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倒数

那天晚上连上旧手机听豆瓣fm,这个陪伴我这么多年,欣喜或悲伤,失眠或沉睡的日日夜夜的app,已经累计收听44000多首,因为它的全部红心可见,就翻起来带着曾经各种过往一同欣赏,很荣幸是,猫很喜欢我红心的所有曲目,很多的故事也能听她道来,那样简单的晚上,一壶茶,一只小喇叭,不停地唱着回忆,就一同失眠到很晚很晚。

早上一路通畅的到了公司,这会儿听着大内郭小寒新一期的节目,依旧是民谣,另一个地方。喜欢州这个地方,州的名字听起来有山有水,苏州,杭州,兰州。去的少,听得到区别,感受不到,这个时候从音乐就可以得到一些体会,有民谣的地方,多是寂寞的。

昨儿懒着不想出门不想出门,还是被猫拖出去,饿着肚子走到地方,直接刷卡买了俩金坨坨,把12张抽奖券扔进抽奖箱里呼噜呼噜,转身奔去吃酸辣粉,酸爽的不得了,北京的冬天依然阳光温暖,走在这冰冷的空气里虽感觉不到温度,但是这样的情绪里都满满的开心,忘记原本想要窝着晒太阳的那感觉了,俩人傻不拉几的在这天桥上面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中庭摆着Swarovski的大水晶转台,像旋转木马一样,在灯光的照射里闪闪放着火彩,门外有巨大的巴斯光年,土豆先生,弹簧狗和三眼仔,我们又犯二的围着这些拍拍拍,然后麻烦保安非常不情愿的帮忙拍了合照,回头看看我们真的很像来到北京最热闹区域过来的游客,然而我们还真的缺少这种归属感,越是繁华,越是挣扎,这就是我们自身吧,也或者是很多人。

290699000172088936

在几公里外跟着心里的气味儿跑去了菜麻,坐着烤小太阳等着燕子同学,大家都无奈这周末的交通,可能年前最最可怕的日子已经到来了吧 ,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着串串,吃的一个个脸红扑扑的,这或许是年前在北京最后一次满足了吧,哈哈。

闲话啰嗦了一堆,近来其实怪无聊的,都已经没什么想法要吐槽工作的事儿,以为都已经这样了,就把最好的寄托都放在回家上面吧,这个星期要平平稳稳,安安全全的度过才好。

其实周六开了年会,我俨然都不记得提起这件事儿了…

无尽的交流

       

        好早就醒来,这是个很头疼的踹被子的习惯,也习惯了总有人记得给我盖被子,从小到大一样。出门很早很早,想试验像之前他们那样,可是仍然遇到了堵车,也罢,路上时间还是好好听听歌不用赶。昨晚家庭聚餐吃饭,嫂子说住的附近有空气污染,便拿了我的电话打了12345举报,无奈回访效率太低,晚上我们都回家准备睡觉了,那边才记得打电话过来,我还说不是留了我的电话,哎,这样一次漫长的交流就又一次无疾而终。

        年底的事情颇多,忙完了数据还要忙审计,昨天中午财务通知准备材料,周六审计做预进场,弄得好像以前在核电般声势浩大,不过好在自己是内审员出身吧,希望今天能准备妥当,公司第一年上市,很多流程都是临时准备走起来的,几家公司的合并,各有各的规矩,也同样都没有审计的经验,大家凑在一起,一头雾水。

        烦心事说罢,想想昨天一整天笑嘻嘻的不知道是哪根筋错位了,或许是之前收到了许多圣诞礼物吧,跟猫一起在黑五买了包,她挑了个钱包给我,结果她的都已经背着半个月了,我的才坐上飞机还没进国境。这周还有收到聪儿寄来的一整箱周黑鸭,填满了那空空的储藏室,助理同学送了个九口山的大本子给我,还是限定版,都好开心啊,哈哈,大家最起码都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玩什么,我是好心满意足的了~

        那些天跟黄总聊天,因我给他介绍了3个女孩子认识,想说看他有兴趣就都约约交往下,他也很用心的这周约这个,下周约那个,有的觉得特别难搞定,有的觉得太小不合适,然后或许就想着不了了之了,似乎总是要经历过这么些人,才能知道自己想找到个怎样的人,自己也是一样,有时候看着这泛滥的朋友圈,也许只有那么个别些人能想让自己多关注一点,并不是相貌或是富裕,而是态度。

        这周刚开始的时候工作并不忙,助理已经日渐成长,很多事情交给她也算放心了,大学同学来到了北京,阿肆约一起吃个饭,那天坐地铁正好路过,便一起坐了过去,跟同学一起聊天有时候无拘无束的,尤其我们几个以前一直混在一起写码玩游戏的人,无所不谈的,晚上在三里屯喝酒,还有钢管舞表演,我都懒得回头看几眼,哈哈,自己确实不好这种的啊,因为想着还得上班要回家好好休息,准备走去结账的时候,发现原来我那天没带卡,傻眼*1,我想到微信里还有钱,就问了微信可不可以付?看下账单后,傻眼*2,妥妥的无奈回去跟阿肆说,他说没事啊没事啊,我这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还觉得自己有机会多出来跟朋友们走动走动,结果做了件好蠢的事儿啊,哈哈。

        那天二哥没事跟我聊起天来,其实好久没有聊了,他的驴脾气,记仇的很,我也是这臭毛病,谁都不爱搭理的,他说他住智选酒店,我说我们公司就在你后面的楼,他都离开准备走了,只能微信一直聊着,聊到他给孩子买药,聊到他上高铁去沈阳,聊到他下高铁到家,聊到晚上手机没电,聊些什么,聊一开始怎样怎样的分歧,聊到他记仇什么,聊到这家人里怎么回事,那家人里出什么状况,家事有时候男人们聊起来,比女人还要絮叨,因为我们的立场其实算是相近,但是各家的事情的尖锐问题并没波及到外边,所以也只有当事人是无奈的吧,过去这一年对他来说也是惊天巨变的,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不过跟哥聊天总是有收获,对自己人生的启示总是可以拨开一层云雾向前跨出勇敢的一步,猫后来说想去进修语言硕士,很支持,我并不能推动她走出去,但是也只能告诉她自己的无限支持吧,或许等过年期权变卖后,我就想把欠爸爸的钱慢慢开始还上了,陈家的传统总是那样的,父母一代都努力打拼要给孩子们最好的,虽然现实无奈很艰难,我在置办家业的初期要啃老,但是我一开始也是说了,我会还的,爸说那些积攒下的家底都是留给你们的,我也想想说,还是不要了,我们自己努力,会更踏实的。

        跟一位旧友聊天,许多年没有联系了,以为消失了很久,都为了各自生活奔忙着,有时候我们羡慕住在大湖边的人儿过着简单的生活,有时候羡慕在城中墅里的浮华盛世,回归根本就是自己其实过得已经很好了,我们都有心有胆去做新的尝试,并且给自己留着充分的底气,带着家庭一起走着稳步向上的路,因为那些对个别的向往,也有来自个别人的交流,他说在去C国出差的时候,发现那边几乎整个城镇都是中国人,饭馆也是中国的,随处都能听到中文交流,一点都不像飞过了半个地球想像到的期待。我们同样会聊到过去,聊开一些误会,聊出一些新误会。

        生活还在各自继续,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如同哥说的,每个人要对自己的家庭负责,然而,在他们的后代独立后,就应该独自成长,不再受到庇护,要学会独自忍受孤独,如同我和猫所想的,学会感恩,独立成长,齐心为家,共同进步。唠叨完,就得去找个网络通畅的地方了,今天要把资料都争取整理好,更进一步,加油。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m3 preset

 

000013

静下来

还是习惯一个人

听着不懂语言的歌

在黑暗中将自己沉浸在星点光亮里

 

最近觉得又进入消沉期了

一个人包裹的很严

有时会去参加些小活动

却身在其中

心不知道飞向了何处

 

朋友都说你是个感情细腻的人

我也承认

但我总是想让自己神经大条一些吧

因为很少会有人真正懂得走入一个人的心里

或者说些话让人觉得这是世界上为数不多

却能让你温暖的人

 

三年前的某一天夜里

接到家里的电话第二天便急匆匆赶回去

家里的气氛压抑的让人窒息

我仍坚持着在最后都没有把伤心表露出来

我知道,我从那一刻就应该要长大了

半个月后回到公司

那时咩叫我去宿舍聊天

聊着我的故事,最后竟然她哭了

可能每个人在经历过

都知道那有多么的难以释怀

反过来让我来安慰

我却不知道如何用语言去表达这些

 

胖子约我在镇上的饭店吃饭

点了满满一桌子菜

最后他替我把忧伤都浇灭了

他竟然也流泪了

喝醉的时候说了许多

虽然我依旧是清醒的

可当时什么都不记得了

唯独记得他说,你小子,心比石头都硬

我仍旧默默地

坚强的告诉自己,没事的。

 

莹是我生命里特殊的角色

虽然不常联系,但是又时而会惦记一下

三年前的事后几月

天气渐凉了

莹来帮我装被套

我跟莹说起当初来公司

我在上班,她在宿舍帮我把新被子用针线重新扎过一遍

莹莹问我,你现在还想她么?

哪怕这句话现在莹再问我一次,我的眼泪仍然会在打转

却再也不会掉下来了

“想”

 

过去总会慢慢淡忘,但是始终会有想那一刻是不是真实发生的

莹的一句话让我温暖了许久

我知道,她一直是这样关心我的

有时会挫娃的喊个不停,有时会爵宝的喊着跟叫小朋友一样

有天自己玩菜刀把手割伤了,第一个从办公室冲回来的也是她

 

今天在Q上跟她聊天

聊家庭、聊她的大胖儿子

我跟莹打趣说,你欺负我这个没妈的孩子

莹出乎意料的回答我一句:你是有妈的孩子,记住了。

那一刻我似乎整颗心都变得柔软了

觉得一股温暖的泉水从心里涌出来

穿过酸酸的鼻腔

又在眼眶不停地晃

望望窗外的阴霾

没有一丝阳光

 

想不起小时候都为什么而哭泣

是不是眼泪在很早前就已经都流光了

你们很可恶你知道么?

总让我变得煽情

 

这个世界上

有些人出现注定会是你的朋友

有些人出现注定会是你的恋人

但是他们不一定是愿意走进你心里的人

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愿意了解你的人不多

愿意和你一起笑的人很多

愿意陪你一起哭的人很少

懂得如何去温暖你的人,是你值得为他倾注心灵的人

把心交给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他会替你保管到你懂得如何看管自己心的时候

把心交给一个懂得温暖它的人

那是这世上最幸运又幸福的事儿

谨以此记下让我觉得温暖的人儿们

让我不再孤单的支撑着

 

事过近三

接下来的路要踏实的走下去了

本来抬笔没想会写的这样沉重

或许,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