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冬亦不歇

11.22午后
早晨醒来还在继续听101,是之前在回顾2017年的节目,回忆在2017年里故去的那些人,那些对这个世界有影响的人,回想今年也快要过去了,也有那么多人故去了,那么多从小到大听过的,读过的,认识的人。
霍金过世了,虽然我们对时间科学的概念的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但是这样一个人的故去,也是让我们看将来都有些迷惘,因自己觉得他们才是离上帝最近的人。
樱桃子去世了,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妹妹年幼的时候,我有个小愿望,想攒钱给她买一只小丸子同款的书包,后来不记得什么原因就搁置了,忘记了,再工作之后就淡忘了,再后来想买的时候,妹妹高中都要毕业了。
单田芳等老一辈戏曲文艺大家去世了,想起从小就在电视上看单老的评书节目,有时候看不下去,年轻听不懂历史,听不懂四大名著武侠经典,听不惯他们嘴中形容的刀枪刃剑,后来电视里没有他的节目了,对他的声音印象就是无数个昏昏入睡的下午,摇摇晃晃的出租车上,有时上车听着就睡过去,醒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金庸去世了,这或许是近期最大的新闻,也就说我们这一代所有童年回忆,青春回忆,都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我们也即将老去,每位知名作家的离去,都带来一股图书抢购的热潮,发行商也不忘在这个时候推出珍藏版,赚足个死人钱。实话是对侠骨柔肠不太衷爱,但是对韦小宝确实又相当欣赏,可能注定不是个拯救世界的人,走街串巷的小生活才最是自在。
那么多的他们的离去,那样一个辉煌的80-90年代已经再不复返,最近的复古潮不收人推动,可能是我们自己老了,已经懂得念旧而非追逐潮流了。
早晨地铁一个中年男子挤着下车,刚开门就把两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子挤出门外,好悬摔倒,女孩子气不过锤了男人肩膀一下,那男子立马变脸,把女孩子用力推了一把,直接半摔一样的推进了车门里,嘴里不依不饶,车上一片安静,这么多人看到了也都默不作声,这里也包括我自己,我也铜他们一样冷漠了么?或许吧。在那一刻自己还是觉得自己的懦弱的。
中午吃完饭在楼下抽烟,同事帮人取餐,等太久就跑去餐厅后厨去看,据同事说里面忙的不行,两个美团外卖的送餐员都帮忙炒菜了,一边炒菜一边说,这一中午能送几单啊,都被耽误了等云云,听得我又惊讶又好笑。说完听到饭店里好像两桌顾客打起来了,具体原因未知,总觉得我们这些上班的人没什么脾气,这打起来总不会是因为抢菜吧。
就这样从早上到现在大半天过去了,我还是没进入状态,生活太辛苦,容我浅浅地偷个懒,不然身心的压力无处释放。
11.24午后
昨天周五下班,难得跟同事几个人喝个酒,年底了都同样任务繁重,错漏摆出,这样规模的公司里办公室政治还挺复杂,想想也是蛮有趣,基本上喝酒就是听老王吐槽,这会儿把一堆工作上的烦心事儿化在酒里仅此而已。
今天早起上课十分抗拒,醒来后天都没亮,身体一直热不起来,到了学校听老师讲课,可能是因为年纪相仿吧,使同学各种接梗打断,基本上没办法听进去,想到明天就要考试,也就简单地给我们讲讲而已,那我就一边画画一边听课了,对生活中重要指导的地方听了一下,一是不自主的想我没之前做的事情是否对应经济规律,二是考虑如何避险,因为休息不足,中午下课就等画完画早早就出来了,上周记得单向空间要搬家,所以捡着周末时间来坐坐,毕竟不会买什么,一边走一边还要求自己,如果买就只能买一本书,还不能太重,其实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东京店构》卖,真是找不到呀。只能等有人去霓虹国帮忙带了吧。
书店里永远都是咖啡香气,也永远少不了伟大的猫主子,不论哪里都那样慵懒,找到自己想买的书,就点个喝的坐下,集中下自己的碎片时间,把文字记下来,有好一阵没有这样略显矫情地坐下装文艺了,有点不习惯,或许一会儿早点回家,睡觉去就好。
一件小事,坐公交车下来到书店的路上,都看到输液落下,依稀记得小时候在家后面的街上,那时候很少有汽车驶过,我们都在马路上玩,秋冬时节树叶落下,捡着这些树叶的梗,三三两两小朋友玩拉树梗,我们小时候叫拉狗子,而我现在看到这些树叶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在网上查,原来他们就是杨树。
12.5下班前
今天中午直接外卖两个菜,中午晚上都打算在公司吃了,说实话不是需要加班,只是不想那么早走,今年非常没有干劲,不论什么工作复杂紧急与否都不想做,本来从事的事情就有一定的风险,12月头里收到的发文说银行有加强监管控制,四处都是谨慎小心,之前合作公司税务系统突然被锁,他们财务找到我好顿吐槽,今天才知道,他们这楼里其他公司有几家存在重大税务风险所以被连坐了。
旁边另一家公司上午呗扫黄打非一顿查处,核心思想是年底了,各部委需要业绩,抓典型,促发展,创新高,丰腰包,过往几年没有这些杂事儿的时候,一直都在拼命工作,为了年底收到一份年终奖,可以给家里帮补些什么,现在面对这些并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情之后,一点都不想去做了,有些颓,有点找不到方向,猫就快回来了,准备过20天左右的假期,按说是很开心的,不过工作的莫名压力让自己左右不适,希望明年她能更好的适应那边吧,早点稳定下来,这样或许我就能敢动一动了,现在的自己是在不敢折腾,怕出什么岔子自己就要一直被困了,也怕自己折腾不好连累家人担心。
现在就算工作停止,也要努力让自己有一点点的蠕动,画画也好,读书也好,总比自己每天盼下班的感觉好。同事说,看书自己也想看,但是看了就忘没什么用,就不想看了。早上挣扎起来冲凉的时候想起以前一个知乎问题的评论,那人说,看书就像吃饭一样,尽管知道吃了肯定要排泄出来,但是一定会有一些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一直伴随着自己。我在想,那或是言或是行,或是思想上的一次超越和扩宽吧。
搬新家后的一段适应日子过后,渐渐出现了孤独感,可能是冬天真的已经到了吧,明年能不能有机会去看猫呢?我自己都不知道,又一本画本要画完了,已经感觉到自己可能有驾驭这种风格的能力了,脑洞不足真的就没有办法,只能多出去看看才行了。
之前喝酒的集体,渐渐集合不起来了,或许是各有所念吧,毕竟喝酒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时间久了就感觉有些时候的聚会带着一些应酬的味道了,所以干脆理性起来,把有效社交梳理一下,把一些耗精力,低效率的社交简化或者减少一些吧。
最近爱上手卷香烟的那种感觉,可能本质上自己还是文艺的吧,喜欢手工类的各种作物,他们出身都那么平凡,但是又不常遇见,不精致但是又有精心的准备,制作,和等待。终于找到一家经济实惠的黄铜铺子,订制了一个小小的黄铜水彩盒,好处是工期非常的短,只要一个月。找到了一家算可以长期购买粮草的铺子,用来满足自己的坏习惯。感觉现在自己有点孤傲了,心理有些许变化,开始想挑别人的毛病和缺点了,不过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既然发现了就尽量避免吧,不过负面效果可能就是不想与他人做多余的交流,短期的问题吧可能,我觉得。
唠叨了很多,该整理出来了,猫现在都起得晚,早回家也没什么事儿,还是在公司吃剩饭吧。

再一年蝎月

椎木林檎——茜さす 帰路照らされど・・・


Elliphant-One More


1027中午

今天上课或许因为最近休息的不错,听起来还比较有状态,中午出去吃了酸菜牛肉面,青青的雪菜,清清的汤。靠在窗边有温暖的阳光,脑子里回想起了一个场景,以前在宁津所的小镇上,冬天路上铺满厚厚的雪,阳光仍也那样温暖,天气却那么冰冷,在镇上回生活区的路上有一排房子,排着满满地门面,有一家不起眼的小面馆,一扇大窗满是水雾,里面感觉热气腾腾,却什么都看不清,一支斜插的烟囱从玻璃窗一角穿了出来,冒着蒸腾的烟气,拉开旁边一扇铝合金玻璃门,一根橡皮筋已经拉不过寒冷的北风,走进来,关上门,瞬间温暖了许多,几张简单的桌椅,柜子上摆着几种畅销的白酒,窗边一个煤炉安静的燃烧,上面坐着一只斑驳的铝制水壶,叫了一碗雪菜肉丝吗,白色的瓷碗,不是很大,铺满了青青的雪菜,清清地汤,几根肉丝和碱水面。几大口吃完后,把汤差不多也喝完,几块钱,已经热的出汗,站起来消消汗,然后披上外套,外面路灯亮起来了,天也要黑了,推开橡皮筋把守着的大门,快步消失在冬天寒冷的黑夜中。

11.11中午

双11的早晨醒来快中午了,跟猫视频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各忙各的,那就记下一些事。

今天是自己的阴历生日,之前和邻居孙哥生日相近,我就凑到和他一天过了,生日那天很嗨皮,虽然也都是简单的家里饭菜,但是有好吃的饺子,后来威廉还给我们包饺子剩的面皮去做了长寿面,或者是长寿扯面?那天我买了枚两层的蛋糕,已经是足够开心了,可能蛮久没有过过热闹的生日了,还是挺喜欢这感觉的。

今天早晨收到红姐的微信,我们同一天生日,她总比我记得清澈。以往热闹的生日是跟他们一起过,想想一年又过去咯,朋友都很久不见,要么是因为精力不够,要么距离实在折腾不动了,这么大个城,总是因为这样才聚少离多,故事太多。

周五晚上坐地铁回家,听着加州101最新的一期节目,很可惜这一期总是没有完整安静的时间听。地铁车门随着嘀嘀的报警声关上,缓缓开出了站台,一排排昏黄的街灯从眼前略过,街上塞满了车,刚吃过饭分别的我们各自回向各自的小窝,此番单城市中人的寂寞,伴随着电台中彗星的轨迹和其他浩瀚的星辰,在此刻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而孤寂,那七十年一个来回的彗星,想必也是惦念着星球上的我们,时不时的想要回来看一眼吧。

那天晚上吃饭回来,带着新买的线香,家里缺少了乳香味,总觉得自己不够安心。点燃一支香,角落里开着台灯,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街上依旧车来车往,远处有一排整齐的街灯,在大气的蒸腾下闪闪发着亮光,天边闪烁的那孤单的光,并不是星,只是深夜才回家的大鸟,载着各式各样心情的人们,他们又将要去往各自不同的地方。

1115早晨

前天夜里的雾霾很重,蝎月总是过的迷茫,说不出来的没有方向。那晚上下班把机油扔到车里,本来跟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要坐地铁还是开车,后来还是决定开车,结果开出去没太远,就被一辆出租车撞上了。说实话那时候有点懵,不是自己开车出神,而是对方掉头太着急了,他突然出现可能不到一秒钟。

昨天去定损维修,需要半个月时间,车要动大手术了,心情比较低落,毕竟陪伴我这么久了这个皮实的家伙,虽然不是我的,但是也蛮有感情了,现在开车少了,也刚给他补了保险,那晚带回的机油正是要去做保养的。在外面吸了好几个小时的重霾,这个蝎月又一次深刻地让自己记下了。

出事的晚上本来是回姐家聚会的,后半场才回到那边,喝了不少酒,精精神神又恍恍惚惚,从车背箱里把重要东西拿回家里,脑袋里没有在回想那个画面,只是在想,每年的蝎月,自己都过的有些迷惘,然后,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这个月索性都是没办法打起精神来的,就希望可以是工作尽快忙起来,忙起来,让我可以不那么多时间去胡思乱想吧。

Little Memories


可能之前本子里落下的,也有最近经历的,记了下来,便要留下来。
0521 早晨
最近好像进入了北京的雨季,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个不停,周末终于去上课了,一天下来感觉收获不小,主要有几个印象比较深刻。
讲师很专业,第一门是上的社会主义经济学,原本我以为会很枯燥,因为讲师的讲授联系了历史和实际,听得津津有味,感觉男的有如此精力充沛的一天。跟猫说起这些,有关于历史的描述,现代经济的分析,猫也说,高知在中国有很多很优秀的,但是也不是傻,我想只是他们的确势单力薄,担不起改变大家命运的使命了,因我们看到众多人的尔虞我诈,其他人任由其摆布,睡不醒的愚民,可如今世事如此,我们从小就被宣传美德教育,直到长大后腥风血雨过了这么久,才在国外的电台里听懂了历史,听懂了美德是如此应该由内而外,从一个游戏主播的嘴里听到了“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我延伸到下一句:“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联想起子贡雨孔子说起赎回奴隶的故事,只能一直赶快自己在年少无知的时光一直被愚弄,终于看到真实世界的时候,很想为这社会尽一份力,帮助一些人,可惜,最终还是抵不过这强大的恶灵,强大的体制机器,低调的做我们自己吧,你说呢?

0627早晨
昨天一天都很忙,也确有开心的事,猫的签证顺利而且提前就出来了,繁忙之余掩不住开心的状态,像个小孩子一样要给家人们都报个喜,接下来的事情就都是紧锣密鼓一般了,要处理的事情非常多,光写计划和请假单和家人沟通计划就折腾到了半夜,而后猫竟开心的一夜没睡着,也好,压抑了半年,那么执着而又不怕辛苦,果真还是天道酬勤,结果往往欣喜又难以言表,过程的辛酸却不知如何记下。

(1024补  今天我的旅行签也拿到了,折腾了差不多两个月,猫在那边那么开心活动那么丰富,我也很替她高兴,搬的新家虽然房间小,但是比以前温暖许多,现在回想之前住的房子的确有点让人不舒服,尤其在后来猫出去了之后,想想那时候我们忙着准备这些事情那半年,真的是意志战胜的这一切。)

·欠债还钱
昨天跟猫说到以后跟朋友交往的要求,1.交朋友要先看他的圈子和他的朋友。2.有赌性的朋友慎交。至于之前的欠款,我们疲于折腾了,直接诉诸于法律吧,让我们这些小市民第一次从懂法到用法体验一下吧,感觉良好。去法院搞这个东西的感觉太神奇了,虽然我对那高大的台阶和柜台还是比较抵触,但是这一提交马上就还钱了,利息什么的虽然没有,但是好歹本金要回来了,而且涨了经验,更懂得辩人,也可以了。感觉良好。

0609上课
早上上课又迟到了,奇怪的是几乎与平时相同的时间出门,竟然时间上相差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今天的课已经开始讲《微观经济学》老师讲了好几种定义和观念,有点晦涩,但是的确讲的准和稳,当听故事了吧,能吸收一点是一点。

0619早晨
6月转眼又快过完了,最近几天都忙着跟猫打包行李,邮寄物品,出售肉肉。周末终于送猫上了火车,短暂的任务告一段落,调整好自己的生活节奏,毕竟无论如何,生活还是最基础的,把冰箱里的食材都拿出来做好,慢慢消化掉,似乎觉得每一届世界杯的时候都是自己孤单度过的,所以吃喝拉撒睡都要有计划,毕竟不像年轻时候那样没有节制了,不过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睡沙发了,尽管也不好睡。那投影放到卧室吧,或许这样会更好入睡(事实证明那个卧室的确不好睡,后来还是经常在沙发度过。)月底要去广州陪猫几天,然后见见朋友,再就是送猫出发,回归自己的日子,对于去住邓妈家我其实挺矛盾的,一是觉得年轻人同老人家住一起可能会有很多生活习惯的不同,可能彼此会影响,要是影响到关系就不好了。可是也觉得自己状态很一般,要是能跟随邓妈一起常常望弥撒可能就会重新回到以前有活力的生活了。不好说,等以后要做决定的时候再跟邓妈商量吧。端午节好在还有人发送节日祝福,好像自己是个孤单的老头子的想法。

0915早晨
早晨匆忙赶去地铁,昨天夜里睡不踏实,可能工作忙累了,也可能不想睡床了,有点集中不了精力地通勤,换乘,下地铁,地铁站通道外早早就人来人往,今天的阴天隐隐觉得有点凉了。地铁通道天桥上一位年轻的白人请你,跟旁边一个行乞的老人席地而坐的聊天,看得到是白人青年在讲些什么,老人听得津津有味,手里捏着烟盒,行乞的铁碗放在身前,真想停下来听他们说什么,再拍个照片留下,可惜忙着赶路上课就错过了,现在想,他们俩的生活应该都相比我们更轻松吧。

 

0916午后
昨天晚上下课,同哥姐一起去了另一个朋友家的新家聚会,欢欢乐乐地都喝了不少,也算是周末没有太枯燥吧。(应该是天主怕我太孤独,看我的爱人离我那么远了,安排了天使陪在我身边。他们真的帮了我很多。)

 


1022
搬家之后,休息了半天,躺着什么都没想没做,在寻找一种似乎熟悉的感觉。近来的荒废似乎还在延续,但是好在还觉得轻松一些而不是那么受折磨了,记录上几个有感触的片段吧。
1.某天晚上下班很想吃烧烤,叫同事都没人一起去,我自己就去了,说实话从来没有一个人去吃烧烤的,还算吃的过瘾,出来向地铁站走的路上,都是从地铁站走出回家的人群,与他们擦身的几秒钟,内心忽然觉得特别的孤独,好像有好久没有这个感觉了,好像不想回家了,不知道回家干嘛了,所以转身出来,走去地库开车,一路上慢悠悠的开着,来广营晚上稀少的车,昏黄的街灯,肃静的道路两侧,脑海里回想着这里以前的车水马龙,渐凉的秋风从车窗缝隙钻进来,又一年,再一年。
2.搬家的前一天晚上想着去新屋打扫下卫生,就那么小一间,有什么好收拾的,拎着桶和些清洁剂就过去了,没半小时就收拾好,然后把床挪了个位置,窗外对面就是国际学校,再远就是望京的灯火,楼下广场的人群散去,街上依旧车水马龙,路上的噪音传过来,回想起当初刚到北京的时候。也是住进了一间临街的房间,从早到晚都是奔流不息的车流,许多年过去,似乎又绕回了原点,自己一个人呆在一个窄小的屋子里,只能对着电脑和地板发呆,到现在依旧觉得麦当劳外卖很贵,依旧不爱出门。

1024
3.感觉为了让自己能适应回到单身生活,守着一堆记忆而倍感空寂,所以有时候需要好多朋友的陪伴,然而并不是能交心的朋友,对于自己可能只有这个小本子用来记下心里的感受。之前玩泥巴,现在也并不容易玩了,把自己放在另一个次远离,或者可以活的轻松一点,也终于知道二次元们的快乐是为哪般,虽然有些脱离现实吧,我觉得。但是的确很好宅,空间变得很小也没关系,反正自己能接受,就这么大点的地方,伸手什么都能够得着,挺有意思的,放着电台或者电视剧,一晚上就几个小时,然后就睡了,床很舒适就足够了。早上还有阳光,空气,鸟的叫声,比以前昏暗的房间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