态也没了,还有半个月,还有G1考试题还没看,还有申请需要重新填写,还有的事情还有时间,该来的状态希望你早点回来。现在猫在那边忙,我也帮不上,自己这边越到临近也越是颓的不行,哎,现在直到回到家就只有空荡荡房间了,没有什么铺盖的床垫,拆了音箱,拆了饮水机,感觉这个房间进来只有躺下睡觉一个功能了吧。想着想着还是蛮失落的。不过也还是要抓紧各种时间去收拾整理。对于写下些文字现在都没有一点思绪,只是希望这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白白渡过,留下些影像和文字供自己去回忆吧。毕竟,记忆还是会慢慢变弱的吧。

起因不详

image_pdfimage_print
3月7日夜
802
今天是女神节,对自己来说节日或许是一餐美味饭菜,对猫而言,或许是优惠多多的上品,可如今对我们而言,女神节是斋戒的第二天,还是只吃一餐饱饭的素斋而已,把满满的购物车清空,等待下一次出行,对于猫而言,这是学期末的新一天,依旧有那么多的学习任务没有做完,所以,女神节,只是问候和回应就过去了。
晚上坐在床边回想,搬进802 从凌乱的行李开始收拾,可能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算收拾出正常生活的样子,仍然期待着可以回家自己做饭吃,周末有闲暇时间打一盘游戏,可印象只有大概短短的一个星期,房中间的地毯露了出来,那时晚上听着歌在房间中央独自跳舞,坐在地毯上记日记。那是唯一印象,随后很快又被杂物堆满,总是在填东西,卖东西,扔东西,打开行李箱,填满行李箱,又掏空行李箱,或许接下来的这次就是我在这里最后一次填满行李箱了吧。今天突然想买本小说来看,尤其想买本爱情小说看,可能是缺爱了吧,也可能是觉得现在爱太难了。猫说我都说不到她心里去了,所以想从一些故事中得到解答,也想让自己有些疲倦的心有个依靠的地方,还是想看亦舒的小说,可是不知道买哪本才好。如果看到了更心伤都没办法愈合又该怎样,想了想就放下了。
夜深了,该去听故事睡觉了。

3月8日早晨
有过几天很低沉的情绪波动,猫在那边独自承受的痛苦磨难,我极少可以分担,视频中看到她有时是痛苦的,有时却是意志脆弱混乱的,几次极力的安抚也无济于事,可能距离上再多的话语也都无法与默默拥抱来的简单和彻底吧。此时在想两件事,一是希望可以等到一个家庭的新开始,可以不再有如此深刻的磨难,二是我自己的眼泪似乎早已流干了。
年会酒桌上自己一肚子的委屈借着酒劲大哭了一场,希望那是最后一次吧,没几个人看到,然而过去之后,自己好像仍还是那个自己,区别在于,放下了一些事,一些过往很重视的事,也更关注了一些自己的事,一些自认为可能时间尚早的事。
鲁迅先生说,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却无路可走,有时想起父亲到现在每天叹气愁的不光是我们的生活压力,可能也有他自己梦醒后的无助和无处安放吧。我承认梦醒的时候很痛苦,也这么久没有路可以走,可是步还是要迈出去的,就算黑暗不见路,是水潭还是悬崖,也是需要走一步去试一下的,你说呢。

3月13日下午
从3月第一个主日开始斋戒到现在,觉得自己可笑的是,斋戒二字竟都快不会写了。猫还是因为近期期末学习压力和各式各样的生活压力忙得不可开交。我说这次我认真斋戒,你照顾好自己,要吃饱吃好。斋戒第一周下来说实话挺难的,对自己来说,想克服人最原始的欲望好辛苦,一是自己本身一直无肉不欢,二是生活上没办法全部自理,想订素食的外卖,很难找也很贵,在浏览其他菜单之余,这种克制几乎无法承受,想必将来戒烟也要经历这个过程吧。

无谓的争吵
可能最近猫的情绪不太稳定,也可能恢复工作后对她的关注变少了,因为走之后留下太多事情需要她一个人承担,初来乍到的很是为难她。尽管一切都来的不那么顺利,但是也看到事情正一件件地消化解决,也算是对心有余的一种慰藉,所以自己也尽快加速步伐在处理这边的烂摊子,每晚推开房门,满地的垃圾挡着门,坐在床边空落落的,静下来连音乐都不想听了,一切生活的思绪都被这些垃圾带走,只是好想这一切都从眼前消失。
也就与此同时,跟猫的沟通出现连续地障碍,一种不可逾越的障碍,在她的生活中长期伴随的一种人,严重影响着她的生活,或许她始终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每每她因为这个人或相关的一些事产生矛盾,都或没有彻底断了交集,同在一个屋檐下,可能真在所难免,她善良的品德一次次受到侵蚀和毁灭,重建的过程很辛苦,自己能做的只有安慰,劝她远离这样的是非,然而我每每都是最不懂她的人了,从来都是她受委屈跟我声援,我也尽管游说她放弃一些无谓的争端,心宽自安然。现在的问题还是我没能在她身边帮忙化解她的委屈分担她的压力。(其实码字的时候又在想,或许这些跟距离又是没多大关系的,我或许真就不是能解决她这情况的那个人呢。)以至于我变成了不如这人,不如那人,并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评价,而是本意并非我想成为局外人,我想的仍是作为一个整体,我们能如何避免与这些事情或是人产生交集,或者摩擦,而且之后的每一次劝说,到最后都认定是我在”judge对方”,“一点意义都没有”,等等最后忽然关掉视频,也没了音信,或许这就是一种无奈的结局吧。等到下一次事情发生,又或者会重新出来讨论,又重新出来争吵。
其实这一切事情有一个起点,就是从熊屋签约开始,这种突然的气氛改变就已经开始了,可能她已经陷在其中不觉得吧。也可能是让人觉得自己置身事外,自己一步步地把她推向了另一端。
昨天的无端争论也起因不详,自己不想总是她去讲别人的是非对错,对方的无能已经把猫渐渐拖了进去,自己就剩下眼睁睁看着了,说多一点就是judge对方,在不去judge的前提下,自己只能靠换话题让两个人的谈话可以继续,却也引起了无谓的争吵,她说她只是当那是笑话再说,她说那只是茶余饭后,她说不要那天主耶稣说事儿,听到了这句我十分诧异,诧异是她开始judge我要说的话了,诧异的是她变得跟那个无能的人一样有恃无恐了。
忽然觉得,才回来又半个月,我就这样快不认得她了,不知说什么,不知做什么,以前开着视频不说话就能觉得互相有陪伴,现在不会再这样了。不知道往日的情谊,信念,此刻都去了哪里。只能默默不做声,希望她只是累了,撒撒气就过去了。
《熔炉》电影里有局台词:“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但如今的我们悄无声息地变了,变成了我们曾经最讨厌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