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水波不兴

673013113604965326

昨天下雨了,很冷,下班的路上很堵,车子被落叶盖着,这一年过得快,不过见到落叶似乎过了很久,去年的这个时候很忙,忙到对落叶深秋没了印象,堵车的时候他们都在等我吃火锅,等我终于赶回去他们也快吃完了,在楼下的肉铺买了鲜切的羊肉,拿去老乡孙哥开的小饭馆,上了锅就开始涮了,喝点小啤酒,吃着热腾腾的肉片,再煮点饺子,这秋天的雨带来的阴冷也就退散了。

最近总会听这样一首短歌,出现在《头文字D》电影版里的一首插曲,已经记不得电影里是哪里出现这段歌,但是陈光荣真的是个天才,这首歌带着一种不自觉的观感,陪伴我最近一直的行走之路,让着每天重复的一段路程不再只想着目的地,而在晴朗时享受阳光,阴雨时享受安静,拥堵时就享受时间的流淌。

809599593719002450

早上看到一个讨论的有趣的话题,有个回答是很让人欣赏的,以下引用:

微博@毛利 唾骂老男人真的是太简单的事了,不过仔细想想,自以为是的老男人,和自以为是的小女孩,从某种程度上看,还挺一致的,山本耀司讲,“那种女孩,我不觉得他们是女人,是愚蠢的小女孩,他们被宠坏了,觉得年轻就了不起,年轻就最伟大,我年轻又貌美,你一定想约吧?她们脸上就这么写着。”被宠坏的老男人,以为见过点世面就了解了一切,被宠坏的小女孩,以为年轻就拥有了一切,一起滚个床单了解下人生也好啊。。所以我觉得啊,世间最好的适合谈情说爱的人类,就是因为上了点年纪,抱着点愧疚心的女人,和因为年纪不够大,抱着点忐忑和好奇的男人。

RT@伯通李:20岁的女人和40岁的男人,往往成为情场公害,是因为他们都在人生高峰睥睨四方,只不过一个得来轻巧所以自信爆棚,一个贫农翻身所以索求无度。最后再赞一下毛利老师这段话,堪称真理。

以为很久不看微博,其实还错过许多热点的话题的,说实话自己对一些年长有见识的人们很尊敬,因为本着一颗向学的心到现在,虽然学到的不尽全是好东西,但是也为了自己的成长铺了相对稳固的路石,不会让自己上蹿下跳的或者过分高估自己而摔到受伤。这近来一直受着身旁人或事的变动而感觉扰动的心境,时不时会再泛起波澜,然后就是长时间的死寂,睡不着的时候就在幻想或思考,自己的冲动本性有时带来的是进步有时则是带来的是长时间的折磨,越到年底,越会回忆一整年的事情,也许又是一年这个时候,想起以前一个人带着相机走去公园的山顶,坐在木平台上,那天有着不太透亮的阳光,脚下踩着松厚的落叶,那时就认定自己最享受的是慢慢走过的路,从那时就放弃了对梦想的固执己见,让自己习惯如何随遇而安的生活,或许那水波不兴的一天,就是自己一辈子的路程,仍到了那个时候,再怎样用困难烦恼来折磨到我,我也能找到个方式把这些负能量推出去,这也便是老男人的一种成熟吧。懂得把人或事去换算一个价值,心里留好底线,然后带着一杆秤就坦荡前行,每个人或许都会这样走过吧,至少,我把这些写下来,保留着这深秋日渐微寒的温度,以后自己忍受孤独的时候,不会再感觉寒冷。

55487039415932507

郁欲癒愈


把一段时间的不顺利写出来其实怪无聊的,回头去翻看这些肯定很不愉快,不过对自己而言,本来就是痛苦愤怒的承载体,我又能不快乐到哪里去呢?

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都等待去发泄,很想找天夜不归宿,喝上一些小酒,在路上就那么游荡着,累了就找个避风的地方坐下,如果睡过去了就睡过去好了,醒来自己或许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蝎月很难熬,每年都是一样,很想一直窝在家里什么都不做,不去思考工作,不去思考为什么会如此沉迷,捧着画本去画画多好,然而我连那唯一的依托都没了。

昨晚发生些不愉快的事儿,就暂时放一边吧,目前摆在眼前的事情很多,已经计划好的轻重缓急又被意外打乱,好好的停着车还要被蹭,越是需要越要夺去,这或许就是对于弱小者的安排。在蝎月里沉睡也好,如果生活可以让我有段时间变成个孩子,什么都不用去想,那我或许能恢复回来些许斗志。说不上是什么事情把自己打击成这般,尽管今年平淡无奇,也想着拥有一个快乐简单的生活十分自得,或许一件意外之事只是整串事情的导火索,它串接起来了一切自身的罪责的惩罚,或是对生活的辜负,或是对信仰的偏移,或是对自己的否认。它总准时在这个时候出现,即使自己小心谨慎度过,也不饶让外人外力对自己内心摧残着。早上的福音讲分裂,他将我们分裂开,是为了爱。这里面的道理很矛盾,很难被理解,我们迫于很多现实原因疏远了原先的生活,但没有背离,或是一直心往在主内生活,那是因为我们祈祷的不够而为我们做了考验么?可是我们现在,感觉到无限的负压,根本喘不过气来,齐心协力真的有点难,这就是因为大爱而要产生分裂?我不要这样,我很矛盾。

很多事情想太深太远了不好,走不出来就要变抑郁了,抑郁的时候的确很难过,可自己也走出来了,这次有点难以接受这么多突如其来的打击,然后自己四处求索却无一回应。很迷茫。这个感觉似乎回到了三年前,一度望不到天的感觉,疲惫的身体,脆弱的神经,破败的环境,死寂的工作,各方出现的问题及压力,我很想睡一下,睡到可以逃避开这些琐言碎事,很想睡醒了自己能恢复动力,找回曾经的目的。真的不想跟别人说,自己有点熬不住了,我身边的负能量太多了,我在蝎月里很需要被爱的,可是,我能与谁讲,或者,谁又会无私的来安抚自己呢?

在两个人携手进步的时候,我没有出意外的疲惫了,疲惫的是内心,和被外界拖累的神经,我很想继续陪伴她,或是鼓舞她继续前进,可我还在自己跟自己做着对抗,所有人都无暇他顾,就算我要原地踏步,我也不能让自己退步下去,现在还是要好好去祈祷下,像曾经自己走入教堂一样,这一次,我还是要自己一个人走出来。

山零一

—————-1013—————–

昨天经历了一天没有洗手间的日子,还是觉得困难什么的克服了才是很有意思的事儿,好像回想起自己搬去马赛的第一晚,没有水没有电没有网络,一天时间就把工位和自己的生活用品全部整理好了,后来的一些日子楼下没有饭馆,没有超市,经常晚上下班了走着去很远的地方买菜回来,要买好几天的饭菜放进冰箱里,到现在,这点小问题,太好克服了。

 

今天早上听的节目竟然是二次元,听着王涛他们和一个二次元妹子一起去聊,一直不太懂得分清楚自己的次元,这回听起来自己有些时候也比较二次元吧,还因为他们之间的时代距离产生的一些碰撞或者有趣的事儿,联想在自己和身边的90后00后们,很微妙的一种有趣的感觉。

 

王涛很善聊,时代跟自己还比较相近,他说起哆啦A梦有一集《如果电话亭》,野比总是一无所成,就翻手绳特别厉害,他就在想如果全世界都以翻手绳作为衡量的标准会多好,这时哆啦A梦从百宝袋里拿出了“如果电话亭”,说到,如果全世界都在翻手绳的话… 野比突然就在翻绳上获得了无尽的荣耀,连日本首相都要拜见他,把他视作王一样的毕恭毕敬的去学习翻手绳。二次元慢慢成为视线内的一种主流,一直身边都是年轻人,或许有时觉得他们的不成熟又像自己的过去,又超越了自己的过去,他们能执着的喜欢着一些人,人物或者其他什么,尽管这些是二次元或者是目前没有被社会完全承认。如果二次元的变成了社会承认的主流呢?高考的题目都是各种动漫人物的名称选题,撸啊撸作为考试通过的标准,现在我们认为有些人是玩游戏的天才,可能到那个时候,高手多了,天才更多了,就是如此。到那个时候,写作文的人,学雷锋的人,或许会被他们称之为二次元。

 

————–1014————–

 

最近的意志力极其不稳定,有时看人接物都会敏感到触发深层回忆,回到公司工作是件开心的事儿,不然自己在家里真心觉得崩溃,想静下来看看书,发现自己静不下来,我果然已经不适合独居了,当内心都敞开之后,会自觉抵触些阴霾了,教给同事科学上网,这是件有趣的事儿,如她说,她要续订一年,因为这上面的视频她可能过几年才能看到,新奇带给每个人快乐,也带给人安慰,仅为了填补虚无的灵魂也是针独特的兴奋剂。

 

木心说过:“识时务,不如识俊杰。”这话听着,就是那么令人鼓舞。俊杰是不管时务的,你识的俊杰多了,胆子也就大了,也就明白——时务,就那么回事。摘自《陌生的经验》序一

 

猫同学一直在一个水深火热的环境里,小人颇多,有时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或者刁难很是气愤,我也是,但是没有办法使用武力解决这样的问题,唯有不停要安慰她放任一些人或事不去管,守好自己的界限,遇到棘手或者大事情提前跟我商量。再就是抓紧制定好目标冲锋,早点离开那人间地狱。我们现在的生活多都是在人间炼狱里,魔鬼横行,我们时常防不胜防,保护自己越来越重要了,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微薄的,要拧在一起心在一起。谁一年到头会事事顺意呢,烦心事无非家里吐一吐,出门还要面对瘴气迷雾。很多时候,朋友,闺蜜,都没办法理解,像超哥说的,他烦心事这么重,他能跟我说么,他能说一次,他也没法吐槽第二次,喝点酒,聊聊开心事,很晚很晚,躺下就睡,第二天忙活工作这些烦心事就想不起来了吧。

 

山零壹是个新名字,本想有机会注册更短的域名,无奈域名商系统保留了,以前的9527停掉了,朋友圈都清掉了,只留了我们结婚登记的那一张,人这辈子做不了几件大事,小事都留在树洞里,原本自己是蛮低调的人,朋友圈里是些在不同论坛或群里认识的朋友,有人好音乐,有人喜欢摄影,然而,随着岁月推移,疏于联系就也互不关注了,那微信里满是工作聊天的群,各种工作联系的人,就算他们不会想要看,也觉得自己的事情太多写在上面了,以后也许会是个麻烦,如同那以前的微博一样,回头看,看不到头,想要删,要一条条的删,索性一次性处理掉,其实很不习惯,需要些时间,把自己的关注点挪出来,隐隐地继续做好自己,坚强地跟猫一起走下去。

 

万圣节要到了,我们还是没有机会进堂,我们时常想起我们的主,他看着我们,我们有时真的很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