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撒旦之邪力


清明前后的情绪波动期,随着工作的进一步完成,算是有较多时间忙里偷闲,画了许多幅画,回头看本子,去年的这个时候,也画了很多幅,也许就是每年这个时候吧,当初春的阳光有了温度,当僵硬的身子能够活动,当脑海里都是少女的面庞,就多了些许邪恶的妄念,怕他们在心里落叶生根,把他们放出来,腾在本子上,用色彩封印起来,这也许是自己唯一的办法。

猫问我情绪是不是出现了低落,其实没有,相反每天活力满满,又是一个月没有写过字,这个月主要的变化在于动吧,之前都是每天半瘫着,这些日子早上到公司去健身房运动会儿,中午跟同事打乒乓球,活动的自己每天状态都满满,但是因为之前超出的体重,导致运动对膝盖有一定的损伤,现在每天还要想办法镇痛,希望慢慢时间久了就缓过来了吧,脑子里写着运动,突然觉得这个东西确实也有一定的瘾性,因为它让自己状态更饱满了,所以状态衰减的时候就想着去运动下,奇怪的感受。汗水挥洒下来有时候还真的会让人觉得很过瘾。

最近正赶新项目要上线,同事们忙前忙后,各种修改,调整,我也时不时参与去挑挑问题,有时候因为公司有部分风气很差,让我觉得慢慢在耗费我们的信心,又时而鼓励着大家想着办法去真正的完成这任务,毕竟,公司做好了,大家才能都受益。

猫报的职研学的欧洲文学史,貌似她听得津津有味,或许都是要到这个年纪才开始关注文学,然后饶有兴致的想我一起去听课,我义正言辞的回绝了,科科,我说你回头好好把文学回忆录看一下吧,然后我们就有可以更多交流的东西了。昨晚看到了一个国外的视频,老奶奶拿着硬币和水瓶说给老伴表演个魔术,后来很率真的做了出恶作剧,那一刻我们看得笑得很开心,因为这种稚气,可能自己隐藏起来许久不敢露于人前,唯有自己的画儿一点点的把这一切保留了下来。这博客是自己最长的坚持,我也深知它会陪伴自己更久更久,因为这是自己最信任的空间了。

标题写的有些夸口,撒旦这个词不是平时习惯说出来的,最近是有些被附魔,自己清楚能调整,是在自己的掌控下的,可也无奈这现世这么慌乱,自己多少都会受影响,前些日子那讨论的雄安新区,我们看着魔鬼横行,他们穿梭在我们之中,时不时刮扯到自己,内心波动一丝又一丝,有些,还是刻骨的。但是,你知道,每天挥洒的汗水,让自己变得有力气去战斗,也让那外界的一切无处遁形。

 

天气热了,今天着短裤薄衫来上班,一路上人们都异样的眼光,直到中午他们被太阳晒得愤懑,才意识原来北京的天热起来这样的迅猛。接下来又可能是一人闲,一人忙,生活多调剂些,自己如若空闲多了,就多去承担些家庭的责任,和和美美的继续下去,希望像那个视频里的老奶奶那样,多一些调侃和互动,让平淡的日子充满了期待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