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仰空

        今天所有人出门就迷路了,好像我们一直生活的地方忽然消失了,每天走过的路变得陌生了,昨晚在四环上都看不见解放军医院了,这么宏伟的建筑一天就消失不见了,好多朋友也在朋友圈里开玩笑说找不到公司了,找了好几个小时,事情是有点令人发笑的,但是笑的却也很无奈,很悲哀,早上很相信说空调不是有空滤么,不是可以屏蔽尘埃么?想想不太对,我都能闻到尾气的味道何况2.5呢?于是从到公司到中午吃完饭,现在的嗓子还是异物感严重,为了生存,先卖了命,老家的同学说都知道那地方不好,非要跳下去,熟不知我们也有我们的无奈。生活就是这样的安排,把你的过去过完,把你的现在安排到了一个地方,把你的未来画了幅画贴在墙上。

        工作的内容还是继续上个月的纠葛,从昨晚半夜调整到今天上午,据说考勤还有几条需要补假条,这些里没有一件事情是为自己做的,除了花出去的钱,就是烧出去的油,现实也无奈,他们每天讨论的数字游戏都是金钱,所以谁都寸步不让,谁理多一些就更往前挤一步,我是很想为两边的人调和,最后是三方都不愉悦,我也很是辛苦,不明白为什么,其实不是不明白,而是根本不想去理会。最终他们达成一致了,获得了彼此的利益空间,然后继续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这就是利益相关的友谊,稳固而又无懈可击。我好想把这块事情平平稳稳的交代出去,有人会比我更细心,更准时,或者更懂得完成目标的意义,我此时已经迷失,已经泄气泄力,就算是发个安慰奖给我也无济于事,有时候总是想得明白,你总是个次要的角色,完成了你的目标,你的心里是激动的,没有完成你的心里是晦暗的,你随着你的工作起起伏伏,辛辛苦苦,你所获得的,只是你心中的自己的奖杯,或许是一杯酒,用来安慰你的辛苦,或许是一个拥抱原谅你不顾家的态度。而那些所谓的人生赢家,也许就是赢了钱吧。

        猫说看罢我前两篇的唠叨感觉心疼,其实我自己觉得还好,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阶段到一个自我膨胀的阶段,又回归到一个无心恋战的现状,都是一个过程,一整年过来说快不快,这霎时跳到了12月份回头望望也没有前进多少,他们婚离了,房子买了,他们钱赚了,车换了,他们把这些破坏叫做可修复性重建,他们把这种获取叫做劳有所得,他们只是他们;我们,仍希望还是我们。蝎月过完很快就觉得内心躁动了,很想精神游离到外面去看看,有些人,有些故事都与我有关,然而许多故事是注定没有结局的,躁动过不久就回归了,每天最想的还是回家,每天最舒服的就是能安稳的睡下。不把工作作为主要压力背在身上,未来的路还长,前路不见得一直都能有灯光。

        我们仰望天空想去问个明白,可是,这样的天气,天空都避而不见。

From This Day Forward

http://music.douban.com/programme/62535#play

似乎久久就这样沉静着

好了流血的伤口

疼痛不再折磨我的沉睡

没有开灯

屏幕有些亮

听着寂寞的音符跳动

有一种心绪已经蔓延到无法掩饰

想逃。

 

很想一个人去散散心

不论去哪里

哥问我十一假期是想如何度过

其实不是一定要等到一个节日才要去享受轻松

只是会有一个新的环境  自己向往的地方

带着简单的衣物 一包菲林

坐船荡漾到那个向往着的小岛

住下

一直到时间尽头

早起去踱宁静的海滩

没有人打扰

和海鸟一起歌唱

像个孩子那样任清凉海水拍打着脚丫

再踩回温热的沙里

如此反复

像半百的人在回忆前半生

绵延温柔

诸多悔恨

把他们都写在沙滩上

随海浪破散

 

最近一些字眼总在眼前绕着

这些我一直在逃避的字总是深深戳到我心里

我感受得到

那种痛的滋味

可是

只能选择去忍受

因为做不了最想做的自己

总是会有那么多的事由

没有勇气去摆脱

 

CC发了一段她给朋友写的邮件给我看

里面提到了我

我也自嘲是说

那不完整是我

我还有坏脾气、没上进心、宅、腐、没耐性、极度缺乏责任心这些致命的缺点

我改正不了

这并非是娇生惯养

而是因为自生自灭造就了我

我相信我可以遇得到同类人

但是往往会觉得对方真是差劲极了

不想与其画上等号

 

真的不想去睡觉啊

好像今年都没有像去年那样快活的活过一天

晚上提前去楼下买了啤酒和花生

挤着缓慢的网速看足球

不敢大喊

快活的看到天亮

但是那种仅有的激情都被磨灭的消失殆尽

每每觉得低潮

就想去M记坐上几个钟头

吃一包薯条

试着让自己快乐起来

 

有时

遇见一个人

没有办法去完全的臭味相投

那就只能选择一些割舍

可是割舍的不能是快乐

这样会伤的很彻底

发现最后留下的那些影子

他们已经带着我的快乐

走到遥远的地平线

没法再追回来了

 

有人说

一个人做菜多没意思

可是我自己却做了那么多次

摆好了拍张照

然后狼吞虎咽

有人说

一个人出去吃饭多没劲

可是我总是喜欢走到那个摊贩那里慢慢吃羊肉串

还有很多与我一样一个人坐在小桌前

慢慢的把自己吃到再也坐不下

有人说

一个人去旅行多孤单

可是有些时候就是想要安静

如果没办法把自己隔开一个空间单独和自己相处

就只能走的远远的

或许哪次离开

就再也不想回来

 

不想再去坚持一段根本给不出约定的感情

因为害怕走入那无尽的黑暗

“你不能这样没责任心”

其实这故事不论什么时候结束

错的都是我

可是那就要一直处在一种想去认错的态度生活么?

我们是不是把基准点找错了

 

我不能对别人说

我有多不开心

因为得到的多数是坚持下这样的答案

我不能说我的不开心都是从某个人或者某个方向而生

但是从某种方向上来说

这个不开心的确深深的存在

而且没有得到治愈

却在不停蔓延至整个内心

 

始终缓慢

慢了很多人很多步

他们在筹划如何获取更好的生活

如何开始新的生活

我还在不停地为自己疗伤

有些人愿意谈心事

觉得说出来会畅快许多

突然没了压力了

可是

我能跟谁去讲

默默留在博客里

等日后不知怎样的我

会回来把丢失的自我捡回来

 

以前遇到低潮期

慢慢会把自己调整好

哪怕这段日子生活的再阴霾

也会遇到自己心中的晴天

可现在这阴霾一直没法散去

也不想让它散去

晴天在别人的眼里、笑容里

看得到阳光

却没有辐射到那温度

 

是不是该去寻找一种信仰

让神明给予自己一种指引

带自己走出围城

重新拥抱”光明”呢?

 

记于某个深夜

去给自己订一张飞到岛里的票

喜宝

 

 

流水账

IMG_0996

这夜太静了

静到无法安睡

闭上眼仿佛可以听到人的脚步声

不知哪个方向驶来的汽车

画一道光消失在街的另一边

 

人是多么的不坚定

一只小蚊子便可让他发狂起来

走到客厅

点起支烟

一个不眠夜又要开始了

 

回忆今天特别的爱动

早上爬起来就一边看新闻一边做运动

当然,新闻才讲了几条我就累趴了

擦擦头上的汗珠告诉自己

嗯,今天很努力了

先准备好早餐然后去冲凉

吃完早餐就开始繁忙的Monday Morning了

今天把新学的歇后语用了两次

都觉得很好笑

儿媳妇,大肚子。

哈哈 最近就演这出呢我

IMG_1006

周六的中午准备去看房子

这是让我觉得很兴奋的一件事儿

结果在换乘的时候因为等不到车最后作罢了

没脾气的跑去眉州吃抄手

再没想房子的事儿了

每次吃抄手就能想起莹莹和宇娃

周末的时候我去跟朋友拍片玩去

她们俩跑超市推满满一车食材出来

回去一边看电视一边做抄手

然后在走廊里大喊:爵宝~吃饭啦~

我又屁颠屁颠跑去吃饭

那时候的抄手味道真是太美好了~

酸辣可口,一次能吃一大碗

吃完抹抹嘴上的油就回去修照片去了

就这样两个煮饭婆乐此不疲的给我做了一年多的饭菜

最后我学会了其中一小部分现在用来独立生活

吃完饭再没心思做其他

想想夏天的衣服少到可怜

叫琳童鞋约了鸭梨一起逛街

曾经说跟西单大悦城老死不相往来

一起去了朝北

翻来翻去找到了件不错的衬衫

结果她们俩一唱一和,让我买衣服的念想破灭了

俩人一头扎进ZARA里

害我一个人在MUJI拎着大包小裹挪动着

你们当初可是说给我买衣服来的啊

最后不见银行卡刷刷刷,手里多了几个袋子

独自跑去绿茶等位子

过了几十个号,领位小妹还是提前给我安排了

坐下来看下面的冰场一群孩童在上冰球课程

IMG_1012

不由得想起小时候跟伙伴一起抽冰猴的记忆

那时候无奈我还是最笨的一个

现在那群朋友都在干嘛呢?

我还是不是混的最魂淡的那个呢?

 

昨天爽了娜童鞋的约

下午在菜市场买菜的时候

接到她电话里的破口大骂

我是不喜欢去参加多人集会呀

要看那么多人的意思决定一件事太辛苦了

LOL 更有意思 她今天还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什么什么可好玩了~ 可我一点都不气啊  嘿嘿

IMG_1016

晚上准备了许多可口的饭菜

吃饱了就在淘宝上把卡里所有的钱都刷光

嗯,不过远不到月光

站起来继续去运动

呼哧呼哧下来  嗯 今天已经很努力两次了

跑去把泡好的衣服洗掉

然后去冲凉了

觉得天气热了 动起来是件很舒心的事儿

没有空调  也不需要空调

多多出汗  多多喝水

这样才会保持健康

 

哈哈,难得可以写一篇流水账

写的这样的顺手

已经不记得上次记流水账是什么时候了

再也没有人去给你评分的日子

太幸福了

何必在意会不会及格呢~

做到自己满意才是最重要的

先记下这些

还有啥开心的事儿?

我买了个无叶风扇

我说花了500多块

差点没被掐死啊 哈哈

晚安!

IMG_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