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惶惶

惶惶,指恐惧不安貌的意思,出自南朝 宋 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
最近真是很快活,感恩节好像没听说过一样就过去了,每天早上都有新景象,继很多天前在来广营遇见的那帮MIB之后,现在几乎路过的各处,每天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得不让我们感叹我们撸起袖子加油干的速度和效率,一定要赶在隆冬腊月之前,赶上世界飞速发展的脚步,赶上祖国高铁建设的速度,趁着漫长的冬夜,趁着不能见光的雾霾,让一切都归于平静。
早上又些许晨雾,或是一夜蒸腾所留下来的烟尘和戾气,伴着这干冷的空气,给现在每天的早晨都夹带着星点火药味和血腥味,突然有点怀念以前了。初到北京那几年,工作和住所不分开,早晨照常会早起,跟着上班的人一起出门,不过自己是拐弯去吃早点,那时候吃早点都是跟着些老北京人坐着吃,年轻上班的人都是打包一份简单的就匆匆赶路了,那时候我说,年轻人活得慢点,要懂得生活,虽然自己吃的并不丰盛,包子稀饭一碟咸菜,也感叹过有时清淡有时单调,可在回去的路上,依旧可以见到手里捧着肉包子一口一个的景象,在寒冷的空气里,包子蒸屉散着的热气凝成水滴,湿润了脸庞,也加深了寒意,依旧在电梯里看到有人捧着3块钱2个的烤地瓜的人,吃相微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可现如今,早上包子的香味闻不到了,热腾腾排队买煎饼的景象见不到了,早上的人手里没有一杯温暖的粥了,嘴唇微微露出苍白,依旧匆匆在寒风里走着。从那个笑容开始,自己知道,自己也属于他们的一类人,一个为生活始终要去奔波的人,就开始了去市场买菜做饭,有机会就去早市,每天工作时间用心工作,下班转换进入生活的节奏。
那时我经常听到些人生观扭曲的老北京张口闭口说起外地人的不好,素质差,挤占资源,且不说他们说的是否在理,他们说及这个话题的时候,腰杆子后面仿佛有莫名的优越感在支撑,他们总在拥挤的地铁里谈论外地人的是非,仿佛这地铁是应该只修给他们用一样,或这地铁不是外地人来修的那般。那时我在想,假若帝都真的有阳光照耀,照进了千家万户,照进了街头巷尾,高楼大厦的地下室,村尾的棚屋里,那这些城市的蛀虫必然无处藏身,暴毙在街上而无人拾骨,然而,那是个上帝都遗弃的国度。
早晨6点不到就收到邓妈叮嘱我们的消息,做事也需谨小慎微,问候了同在北京的红姐他们,她见到的情景比我遇见的更复杂和心寒,在语音里她说起话来也不自觉减小了音量,仿佛我们的聊天会有人偷听一样。大家互相问候,在这个冬天紧张的空气里,隔着几十公里妄图抱团取暖,如今我们自己却形影单只。
现如今不同以往,跟同事聊起,有时候回说到后路的问题,自己也没破釜沉舟过,不敢说自己全部能力能有多少,但也总是天无绝人之路,自己也算运气好,机遇照顾着有些懒惰的自己,后路,虽然来不及思考,但也不是没得选,有时候压抑过久了,人就麻木了,温水煮青蛙那般就被折叠了,还好是不被高压的生活困的太深,保持一个相对清醒的头脑,不随着人群的无脑冲动而改变思想。好好陪着猫读书,自己或许还没有更多机会,那就专心在工作上,再利用好空余时间好好画画,不为了有所成,但也希望等自己老去了,如果自己有子女的话,他们不会瞧不起自己,瞧不起一个年轻碌碌无为的自己,一个一直妄图向往美好生活的自己。

31.


2017.10.30 早
今天早上车很堵,周一的常态已经不惊讶了,无奈就是开好久也比较累,空气已经变得很冷了,昨天又同学问我到北京要穿啥,我也不知所错,啥暖和穿啥吧,我想。
疲惫的中途休息下,洗个车,节后回来洗车涨价了,地独自疏解外来人口之后,势必会物价上涨吧我觉得。
昨天看到有个人RT崔永元的文字说,中国人月薪一万的,大概有66%都交税去了,无奈自己还没到,也是辣么穷的缘由吧。
周末休息的时候,又翻看了一下房源信息,虽然是一样的状态,但是也不禁在想我们辛苦攒钱又是为了什么,或许过两年我们可以买下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窝”,但是那又怎样,继续奔波,继续吃土。进入蝎月之后的状态总是消极,对工作消极,对生活也没什么态度,马上万圣节了,这样的心态哪里敢面对我的主。也许又该掏出画本,把这半年收集的阴霾画下来了吧。
2017.10.31早晨
早晨路过来广营的时候,看到了声势浩荡的拆迁部队,各路黑衣人,人数目测有一百多号人,还有许多警车停在一个大型货运贸易公司门外,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这些黑衣人有着普通人的体魄,却因为肩膀上的权力赋予了他们一张张令人憎恶的嘴脸。这些年快速的发展吸了这么久劳动人民的血,现在又毫不留情地将他们驱逐,不禁在想象,我们还可以做什么,或许我们这代人做不了什么真正做主的事儿,但是或许以后还有机会,让下一代如愿走出去,外面的世界或许也不公平,或许也不安定,但那或许也是真实的。
几近年底了,今年估计还是会颗粒无收的一年,还是踏实走完这一年吧,明天就万圣节了,我们依然没得庆祝,愿主安好,愿我们依旧安好。
2017.11.8夜
赶在双11之前,把需要的东西买齐,免得到时候爆仓影响收货,买了很多牛肉羊肉,还有羊蝎子羊腰子,先卤了牛腱子,用了差不多四个年头留下的老汤,味道已经愈来愈醇厚了,吃起来满足的很,猫做了白菜冻豆腐,比我们东北人做的还好吃,豆腐夹起来蘸卤汁,那是一种迷幻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听说周五双十一,他们在计划到时候熬夜,我都在盘算周六吃烧烤的事儿了,两个吃货在一起很满足的不是么,我还要去那个超市多采购些水果,周末吃过瘾,上周末买了那么多水果竟然连个周末都没够吃……
最近特别迷Mattias的画,整理了出来订了两本画册,国内买不到,他特别慷慨的在网站上穿的都是高清的图片,估计也是知道,他的画没有人能模仿,因为要参考他的脑洞,所以这画本就要时刻翻得到才比较好。在他最新的一幅大作中,拆分了几个画面,一点点的临摹,虽然透视没有做好,但是还是被自己这一点小进步陶醉着。
最近事情多而杂,每天的状态起伏不定,年底了,蝎月里,快要过生了吧,还要继续加油才是,把今年做得完好。
2017.11.15 工作时间
最近的状态有点飘,眼看着年底,却也不知着急或是抓紧计划起来,有时候可以忙到头晕目眩,有时候却像现在这样写字画画度过。
早晨听大内密谈,倪兵和大相在讨论现在的年轻人的事儿,年轻人的所作所为,从自己身边来看,还是有一些比较踏实的,只是阅历上欠缺,其实这么久相处的身边人,只要是性格上饱满的,不存在严重缺陷的,他们的生活都还是朝气蓬勃的,像自己以前在威海的时候,每天精神都很饱满,天天想出去疯的那样子,他们也热爱生活并无所事事,还没到愁的年纪,也不应该去愁太多事,随着自己的性子,或者都会有自己想要得到的蜕变吧。

 

2017.11.22早晨

昨天老板新交代了工作的任务,下午紧忙整理了下思路,做了PPT,今天拉着小伙伴准备开会,年底了准备的事情比较多,虽然都是不情愿的,但是任务都是客观存在的,都需要完成,拖着也没有什么意义,整理好思路,把鸡血准备好吧,下个月就要彻底的忙起来了。

昨天是31岁的生日了,已经对过生日没有任何感觉了,慢慢可能自己也会忘记吧,临睡觉的时候有之前的同事记得,还发给我信息了,我也很意外的,她说,你每次这样说都说了好几年了,莫名还有点开心,确实对于旧历生日,连我自己都快不记得了,只知道,每年这个时候就特别爱画画,画画的时候就想着生日应该快到了。

日志都是零零散散,没有记下来的可能也就是过眼云烟而已,每次收听加州101的时候都是开心的,不论这个故事或是历史开心与否。昨晚看朴树的《猎户星座》的MV,我大言不惭的说跟我拍摄的东西很像,但至少是思路很像,行为和感觉很像,这世界上总有这样的一群人,努力让自己的内心波澜不惊,时而入世时而出世,敲门敲几次才想开给你,不论是物业还是派出所,你要的我给你,不愿多言,对门邻居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酒瓶子说,哪天到我家来喝酒,我只能回我不会喝酒。晚餐准备好,从冰箱拿出剩下的炼奶百利甜,听着乡村爱情,把酒言欢的把这一天过完,你说这是活得迷茫,还是活得清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