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我生活在历史的哪个阶段

    买了台nas,周末在家没日没夜的弄了两天,以为弄好了就好了,现在拖着疲惫的神经迟迟缓不过来。早上听歌看文字都不在状态,听到DJ说了一句话,印象不深了,但是思考还在继续,我生活在历史的哪个阶段。
    5月猫收到了offer后,我们开始全方位作战计划,全家总动员,不遗余力的保证猫可以肉身翻墙,也知道这是一条更困难的路,但是我们更愿意去憧憬不远的将来,对比现在的环境而言,那些苦也许是会克服并且获得应有的收获的。当签证获取到的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在公司给家里打电话,我爸听到还很激动,这是如此这般的大事,我们在各种条件不充分的情况下达成了。7月份回到广州的日子过得很快,跟猫最后那些温存的日子还是很开心的。很开心她原本坚韧的意志和性格,配合上后期锻炼的生活技能让自己羽翼丰满,成功的翱翔去了大洋另一端。送她过关的那会儿是有点不舍的,但是更多的还是期待,这是一次铭心的记录。
猫到了那边到了住处布置了新居,我在这边打包收拾旧居,期待的是早点肃清这边剩下的事情,或许需要不少时间,虽然总会聚少离多,但是这是在向好发展的聚少,保持一个好的心气神或许更重要。她也苦于家庭支出过多开始打工,端菜倒水,每天比我所处的环境辛苦多了,听到她每天疼痛在她身上,一样在自己心里,好像以前自己加班疲劳有猫给按一按,现在上万公里之外,只希望她更好的照顾好自己。
 
    有人说回忆是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撇去痛苦的,留下想要记下的,美好的回忆。不可否认自己现在所处的迷茫可能跟过往的记忆失去太多有关。找不到自己正常的轨道了,很多事情确实缺少未来的打算,越想越觉得自己累了,心累吧,就算让我完全放松,我也可能什么都做不了。跟这博客搁浅了几个月一样,一切好像就从上一篇游记的早晨的邮件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在向一个自己不曾遇见的方向发展,用尽了力气送猫去了对岸,然后在海里迷失了方向。可惜我今年还没有看到我熟悉的海,在海边那天晚上下雨,大雾,海水没过我的脚,却不以为是遇见了海。那不是属于我自己的海。
     回忆身边的人可以说有讲通历史的人,分析得了政治经济形势的人,还有永远冲在网络前沿的人,有时候听的津津有味,觉得生活的轻松需要不断修炼自己,补充知识,丰富社交。然而还没等自己沉下心去学习,就看到有些人破产被追债,有些人变卖公司负债累累,有些人每天都在法律警绳上游走,死去活来的折腾,每个人都换了副嘴脸,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腹的狼心狗肺。这是一个特例的历史阶段,不管是早上坐在摆渡车上,地铁里,路上的行人,还有公司办公室里,总有种寒冬一般的静寂感,自己总是不寒而栗,他们默不作声,也少有以前热闹的讨论新鲜事物的心思,好像看新闻刷朋友圈都没那么频繁了,自己又好像觉得总有只魔多只眼在远处高台眺望着,如果不小心被扫到可能就万念俱灰。每天早上的收音机都在讲类似相同的新闻,而路上的新闻是不断推陈出新,波澜壮阔的让我这体态宽厚的人总像在玩跳下来就在安全区里的吃鸡游戏那般,不敢乱动,怕会跑错了方向,怕进了一群发狠的狂暴徒的人群里乱枪扫死。
    为了让生活能重新适应一个人的节奏,就把冰箱短期食物清空,换成长期保存的食品,正好有老乡开小餐馆,过去喝了两个星期的酒,愣是给自己喝瘦了, 酒量渐长很像中年。重新找了个专心致志的爱好,捏泥巴,为了不让自己觉得空虚,跟猫天天开视频有时候也是不说话就开着当是陪伴,时不时看一下对方在做什么。把书架的书都打包准备寄回家,回头准备搬家去个小的便宜的居所,目前的形势看很可能还要继续坚持个一年两年,除非我去买彩票还能中大奖。要不是不是也应该去试试? 从来没有偏财运,或许该有点了?
    以上记录了些许情感,多数还是空虚和惶恐,如果换做以前,可能空虚都是激发自己写作灵感的时候,感觉一晚上就可以写出一本鸡汤,现在没有这种感觉了,而且鸡汤毒害了别人也就罢了,别把自己也毒了,想些负面的没什么用,现在已经走的远了, 还要继续努力走的更远,尽快恢复状态吧。把自己拾起来,不让猫去多担心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