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壹月心绪多

2018.1.9 早晨
新年过后的一个星期果然还是很忙,每天会工作到不知不觉的加班,没有记忆的回到家,全身疲惫的睡下,新一年的新生活可能经常会这样吧。所以自己痛苦也罢,食欲不振或是失眠健忘都无所谓,希望猫能生活得顺心一点,保持开心就好。不过谁让这社会这么慌张,眼前的一切都随着这个冬天严肃的气息变得暗潮汹涌,内心都焦躁不安,也就寄期望给猫来完成小目标,不惜一切代价的把她推出去,虽然时间漫长可也是没了其他办法,我们综合比对过每个地方,都在被一股无情的浪潮推动这,我们被动忍受只希望厚积薄发么,祖上教的,我们要不忘初心,仅此而已。
现实生活着实给我们不少教训,在同每个人每个团体交往的时候,都不见得会收获结果,相反的还很多会收到伤害,神父讲得好,天主要我们挨打了左脸还递上右脸,我们并不畏惧生活,这样的成长来的有点晚,但是不影响我们继续坚持我们自己的信仰,或许还要些时间才能见分晓。
最近猫因为压力大而睡不好,我也只能找出安神补脑液来给她,晚上找有韵律的音乐给她助眠,我们的压力不来源与外界,而是为突破自己,看到她短短几日战胜许多我想都不敢想的困难,真的由衷的欣慰,如果换作是我自己,我可能早就劝自己洗洗睡了,现在正值壮年,一定要不遗余力的坚持下来,加油!
2018.1.10早晨
早晨看到一则推文:“北上广安不下肉身,三四线安不下灵魂”
我们谁人不感叹,我们每天惦念的“心系群众”、“贫穷可耻”,一步步的把我们所有人带进了无尽的深渊。
早晨去洗杯子,厕所间里忽然传来一声灿烂的笑声,可能是有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笑声了,不知道厕所里发生了什么,看手机引发的笑声么,是看娱乐新闻笑了么,可能是明星出丑或者是出轨吧我想。是看社会新闻笑的么?安徽一女子因丈夫未上车,阻碍高铁发车4分钟,连拉带扯,在地上打滚也不让你们开走,还是在笑某地连买一种厨房用品都需要雕刻二维码身份证?贻笑大方。还是看经济新闻笑的呢?以前讲四万亿投资的故事,现在一直在说的振兴不起来的老东北,投资不过山海关,笑笑就罢了,谁人能有什么办法,大家都昏睡着,喊一声,睁半只眼看一看,你给了钱,我再睡会儿。
或者没有在看新闻吧,只是看天气预报,举国上下迎大雪,但大雪没有办进京证。所谓瑞雪兆丰年,表达的是百姓对新一年的期待,现在岂不是连好兆头都没有了,贻笑大方。
加州101的主播说,现在新闻客户端连十几年前的《读者》、《青年文摘》都不如,他们好歹可以算是厕所文学,现在这些标题党的新闻,连厕所文摘都算不上,还不如去刷朋友圈呢。这些新闻编辑连新闻基本6要素都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写的东西狗屁不通,无奈是我没有新闻客户端,也没有朋友圈,重度依赖Twitter,如果哪天服务器挂了,就心慌的不行,生怕失去自由。
我们期盼自由,哪怕是相对真实的也好,不论贫穷富有,不论肉身何处,但让我们灵魂安稳,我还是热爱这片土地的。
 
2018.1.11 下午疲惫时
头脑里一直反复一段早晨见到的画面,一只喜鹊在高速路的桥下飞过,为躲避桥下快速驶过个车辆,艰难地扇动翅膀,飞上了桥底混凝土桥墩的空隙里,感觉自己或许也同它一样,在这座钢筋混凝土都市里,难觅栖息之地,树上的巢都满是尘埃,尽是农药,冬天来临,失去了生机盎然,却一样要再坚持混迹于车水马龙之中,在宽阔的柏油路上寻找埋藏其底下的种子,喜鹊的生活如此艰难,更何况我们自己。
2018.1.16 午休时间
中午吃过饭,最近唯一开心的也就是酒足饭饱,熬过一阵审计前准备工作后,现在审计过来的前几天,努力补充能量备战接下来的苦痛日子。猫仍在拼命的为考试努力准备着,我们加班加点的为求一点进步,痛苦不可避免,但煎熬会让我们有更多选择。我在想,只要足够勤奋的我们,终会完全认识自己的,哪怕物质上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最近年初或年尾,大内和日坛同事更新了经典音乐节目,我在听后买了焦元溥先生的书——《乐之本事》,买的原因比较主观,节目里他说到村上春树写的《海边的卡夫卡》的故事,其实经典音乐(古典音乐)一直离自己不远,因为接触的多,所以也算有半点喜爱吧,最起码是不排斥的,也因为陈丹青推荐过这本书,也是因为作者是焦安溥的各个,更多是因为电台节目中,听得到焦元溥先生的那种真诚,那种自己很少接触台湾人中,但却可以被影响和吸引的那种纯美真诚的特质。
昨天晚上,和猫梳洗好躺在床上,她手里拿着口语资料复习,我在旁边拜读这本《乐之本事》,手机里放着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第一乐章,一边读,一边在脑海里畅想,那片有四季更迭的海边,有嬉戏打闹,有恬静安然的人群,有炊烟袅袅升起,有海浪轮船,那仿佛宫崎骏笔下的《悬崖上的金鱼姬》的画面,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侧面,正面就可以简单透明的相处,社会环境让我们变得复杂,终日水深火热的不是么?
书中说到经典的书,应该是正在重读,或才会被称为经典,比如大家都熟知的红楼,我有时就会重读木心老师的《文学回忆录》,经典的感觉就好比常读常新,总会有新的改观和认识,心里认为的木心的作品,不只是平面的,写得更有纵深,每个位置都讲得透彻,又广泛,整个人的世界立体了起来,像他那样的认识,在我看来,宽阔的超过了我们存在的世界,在宇宙中不断延伸。
 
2018.1.18 下午
早晨起来天依旧十分灰暗,渐渐喜欢上听古典音乐开车了,也可能是因为最近太过于疲惫,晚上回家路上听着古典音乐,仿佛可以有一短暂的忘乎所以,不被现实环境束缚,认真的跟自己进行对话,早晨的音乐里有《卡农》,我对猫说了焦元溥对《卡农》的评价见解,他说卡农可能不被称作经典,原因如上一页所说,没有常听常新的感觉,只停留在表面上,只是因为在当下社会时间里十分流行罢了。
昨晚疲惫的我和猫起了争执,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人在压力巨大的时候,往往会情绪失控,对身边重要的人进行不理智的中伤,好在我们仍旧清晰坚定的拥有一个共同目标,紧急家庭会议召开没几分钟,就因为不理智同学提前愤怒离场而宣告结束,然后依旧是开心做梦的时间。
说到小目标这回事,自己虽然这次的存在感不强,但是也十分上心的在准备,安抚家里的事物,力所能及吧,尽可能的保持步调一致,不过有些事情总也不可避免,既然早早提出了,也就积极解决,好在理智和情感都在,短时间的痛苦和压力不能逃避,那就还是坚韧不拔的走下去。
一直以来不是老任家的粉丝,个别游戏也实在没了耐心玩,很多东西买来没多久就吃灰,但是生活和工作上同时出现难熬的过程的话,我迫于缺少调剂就不停地给自己种草,写字画画也都没有心情,如此幼稚的表现也是因为现实与初心严重违背导致的,既然不可调节,就只能暂时让他们全部都抛之脑后吧。
 (网络图片)

金太阳

(图片自twitter)
假期很快过去,我们在新年第一天建立了一个小理想,今年要好好做准备才行,早上出门开车去地铁站,太阳刚刚在地平线升起,金灿灿的,照亮了前面的路和路两旁的树,只是没有一点温度。
坐地铁,其实很久没有坐地铁还是挺怀念这个感觉的,只不过这个冬天挺冷的,人心也不温暖罢了。还是陆续看到许多搬着大件行李的务工者,拉着小轮车费力的上台阶,顺手帮忙抬起来放到站台上,她说了声谢谢,在这个清冷的早晨,身旁都是匆忙走过的上班的人,然后感觉时间有一秒的停留,那些在弯腰做事的人,他们卑微,但是他们都是有尊严的,他们弯着腰劳动,但是不能再低微下去了,只是他们缺少机会,缺少公平的机会。
以往在这站上车,最多一个门里挤进两个人,现在比较轻松的走进去了,地铁缓缓开出,太阳已经在地平线升起的老高,列车随后很快钻到地底下,耳朵受气压影响有点不舒服,下意识的转过身,因为接下来的两站都是疯一样的拥挤,很快到了站,缓缓停下,第一声打开门,缓缓进来几个人,看到车里占满了,就没再不挤进来了,车门缓缓关上,下一站也是这样,原本住在这里的青年们都走了吧,也许是这样。这座城不再热闹了,不再拥挤了,也不再有信任了。
之前一个快递员,因为天天见,取件抽烟,聊聊天,那天他突然提起说需要借钱,我刷了信用卡借给他了,回头人就不见了,各种消息不通,我有点郁闷,钱不多,也不是不能借,我是想,我可能还是在这座城市里混不熟,不敢跟猫说,怕她会替我着急,或者生气,其实我们初衷都一样,救急不救穷,能帮就帮了,可是总换不到好结果,对于城市的失望,加上对人的信任的失望,已然让我们对这里不抱什么希望了,刘哥说,你不应该借,我后知后觉,或许是,不过大家都不容易,我留了信息说,钱不多,要是还不上,你就不用还了。给自己一个宽恕别人的理由,自己也能宽慰一点。
公司打印机坏了,我拿着车证去到很远地方扫描,原本以为扫描个证件一块钱,结果人家正反面要了我4块钱,我说便宜点,老板说,这个还是别讲价了,我也不容易,我想,好吧,都不容易。
这样大半天下来,工作的事情没有进展,外面的世界接触了却也让人心寒,早上买了5份报纸,看到报纸上描绘的我们的生活欣欣向荣,努力发展,今年是新精神的开局第一年。满满的红招牌,大字让我们不忘初心,我想起以前说大学生如何深陷传销泥潭,他们都是不信的,可是身边的人一直告诉你,用语言告诉你,用文字告诉你,用各种方式告诉你,久了,也就信了。
(图片自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