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淡淡的

一直拥有的这颗漂泊的心

指引我来到了北京

住在一间高档写字间的客房里

临街的大窗,单人床。

 

心或许总是飘乎乎的

遇到一个港湾就会停下来歇息

天没亮就会继续前程。

 

早晨打开窗子

街上车水马龙的喧嚣就会钻进来

这个时间用来记日志

有点不踏实。

 

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想清理掉之前的那些不常联系的人

回家的时候换了个账户,办了张新卡,见一些新朋友

从家里出来又会忘记些人或者事

办了张新卡,领了部手机,买了张地图,重新开始。

一直都是这样。

随时带的衣服很少,带着画本和铅笔。

樱花就快要开了。

 

我似乎总是错过与她见面

去年在失恋的酒里

前年在偏僻的乡里

大前年在看过梅花就忘记。

今年或许不会忘记了

因为没有人在我心里。

最近爱上了画树

虽然我是个业余的人

却始终对画本保持那种淡淡的热情

有时会天天画

有时翻一翻之前的就会放下

在家的时候一直在画我心里面很喜欢的那个女孩子

喜欢她居家的样子,懒懒的声音,或者什么。

在北京也有个女孩子教我画画

她教我给树涂色。于是我的树会浮现在纸面上了

我很开心。

昨晚在坐地铁赶去吃饭的时候

一个很乖巧的女孩子坐在我的斜对面

我似乎看了她几眼  她有心事

在过了一站后她挪到我的旁边来坐

而后的十几站我都没有敢侧眼去看

只知道她似乎一直在抽泣,或是感冒了或是哭泣

低着头不做声。

站在我周围的人似乎都在看着我

我好无辜,却也不知道怎么能安慰身边这个人

只求列车快点开。

 

在回来地铁上人很多

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

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是我所中意的那种类型

几个女孩子谈笑风声

只有她一个人默默的没做声

我在想这到底是什么星座呢

或许是水瓶座吧  或许是天蝎座  又或者是双鱼座

 

到站了就下车

列车上没有那么绝美的邂逅

只有拥挤,不同人身上不同的气息

胭脂味和香水味。

 

或许,我们拥有的就不加珍惜,错过了又觉得可惜。

我有时总是把美好看得一成不变

为了保持这种美好的印象而不惜舍她而去。

如果哪一天,我看着都厌恶了

那曾经的美好又会如何记得?

淡淡的

让我们去怀念吧。

白夜行

自从吃过那过期6年的感冒药一觉不醒后

总会晚上瞪着眼睛不敢入睡

早上爬不起来吃早餐 

病情一天天的转为深入了。

 

白夜行。

 

昨天下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睡得很香

做了个非常甜美的梦

我去了梅里雪山

那里有寒冷的风

没了温度的阳光

却有两颗炽热的心

我们紧握着双手

激动万分。

那会是爱情或是什么其他

 

在奶奶给我盖毯子的时候我醒来了

原来寒冷由此而来

我仍然在发烧 

头脑发热的幻想着那些事

再想到家人每天比我还发愁的我的工作的事

再想到那张不能透支的银行卡里面仅存的那点钱

我再一次怂了。

怂的很彻底  伤人又伤己

 

不是旅行本身的意义所在

不是一步或者两步的问题

是这一步要考虑的事情好多

我曾经为那一步冲动得到了如此惨痛的教训

如今这一步是多么想要迈出去呀

打电话给哥哥要冲锋衣和大背囊

又问别人要这要那的

哥说,你什么时候要啊。

我说,马上就去拿,不然我没准很快就改主意了。

果然,改的真快。。。

 

昨晚睁大眼睛看电视剧

关了灯听着扬声器里的声音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小学同学同我聊天

读懂别人的价值观是件非常长知识的事情

不怪长春人的现实

确实要考虑的眼前会牵连到将来

我所以很赞同她的想法

也是因为我有类似的看法

或者现实是从出现的那一刻开始

之前的一切都是不现实的吧

我们会从一句再见结束

却很难从一句您好的地方开始

 

电视剧的声音逐渐变小了

屏幕不再看得清

就睡下了。

没有再做梦了。

没有梅里雪山的阳光

没有乌镇里连串儿的街灯

甚至没有想象中重庆的香辣小吃

和三亚柔软的沙滩

 

我知道,连梦中的故事都会有终结

更何况现实中的幻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