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贰零壹陆

新年前的最后一天,除了在年底收口的工作外,还有落实新一年工作的安排,在一整天忙完,大家都早早回家或是集体活动准备跨年的时候,坐在地铁上有点归心似箭,好盼望假期,尽管知道这并不能放松我的内心。

今天有朋友还我钱,正好没想着要把钱留下来,给家人朋友发发红包,分享下彼此快乐,都辛苦了一整年,没想要吝啬什么,把最后的工作完成,终于舒口气了,在朋友圈开玩笑说想大家来发红包安慰我下,真的蛮快收到了,我添了几倍凑个好数字发回去,大家图个乐呵美满,来年更加努力就是。

默默在地铁上码字,这时候地铁很吵杂,可是自己仍旧什么都听不到,蒙蒙傻傻的走过这旅程,回家猫准备了好吃的,还可以一起看看电视准备跨年。苦笑今晚肯定还有工作的事情,继续做,为什么不呢,对吧,加油。

昨天猫妈妈寄过来一台空气净化器,儿行千里母担忧,很感激,想起以前刚上大学,妈妈也不远千里的寄来一台小洗衣机,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家人不论有如何的过去,都还是家人,尽管平时不常联络,他们却也最是挂记自己的人,最最重要。跟二哥又聊了两天,搞来个好紫砂壶来用,开心顺意,终于有个好茶壶可以用来喝好茶了。

也就这样过新年吧,打包的老城一锅,在家里热腾腾的吃完,躺着看完《老炮》,心里留着无尽的震撼。待到哪天重新刷完,好好再写段文字吧,明早洗了车就得去接朋友一家人出院,得子这样的好事,说是要沾点好运气。新年快乐!

无题

最近正集贺岁片档期最热闹的时节,大家都在争相晒电影票,好无奈的支持了一次正版电影,自己却没有看到,周末的时候自己在家里默默看了一下寻龙诀,基本还算是清晰的版本,想要看这部电影纯粹是因为和菜头的观后推荐,这也是我们同样观后所能承认的:这是今年国产电影严格意义上的大片。影片中的两段爱情,一段无头有尾,一段有头无尾,最后还留给观众脑补的空间,想着会不会有机会去二刷一次,想想也就算了吧,倒是蛮想买盘新游戏玩玩,也不知道自己会喜欢玩什么,留有一些空白的时间,发发呆,做做梦。

快过新年了,我们都没想好新年要怎样过,这时节车多路堵,每天想着除了回家睡觉也无其他了,昨天还想着看看北京周边哪里好玩,想到堵车啊,路途远,又或者太奢侈了,也就都作罢了,看了下这个月和猫的收入,也算心里有点底,能盼望着平安回家过个好年就行了,还一直想不到给妹妹买什么礼物,因为说好她只要加油努力,我有礼物与她交换呢,要不还是买个手办吧。这些年在外面,家人都联系不频繁,跟妹妹说话的机会也少,甚至不熟悉她的性格,想沟通更好的关系,也无奈只能是花钱买些自己认为她会喜欢的,或者买一堆桌游回家陪她玩几天而已,小孩子的童年,苍白难耐。

屏幕快照 2015-12-29 09.15.27

天花板

   

       心理咨询师李昂在回应迷茫这个问题的时候说:迷茫是个很宽泛的词语。后面隐含着对变化的恐惧,对自己的不信任,对生活的失望,对关系的怀疑,对认同的匮乏,对自己的愤怒等等一系列的负面情绪,这些情绪就会像是一个个沉重的包袱,想要走出迷茫,不妨先一个个的看到底自己迷茫背后,到底背着什么样的包袱。然后思考一下,什么对你有意义?什么人可以给你鼓励?怎样才能让你感到有价值?相信你会有新的发现。

        今天早上望弥撒的时候,目光一直在望着彩色拼贴玻璃上的那只白鸽,那只给我带来平静的白鸽。回想过去某个时候,有一天夜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天花板的某个角落,一动不动,或许过了半小时,或许过了一小时,这种或许就是那种抑郁爆发的状态吧,周围的任何人和事都听不见,看不见,他们说的声音在脑子里完全没有印象,似乎有,似乎过去就忘记了,直到被指引着走进那扇敞开的红色木门,踏过柔软的红毯,在角落的跪凳跪下来,眼泪如泉涌般流下之时,释然了。一瞬间通了。仅此而已。

        周一的繁忙结束,到了想回家的时候却无奈路途太过拥堵,本来想约跟朋友吃个饭,但是路程太遥远,猫只能自己顾自己先吃完,我也只能随便找个吃的先果腹,近下班的时候在楼梯间跟财务聊天,自己天真的想着熬过了这个年底就轻松了,哈哈,熟不知原来公司都签好对赌了,明年的事情更是夸张的多,想到心烦走回来,助理还没有走,她甚至还觉得走早了也没啥意思,年轻多好的。

        下午跟张律师聊天,还是亘古不变的老话题,食古不化的老样子,成不然作为女人太优秀,优秀过男人,真心有时候不是啥好事,谈论的话题基本上都基于凭什么我找不到对象这样的圈子里,其实跳出来看,这个问题早就不是什么问题,以前的自己总是觉得生活应该是恬淡的,有个爱人可以卿卿我我,没有爱人也可以衣食无忧,然而后来节奏变得太快,自己的变身也是件好事,也是件晚来的却又刚刚好的事情,人总是在一个注定的时间下蜕变,成熟与否这个都是过去的话题了,现在我们来谈的都是责任,仍然还保持着很良好的沟通,希望这种过程一直会有,昨晚还乐呵呵的说起同事,说起那个小助理同学,活脱我妹妹般的性格,勤奋,反应不快,却仍很认真的做好分内事,平时可以一同下棋放松头脑,还可以跟四川人比吃辣椒。

        有点想家了呀,想我妹妹了,每次回去又会长高,然而还是蛮魁梧的,那天跟猫一起翻过去奶奶,妈妈他们的照片,翻到妹妹小时候的样子,精灵灵的,煞是喜欢。或许从那时候开始,这个小精灵就一直住在心里,她很安静,也很有个性,很在意我,我也很在意她。

        肆意的写着什么字,不用去在意回头看的感受,这正是这时候想到的,才足够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