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年蝎月

image_pdfimage_print

椎木林檎——茜さす 帰路照らされど・・・


Elliphant-One More


1027中午

今天上课或许因为最近休息的不错,听起来还比较有状态,中午出去吃了酸菜牛肉面,青青的雪菜,清清的汤。靠在窗边有温暖的阳光,脑子里回想起了一个场景,以前在宁津所的小镇上,冬天路上铺满厚厚的雪,阳光仍也那样温暖,天气却那么冰冷,在镇上回生活区的路上有一排房子,排着满满地门面,有一家不起眼的小面馆,一扇大窗满是水雾,里面感觉热气腾腾,却什么都看不清,一支斜插的烟囱从玻璃窗一角穿了出来,冒着蒸腾的烟气,拉开旁边一扇铝合金玻璃门,一根橡皮筋已经拉不过寒冷的北风,走进来,关上门,瞬间温暖了许多,几张简单的桌椅,柜子上摆着几种畅销的白酒,窗边一个煤炉安静的燃烧,上面坐着一只斑驳的铝制水壶,叫了一碗雪菜肉丝吗,白色的瓷碗,不是很大,铺满了青青的雪菜,清清地汤,几根肉丝和碱水面。几大口吃完后,把汤差不多也喝完,几块钱,已经热的出汗,站起来消消汗,然后披上外套,外面路灯亮起来了,天也要黑了,推开橡皮筋把守着的大门,快步消失在冬天寒冷的黑夜中。

11.11中午

双11的早晨醒来快中午了,跟猫视频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各忙各的,那就记下一些事。

今天是自己的阴历生日,之前和邻居孙哥生日相近,我就凑到和他一天过了,生日那天很嗨皮,虽然也都是简单的家里饭菜,但是有好吃的饺子,后来威廉还给我们包饺子剩的面皮去做了长寿面,或者是长寿扯面?那天我买了枚两层的蛋糕,已经是足够开心了,可能蛮久没有过过热闹的生日了,还是挺喜欢这感觉的。

今天早晨收到红姐的微信,我们同一天生日,她总比我记得清澈。以往热闹的生日是跟他们一起过,想想一年又过去咯,朋友都很久不见,要么是因为精力不够,要么距离实在折腾不动了,这么大个城,总是因为这样才聚少离多,故事太多。

周五晚上坐地铁回家,听着加州101最新的一期节目,很可惜这一期总是没有完整安静的时间听。地铁车门随着嘀嘀的报警声关上,缓缓开出了站台,一排排昏黄的街灯从眼前略过,街上塞满了车,刚吃过饭分别的我们各自回向各自的小窝,此番单城市中人的寂寞,伴随着电台中彗星的轨迹和其他浩瀚的星辰,在此刻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而孤寂,那七十年一个来回的彗星,想必也是惦念着星球上的我们,时不时的想要回来看一眼吧。

那天晚上吃饭回来,带着新买的线香,家里缺少了乳香味,总觉得自己不够安心。点燃一支香,角落里开着台灯,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街上依旧车来车往,远处有一排整齐的街灯,在大气的蒸腾下闪闪发着亮光,天边闪烁的那孤单的光,并不是星,只是深夜才回家的大鸟,载着各式各样心情的人们,他们又将要去往各自不同的地方。

1115早晨

前天夜里的雾霾很重,蝎月总是过的迷茫,说不出来的没有方向。那晚上下班把机油扔到车里,本来跟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要坐地铁还是开车,后来还是决定开车,结果开出去没太远,就被一辆出租车撞上了。说实话那时候有点懵,不是自己开车出神,而是对方掉头太着急了,他突然出现可能不到一秒钟。

昨天去定损维修,需要半个月时间,车要动大手术了,心情比较低落,毕竟陪伴我这么久了这个皮实的家伙,虽然不是我的,但是也蛮有感情了,现在开车少了,也刚给他补了保险,那晚带回的机油正是要去做保养的。在外面吸了好几个小时的重霾,这个蝎月又一次深刻地让自己记下了。

出事的晚上本来是回姐家聚会的,后半场才回到那边,喝了不少酒,精精神神又恍恍惚惚,从车背箱里把重要东西拿回家里,脑袋里没有在回想那个画面,只是在想,每年的蝎月,自己都过的有些迷惘,然后,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这个月索性都是没办法打起精神来的,就希望可以是工作尽快忙起来,忙起来,让我可以不那么多时间去胡思乱想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