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畏惧物理实验

这个星期听说我们下星期做 的物理实验名叫分光计和光的衍射
那个老师做过实验的同学都说凶的要命,
今天在实验室听刚做完的同学说他那个实验做了一个星期
老师总是让他重做,听来我就胆颤

不过今天的实验很简单,我很快就完了,那老师也很可爱的,
她还问我怎么这么快,我说我用计算器的,
我说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玩的实验,
她又问我做过’分光计’没有,
我说没有
她们几个女老师一同说
那你等者受折磨吧~~~~

我要疯了`~~!!!

[转]无题

时光走向永远的沉稳。激烈的疼在广场烟花的照耀下绽开绯红色的伤口。  
――茹妃子  
烟花散开在黑幕中。她躲在小角落。像猫一样轻舔着自己的伤口。她在一顿爆打后再次离开了家。飞奔一样的逃了出去,眼泪在风中呼啸而过。她带着轻微的抽泣声奔跑着。她要跑到时间的尽头去。哀伤在布满花火的天空下轮回。她用手抚摸自己身上的伤痕。一块一块,她坐下来忍住眼泪。她抬起头看天空。周围稀疏的人群,幸福却洋溢着。这一刻的孤独感剧烈而强大。她低声呼唤他的名字,伤。带我离开这里。眼泪在霎那间彻底漫溢。  
泪水纵横在她的脸上。她想瞬间就这么死去。她打电话给伤,在嘟嘟声后。她听到他欢悦而疲惫的声音。  
我在河边。我想见你。  
那我一会过去找你。他说。伤没有听出她正在哭泣。然后她挂掉电话。坐在地上。风绝望的吹过,划伤她稚嫩的脸庞。她看到河彼岸的霓虹灯光。从上向下闪烁。她的视线变得模糊。看不清灯光,只觉得那像是梦境中的星光。交错闪耀。  

伤在一个小时之后赶了过来。他看见她寥落的眼神,没有任何光彩。他看见她脸上挂着的泪痕。像是多年前一次逃跑中的伤痕,留着血液。破旧残缺。伤坐在她的前面,探去头。吻掉了她的泪。她闭上了眼,肿胀的疼痛已无法再忍受下去。她干裂的嘴唇和面颊一样苍白没有血色。他都吻了。女孩开口。  
带我离开这里。去哪里都可以。她用哀望的眼神凝望他,那样诚恳那样痛苦。  
他没有回答。却扭过头尽量不去看她,她发出悲鸣的声音。这样的深夜,烟花绽放过后残留的碎屑尘埃静静的落在他们身旁。不放出一丝声音。空气中凝固着氧气。膨胀的无法呼吸下去。  

她脱掉衣服。在这样寒冷的黑暗中。然后她用手去接触这样痕迹。从小到大,每一次的伤痕都历历在目。所有历史存在永恒。没有消失。她伸出手去拥抱他。他回头看到她赤身裸体。于是伤抚摸了她的伤口。她疼得叫了出来。伤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她看着他的双眸,再一次问。  
你带不带我离开这里。  
他说。我还不可以。我做不到。对不起,溪溪。我爱你。  
为什么不带我离开。  
他说。如果我带你走了我将会失去一切的未来。  
未来难道这样重要,我们走了可以再去创造。  
但这样与生俱来的东西我不可以放弃。溪溪,别再任性了。  
她没有再说话。然后起身就跑。又是一阵飞奔,伤跟了上来。她疯狂的跑过马路,旁边的车疾驰而来。她迎了上去。然后是一声尖细的刹车声和剧烈的碰撞声。她倒在地上。马路两边的烟花还在不断盛开,火药味逼近她的声音。伤冲过去抱起她,然后直向医院。  
怅然的岁月,深深的痛。黑暗中的欲念面对席地而坐的尘埃寂寞的发出了声音。  

她在医院被抢救。她有顽强的生存意志,却不断在这中间放弃自己。她要伤背着一辈子的痛和愧疚来对待她。这是他没有带她走而为之付出的代价。经历过漫长的黑夜,院方宣告了结局。是的。她终于做到要他背负这些痛楚。他看着那些触手可及的伤痕沉默了下去。她的爱无声无息的走开。留下一滩死水,只是死水。回忆和曾经的时光一并自动消失。  
被撞的那一刻她终于明白原来伤对她没有爱。那些曾经虚伪的承诺化作溪水流走。往事的风再一次的从指间滑过。  

开始的短暂。结束的凄惨。  
他们的认识关于一个活动。在一个午后。他对她说。溪溪,我爱你。  
可是你有女朋友。  
我现在不喜欢她了,我现在只爱你。伤说的很动情。但是她不相信这一切。因为没有感情是真实的。男人只是一时的心动。  
她说。那你会用这样的方式抛弃我的。  

话这么说了出去。却又答应了他。于是他们开始交往。她说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你可以交其他的人可以做任何别的事。  
因为这样她才可以做到对这样的相爱保持戒心。  

阳光明媚的清晨。他找到她的家,敲开她的门。然后是拥抱和亲吻。他们一起爱抚她的狗。亲吻的时候她会闭上眼。并非是享受那一刻的感觉,而是逃避面孔。  
她赖在他的身上。紧紧地抱着他。像贪婪的猫一样。在铺着柔软毛垫子的沙发上。她看见了他和别的女人的短信。刹那间就像一把刀深深地扎进了软肋一样。总是他让她这样无助。然后是一阵沉默。他们两个人都保持缄默。他伏在她的身上,她承受着他的身体。脑海里是那条短信息。泪水在堆积。等待一瞬间的爆发,如岩浆般。  
他透过密密的黑发轻吟道。  
别哭。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要拨开他的手。不要他触摸到她的肌肤。她想象某一刻他回她短信息的时候他的怀里正在拥着别的女人。于是她要他离开,她给他开了门。最后一次他们紧紧地拥抱。再一次。仿佛这个世界下一秒即将毁灭。  

他走后,她一下倒在房间的地板上。整个世界天翻地覆。她昏昏沉沉的睡去。晚上的时候。他告诉她,他选择了她。那一刻她并没有因此而快慰。而是更加的沉默。溪始终相信,他怎么对别的女人有一天就会如此般的对待自己。因为她曾那样循环性的对待过男人。  
生命就是这样毫无意义。只是在不断重复一个悲剧。  

男人知道伤来过。于是打了她。狠狠的。她本想忍住眼泪,可是却不断地狂流。拳脚重重的落在她的身上。她在男人的咆哮声中模糊听到窗外的烟花声。光线透过窗户照了下来,打在她的眼睛上。她恨所有的人。他一次又一次的违背了他的承诺。  
终于她勇敢的做了反击。她一把推开殴打她的男人,摔门狂奔出去。新一年的钟声渐渐响起。烟花爆竹声轰隆作响。上一年最后一滴泪和这一年的第一滴泪都是为伤而流。  
可是他不爱她。她明白。在重复的反悔和推翻中,他不停的摧毁自己的承诺。总是有借口可以离开。  

短短三天。经历完生死离别。然后所有的记忆可以消失掉。爱恨交加中,她终于决定离开。一个简单的动作。铭记了她的一生。  
因为一个男人而受伤这么多次。  

她疲惫不堪。  
伤坐在她的床头陪着她。他困的睡着了。刹那间她突然醒过来,然后用微弱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我与其他女人的不同就是可以不怀念的离开。不像她们,不忘记用哭泣给你电话。  
然后她抬起右手。用尽解数拿掉氧气罩。生命渐渐结束。爱恨情仇在新的一年展开篇目。她忘记她承诺自己的,无论怎样,这一年一定要好好过。  
氧气面罩摘下后。周围有一圈淡淡的红痕。清晰明了的留在他的记忆里。这红痕,他一辈子只能爱她。  

拥抱过。亲吻过。没有****。她对他坦诚相对。然后死了。留下红痕和身体上血的印记。一些爱就是这样简单。激烈却平淡。用三天完结生命。他不会忘记她为他所受的伤和用脆弱微弱如猫一般的声音说下的没事,不疼。  

PS。有时候爱过是真的爱过。不爱也可以爱着。可是离开是注定的。因为疲惫虚伪的承诺。  
溪溪累了。  
那睡吧。

总是等待~

昨天忙了一天,给她烧热水,去玩,连她洗澡都在外面等她,是不是太宠她了,为的只是她说我一句我很好吗?~~

不管了
我会努力坚持的

I LOV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