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

image_pdfimage_print

 

中午跟同事去一家发现的饭馆拔草,宽敞人少,奇怪的区域总是有着奇怪的地界存在着。吃饱回来想着要弄点啥,我的小同事还在很辛劳的工作,可是自己什么都不想做,听着苏菲的新歌,可能也不是最新的了,倒是味道回不到以往的时候了。今天打开音乐总结了去年过往听的歌,有一首冷门音乐,很冷门,只有9个人听过,我在想这里肯定都是听贺榆的节目才知道的吧。自认自己是小众,就只能走在这条小路上,小心翼翼。
和猫每次听杨乐老师的歌都能感受到那种经历了一生的感叹,不去跟紧别人的步伐,只为了自己的人生谱写一首首歌曲,抽着烟,燃烧着时间,一年一年。Moc说希望人死后都可以变成一本书,我们读着别人,读着自己,等待着被读,每天的体会写下来,享受着时间,今天很快是从前,那些奔走和辛劳,为了换来金钱?为了换来未来?别骗自己了,生命只一回,岁月如流水,从小学着大人们感叹,现在轮到了自己,还看不透么?
《大亨小传》里的字句译的优美:

在这个世界里,轻歌曼舞尽日不息,声色犬马终年无休。萨克斯管彻夜吹奏着如泣如诉的“华尔街蓝调”,上百双金色,银色的舞鞋踢起闪亮的灰尘。到了茶歇时间,这首低沉而甜蜜的热门歌曲依旧不断地回荡着,而许多新鲜的面孔宛如被那些铜管吹落在地面的玫瑰花瓣,在舞厅里到处飘来飘去。

好多人看过这电影,好多人写了好多的影评,好多人感叹领悟到的生活真谛,却也同样被这城市列车飞快地带走,不停歇,路边的树是弯的楼是斜的,有好长时间穿行在雾里,看不到外面,只有列车里拥挤的人们彼此漠视,自顾自的咳嗽着,轨道边血红色的尸骨是那想逃离这趟车而摔得粉身碎骨的人儿,他们说这是班新世纪的列车,能挤上来的都是运气好,它能带我们到遥远的未来,可是,它从来没有停下来过……
《大亨小传》最让我联想的,仍旧是最后的几个自然段,摘下来是为了自己记下,电影里的,书里的,都不曾发生,但是,那是过去,那也是我们现在,或许也是我们的未来:

“当我坐在那里缅怀那个古老的、未知的世界时,我也想到了盖茨比第一次认出了黛西的码头尽头的那盏绿灯时所感到的惊奇。他经历了漫长的道路才来到这片蓝色的草坪上,他的梦一定就像是近在眼前,他几乎不可能抓不住的。他不知道那个梦已经丢在他背后了,丢在这个城市那边那一片无垠的混饨之中不知什么地方了,那里合众国的黑黝黝的田野在夜色中向前伸展。
盖茨比信奉这盏绿灯,这个一年年在我们眼前渐渐远去的极乐的未来。它从前逃脱了我们的追求,不过那没关系——明天我们跑得更快一点,把胳臂伸得更远一点……总有一天……
于是我们奋力向前划,逆流向上的小舟,不停地倒退,进入过去”

在每个地方的游历都伴着朋友间的交流,他们告诉我,这里曾经是一大片弄堂,这里的胡同有个老爷爷喜欢下棋,这里曾经有一条河,这里曾经是有曾经的……我说,曾经的冬天有零下37度,我们一整个冬天都乐意在外面跑,到处都是雪,摔跤都不疼,整个冬天都是白色,路上没有车也没有人,玩到四处的房子升起炊烟,肚子饿了玩不动才回家,这样的日子,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也都大致有个相同的名字,叫做曾经,我们现在都拼命要追赶跑在前面的人,他们跑几步捡着地上散落的金子,揣在兜里眼睛瞄着下一处,飞快的跑过去,兜里满了,手里捧着,衣服解下来兜着,抗着继续走,时不时掉落的,也来不及回头捡,看到一座金山就爬上去,画地为牢。那时候燕子同学说看了千寻,觉得好看,我们都看过的都喜欢看了再看,因为它太有深度又太像尽了我们的生活,那是腐烂的生活,那是发出一股恶臭的金子的味道,让所有人疯狂。
转眼列车走过了另一座城市,这座城市高低错落,却了无生机,可能是曾经的繁荣成就了它的美,但是,这车轮从来不会停下来等你看罢所有的美好……

t.20111013142134_DF7C型内燃机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