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

image_pdfimage_print

 

20140421-111639.jpg

 

周末过得异常充实

在潘家园遇到了红灯牌收音机

真的是喜欢的不得了

一晚上都在惦记着它

 

其实许多事物或者人

很多都是感觉来的

一瞬的喜爱便从此不再过忘

我未曾见过它

它枣红的外衣

它梭金的面纱

它凝黑的面庞

它精细的微调

一时瞬微的声线

拉着我回到儿时的回忆

电视里旧上海的那优雅的生活里

一大家的闹剧

老爷子的悠然

 

昨天在某安门旁排队的时候

薇同学问我有没有装潢方案

他们在计划装修房子

一时觉得我脑海里都是细微的东西

还真没有具体的构想

20140421-111445.jpg

 

我的想法一直是房间中间一张大桌子

背后有满墙的书架可以放满知识

面前都是自由生长的花草

一台一直冒着声响的收音机

还有下午晚上放松用的电唱机

朋友逗乐说我好这口

可不嘛,再买只鸟,就齐活儿了

20140421-111558.jpg

多数时候宅而不腐

宅也会烧菜烧饭

玩游戏那是毕生爱好

怕是旁人侵扰

如果打扰到 真的会一天都在闹情绪

20140421-111331.jpg

 

矫情么?

谁没点矫情事儿

 

20140421-111432.jpg

 

跟燕子走累了坐在那间cafe里

发现还是很多人愿意在漫漫都市的角落里独自安静

愿是坐盼一颗孤星

倾其所有

只为让它照耀着我

 

20140421-110816.jpg

 

买一只月亮灯

让它在狭小而黑暗的房间里长夜陪伴我

或圆或缺

眼前的不是真实

却触手可得般存在

在《对话》节目里

以色列的总统以一套简单哲学的道理阐述了世人与他的不同

我们都争要做金丝笼里的金丝雀

因为我们爱黄金

所以我们都在笼子里

没有自由

真是现实的矛盾统一性

哥也是说牙口好的人胃不好

苦笑,人啊

快乐多么难得

20140421-111530.jpg20140421-111540.jpg20140421-111550.jpg20140421-111609.jpg

 

 

这样一个轻松放肆的季节

就应该放肆去过才是

萦绕脑间的烦心事请都远去吧

让我“荒废”一个午后

什么都不去想

留下更多自己的恬淡回忆

清风徐徐

杨絮飞舞

张开手掌让它落在手上

迎合它的美好

不要去想那是侵扰

20140421-110738.jpg20140421-110841.jpg20140421-111003.jpg20140421-111045.jpg20140421-111120.jpg20140421-111200.jpg20140421-111211.jpg20140421-111222.jpg20140421-111239.jpg20140421-111251.jpg20140421-111300.jpg20140421-111310.jpg

同音 樂

旧时都是读音樂

而樂又通乐

这是快乐事

有音乐快乐

生病吃药也应该快乐既是

生病时候他们说我有点反人类举动

哈哈 人这么伟大反来何用

画画是一种寄托

寄托病时的不清醒

病时的浑身无力

病时的无人问津

画的美好是画的感动

画的内涵是画的自己

他们不懂我的

一句带过

不予回应便被贬为自命清高

伴在身旁的人理解我

却不能懂我

难能美满

不是么

20140421-111455.jpg20140421-111631.jpg

 

跟朋友们一起在温暖的午后里沉浸

阳光透过树叶的斑驳散落

咖啡的浓香

一起做梦

简单的铺面

简单的摆设

简单的人

几尺露台几盆花

睡到自然醒拉开门

打开CD浇浇花

看看书 晒晒太阳

哎呀  梦想太美

不能说的   这玩意儿很忽悠人

20140421-110918.jpg20140421-110716.jpg

 

中国式洗脑

骄奢淫逸不可取

地铁里几个大哥在聊天

谁做官不贪

不贪你做什么官

又是有哲性的话

又是有哲学的人

我们奔波忙碌

愤世嫉俗

何苦

何必

 

记下那句谁都听过

却不知道如何化为自身的话吧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1930”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