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木星


 

朴树终于出新专了。

晚上洗澡时用了新的洗发水,边用边喊着猫,快帮我去马云家查查这个洗发水多少钱。开了一饼新的普洱茶,自己喝到茶汤没色。老陈头打来电话,最近他电话比较频繁,我们多了些谈心,谈现实,谈现状。晚上跟猫准备去睡了,从夜的微微热聊到了微微凉,普洱茶让肠胃开始空荡,听着贺愉整理的清凉夏日不眠夜的歌单,进入了立夏前的第一个不眠夜。

说起为什么不在北京买房,理由简单直接,因为没能力付全款,所以不想贷款,这个理由虽牵强,但是我跟老陈头讲了下现在房价大概情况,也讲起我自己同学因为刚需买了房之后人的变化。他说,那还是租房好,贷款的利息都比房租高一倍,这钱是不划算的,如果买了房,我们会失去很多很多选择,失去选择城市,选择交际圈,选择工作晋升,甚至选择生活。我们自认现在还年轻,还有很多生活方式想去尝试,还有很多事情等待我们学习,投资在学习上,或有事业或有成就,远比一套房子的幸福感来的强得多。

最近我们认识了一位新朋友,早上一次滴滴的单,同行聊得比较合得来,是位年长的人,他的孩子在小区隔壁读书,刚读小学,学费一年12万,从与公立学校的对比聊起,聊到美食,聊到彼此工作和境遇,感触都蛮多。约好每天早上在小区门口出发,我们有同行车,他也不差车费钱,只为多做交流,每天早上能从快乐事聊起对彼此都是一天的好开始。

话锋做转变,最近周围又不少人出现了变化,家庭上的,情感上的,都是年长于我们,或也成家有子,或面临支离破碎,我们虽用我们正能量去感染着对方,让每个人都觉得其实不论面临什么事,只要人在,就什么都在,一切都有解决办法。然而我和猫后续自己谈起这些事也不禁感叹,在北京,遇见一对幸福的人,一个幸福的家好难,伴随着年纪变大,见识变多了,社会上各种各样的人与人的是是非非都见到了,有些第一次遇见的,给自己和我们提个醒,做预防,有遇到的情境,跟一些国产家庭剧一样狗血的,我们也都见招拆招了。不幸人生不幸时,那不幸福的情感关系,不外乎在外人看来有那么一丁点的不合适,随着婚姻时间的延长,家庭关系和家庭结构的改变,变得松动,到动摇,到崩塌。想起阿姨以前说的,婚姻容不得一点凑合,这是一位过来人的感言吧。

假期本想去美术馆看展览,也好久没有约小伙伴了,结果因为第一天晚上跟超哥他们唱歌到后半夜,第二天开始时差不整,一度颓了三天不想动,所有进城的活动都告吹了,一个艳阳午后,临近傍晚,和猫在罗马湖边喝一杯加了冰的沙示汽水,草坪里是降温用的水喷雾,隔壁桌的女人带着自己的秋田犬玩着手机玩着狗,湖边的车停的满满,把湖水景色挡的严严实实,这也许是假期最真实简单的记忆了。觉得吃饱喝足后的自己肚子突然又弹了起来,第一天上班赶忙跑去运动,中午跟同事打球打到头眼昏花,然后忙碌了一下午的工作,一整天下来大呼过瘾,晚上回家路上继续看荷马史诗(因为猫正在学欧洲文学史,老师推荐她有空去看<特洛伊>,我自己又已经把希腊神话基本上忘光了,赶忙拿回来补一补XD)接着就是文章头开始叙述的那些事。

渐渐觉得成长是没有目标和定性的,或者说一个阶段可能有一种具象的定性,但是老人说三岁看到老,也最多就能看得出性格,看不到成长的过程里伴随的成绩或者苦难,所以每天都向往着进步而活就足够了,猫在每月底做家庭预算的时候,都想严格要求我的开支,而我自己也哭笑不得,自己的信用卡里大多数的开销并没有给自己添置什么,无非是泡的茶汤而已,老梁说,钱应该分两种,一种用来日常开销,满足生活所需或改善生活品质的钱,应该叫生活费,而多余出来的才应该叫做钱,所以他也很提倡多赚生活费,多用生活费,而钱,有多有少看实际情况,不用强求,多了能拿去捐赠,这样才是一条正路。现在的人们多数都是生活费抠的可以,钱多出来拿去炒,这也好被称作是热钱,自己捂不住,这生活是有多空洞呀…所以我也一直跟猫沟通家庭里的经济分配,在钱略有剩余的情况里,多使用生活费改善生活就可以了,该省的省下,该用的就用最好的。

啰嗦许多了,夜也凉了,曲也播了一遍了,是不是该去睡了,把一些近来遇见的事儿记录上,把想法也记录上,万一哪天自己脑子进水跟着大军冲进了买房团里,好及时给自己提个醒,家大业大容易塌,自己能力没到千万别妄想便是。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