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有趣的人生

《一个人一个梦想》——黎瑞恩

《La Paloma 》——沈妍雅

 

以前看Mok飞往冰岛看极光,又从红色的邮轮上下来,捧起南极的雪,在欧洲各个小镇的闹市里穿梭,围绕周围的,有闪着光的酒杯,和各种肤色的笑容。那是我觉得有趣的人生。

 

今天的有趣的事,其实早有意料,对于假期不批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有时讲出来朋友会说,这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我说不是,资本主义会想办法压榨你的剩余价值,节省自己的开支,而我这种情况,根本就是官僚思想本身吧,这点不会差。以前的公司,我因为要处理家事需要请假,然而竟然没人批,无奈甩下袖子走人,再回来竟被告知属于旷工被革职,呵呵一笑,跟朋友开车过来行李卷一卷走人。这次不批假期我简直不知什么缘由,干坐着领工资?不能比老板先回家?忘记了这是外地人在这儿打拼,他们都一年没回过家,忘记了他们每月的工资都少的只够维生,忘记了过年前要去祭祖,要给家人置办年货,忘记了春节当天有顿饭叫年夜饭。那,有退路,或者有后路的人,何必在此挣扎呢?

 

从那骂骂咧咧的神态看出那不是我熟悉的亲人,所以自己异常的平静,自己没什么好生气的,本来跟猫都说过,我也想好聚好散,做亲人要负责任,结果还不是自己一厢情愿么。想想年底可能都是这样吧,猫猫也是遇到类似费力不讨好的情形,可能除了我们自己懂得不忘初心,看到其他人就真的剩一句口号了。

 

除了经常怀念过去,和向往更好的生活,多数的时候还是在夹缝里寻求那一丝的希望,我们是幸运的,尽管这些事情都还未尘埃落定,但人只要是有了执念,就必定会达成所愿。经历了今天的事情,对自己来说,反倒是有了很足的勇气,像以前猫猫怀熊宝宝最开始那样,就算眼前什么都没有,我们都会去努力争取的,什么名额,身份,房子车子,可以放在脑后,先来一波无脑的冲锋,然后再去看看自己有没有升级,捡到了什么装备,再弄好再继续冲。

 

我们总想象有趣的人生,让自己的生活不依靠物质的口号喊的更久,但是越在这里生活,越觉得这生活的空洞,每天错乱的数字,冗长的表格,拍脑袋就出来的数字,虚伪无比的配合。梦想可以拥抱小时候冬天的大雪,零下三十度都玩到天黑忘记回家;梦想可以回到初中时窗前的小院子,爷爷老远来种菜;梦想可以随便个周末都有清闲的午后,一把摇椅,一本书,困了就睡下;梦想可以有不用顾虑的生活开支,感觉兜里钱够玩一遭了,什么季节,哪里漂亮,就去哪里。

倒数

那天晚上连上旧手机听豆瓣fm,这个陪伴我这么多年,欣喜或悲伤,失眠或沉睡的日日夜夜的app,已经累计收听44000多首,因为它的全部红心可见,就翻起来带着曾经各种过往一同欣赏,很荣幸是,猫很喜欢我红心的所有曲目,很多的故事也能听她道来,那样简单的晚上,一壶茶,一只小喇叭,不停地唱着回忆,就一同失眠到很晚很晚。

早上一路通畅的到了公司,这会儿听着大内郭小寒新一期的节目,依旧是民谣,另一个地方。喜欢州这个地方,州的名字听起来有山有水,苏州,杭州,兰州。去的少,听得到区别,感受不到,这个时候从音乐就可以得到一些体会,有民谣的地方,多是寂寞的。

昨儿懒着不想出门不想出门,还是被猫拖出去,饿着肚子走到地方,直接刷卡买了俩金坨坨,把12张抽奖券扔进抽奖箱里呼噜呼噜,转身奔去吃酸辣粉,酸爽的不得了,北京的冬天依然阳光温暖,走在这冰冷的空气里虽感觉不到温度,但是这样的情绪里都满满的开心,忘记原本想要窝着晒太阳的那感觉了,俩人傻不拉几的在这天桥上面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中庭摆着Swarovski的大水晶转台,像旋转木马一样,在灯光的照射里闪闪放着火彩,门外有巨大的巴斯光年,土豆先生,弹簧狗和三眼仔,我们又犯二的围着这些拍拍拍,然后麻烦保安非常不情愿的帮忙拍了合照,回头看看我们真的很像来到北京最热闹区域过来的游客,然而我们还真的缺少这种归属感,越是繁华,越是挣扎,这就是我们自身吧,也或者是很多人。

290699000172088936

在几公里外跟着心里的气味儿跑去了菜麻,坐着烤小太阳等着燕子同学,大家都无奈这周末的交通,可能年前最最可怕的日子已经到来了吧 ,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着串串,吃的一个个脸红扑扑的,这或许是年前在北京最后一次满足了吧,哈哈。

闲话啰嗦了一堆,近来其实怪无聊的,都已经没什么想法要吐槽工作的事儿,以为都已经这样了,就把最好的寄托都放在回家上面吧,这个星期要平平稳稳,安安全全的度过才好。

其实周六开了年会,我俨然都不记得提起这件事儿了…

无尽的交流

       

        好早就醒来,这是个很头疼的踹被子的习惯,也习惯了总有人记得给我盖被子,从小到大一样。出门很早很早,想试验像之前他们那样,可是仍然遇到了堵车,也罢,路上时间还是好好听听歌不用赶。昨晚家庭聚餐吃饭,嫂子说住的附近有空气污染,便拿了我的电话打了12345举报,无奈回访效率太低,晚上我们都回家准备睡觉了,那边才记得打电话过来,我还说不是留了我的电话,哎,这样一次漫长的交流就又一次无疾而终。

        年底的事情颇多,忙完了数据还要忙审计,昨天中午财务通知准备材料,周六审计做预进场,弄得好像以前在核电般声势浩大,不过好在自己是内审员出身吧,希望今天能准备妥当,公司第一年上市,很多流程都是临时准备走起来的,几家公司的合并,各有各的规矩,也同样都没有审计的经验,大家凑在一起,一头雾水。

        烦心事说罢,想想昨天一整天笑嘻嘻的不知道是哪根筋错位了,或许是之前收到了许多圣诞礼物吧,跟猫一起在黑五买了包,她挑了个钱包给我,结果她的都已经背着半个月了,我的才坐上飞机还没进国境。这周还有收到聪儿寄来的一整箱周黑鸭,填满了那空空的储藏室,助理同学送了个九口山的大本子给我,还是限定版,都好开心啊,哈哈,大家最起码都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玩什么,我是好心满意足的了~

        那些天跟黄总聊天,因我给他介绍了3个女孩子认识,想说看他有兴趣就都约约交往下,他也很用心的这周约这个,下周约那个,有的觉得特别难搞定,有的觉得太小不合适,然后或许就想着不了了之了,似乎总是要经历过这么些人,才能知道自己想找到个怎样的人,自己也是一样,有时候看着这泛滥的朋友圈,也许只有那么个别些人能想让自己多关注一点,并不是相貌或是富裕,而是态度。

        这周刚开始的时候工作并不忙,助理已经日渐成长,很多事情交给她也算放心了,大学同学来到了北京,阿肆约一起吃个饭,那天坐地铁正好路过,便一起坐了过去,跟同学一起聊天有时候无拘无束的,尤其我们几个以前一直混在一起写码玩游戏的人,无所不谈的,晚上在三里屯喝酒,还有钢管舞表演,我都懒得回头看几眼,哈哈,自己确实不好这种的啊,因为想着还得上班要回家好好休息,准备走去结账的时候,发现原来我那天没带卡,傻眼*1,我想到微信里还有钱,就问了微信可不可以付?看下账单后,傻眼*2,妥妥的无奈回去跟阿肆说,他说没事啊没事啊,我这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还觉得自己有机会多出来跟朋友们走动走动,结果做了件好蠢的事儿啊,哈哈。

        那天二哥没事跟我聊起天来,其实好久没有聊了,他的驴脾气,记仇的很,我也是这臭毛病,谁都不爱搭理的,他说他住智选酒店,我说我们公司就在你后面的楼,他都离开准备走了,只能微信一直聊着,聊到他给孩子买药,聊到他上高铁去沈阳,聊到他下高铁到家,聊到晚上手机没电,聊些什么,聊一开始怎样怎样的分歧,聊到他记仇什么,聊到这家人里怎么回事,那家人里出什么状况,家事有时候男人们聊起来,比女人还要絮叨,因为我们的立场其实算是相近,但是各家的事情的尖锐问题并没波及到外边,所以也只有当事人是无奈的吧,过去这一年对他来说也是惊天巨变的,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不过跟哥聊天总是有收获,对自己人生的启示总是可以拨开一层云雾向前跨出勇敢的一步,猫后来说想去进修语言硕士,很支持,我并不能推动她走出去,但是也只能告诉她自己的无限支持吧,或许等过年期权变卖后,我就想把欠爸爸的钱慢慢开始还上了,陈家的传统总是那样的,父母一代都努力打拼要给孩子们最好的,虽然现实无奈很艰难,我在置办家业的初期要啃老,但是我一开始也是说了,我会还的,爸说那些积攒下的家底都是留给你们的,我也想想说,还是不要了,我们自己努力,会更踏实的。

        跟一位旧友聊天,许多年没有联系了,以为消失了很久,都为了各自生活奔忙着,有时候我们羡慕住在大湖边的人儿过着简单的生活,有时候羡慕在城中墅里的浮华盛世,回归根本就是自己其实过得已经很好了,我们都有心有胆去做新的尝试,并且给自己留着充分的底气,带着家庭一起走着稳步向上的路,因为那些对个别的向往,也有来自个别人的交流,他说在去C国出差的时候,发现那边几乎整个城镇都是中国人,饭馆也是中国的,随处都能听到中文交流,一点都不像飞过了半个地球想像到的期待。我们同样会聊到过去,聊开一些误会,聊出一些新误会。

        生活还在各自继续,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如同哥说的,每个人要对自己的家庭负责,然而,在他们的后代独立后,就应该独自成长,不再受到庇护,要学会独自忍受孤独,如同我和猫所想的,学会感恩,独立成长,齐心为家,共同进步。唠叨完,就得去找个网络通畅的地方了,今天要把资料都争取整理好,更进一步,加油。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m3 pres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