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I’m here

四月以来感觉自己是在一种忙不迭又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度过的。

那时候回家去办了些证明手续,拿着新买的OSMO,开心的要死,一路走一路拍,回头剪成视频发出来给猫看,猫虽然一开始很生气我先斩后奏买了这个小玩意儿,但是也的确拍出了一点点小东西可以看,那时候电脑性能被榨干,不停地崩溃之后,成片渲染出来自己都有点小感动了,反复播放着,那一段段琐碎的记忆被深深印刻在影片里,如果可以更多空闲时间多好啊,走到哪里就拍到哪里,有时候会讲究些运镜方式啊,拍摄技巧等,也有时候就是单纯为了记录,眼前看到有意义的人和事就想要留下来。就算没有在一个vlog中放出来,他们也一直会睡在硬盘之中,如果哪天心情不佳,或者想起当时一些好吃的好玩的,可能会再翻出来看一下,再傻傻乐一下吧

四月尾临时安排了一次出差,我极少会因公事出差,而这次又不巧不是件好事情,过多的内容可以不提了,只是这次出差行程十分的赶,整个人的状态自那之后就一直向下坡走,直到现在都还没扶起来,遇到的事情一件比一件倒霉,但是又根本说不清楚是什么情况,只求让我快点度过这段时间,我也想好好恢复我的活力,我还要去跟猫好好生活呢,而现在的状态连我自己都嫌弃。好在自己把记忆里为数不多的好片段都剪了出来,算是在5月过半时,很少很少有的一件高兴的事儿了。

这段日子气温很高,办公室没有开空调,每天下班都像中暑了一样,晚上只想去喝酒,买一个透心凉,再买一个不去惆怅。有时候也不能太作了,比如昨晚跟朋友在小馆聊天喝酒到太晚,结果没进去家,跟刚子睡在一张床上被他的呼噜一直折磨到天亮。吃吃喝喝的过去这样一个星期,白天没状态,晚上的状态也没了,还有半个月,还有G1考试题还没看,还有申请需要重新填写,还有的事情还有时间,该来的状态希望你早点回来。现在猫在那边忙,我也帮不上,自己这边越到临近也越是颓的不行,哎,现在直到回到家就只有空荡荡房间了,没有什么铺盖的床垫,拆了音箱,拆了饮水机,感觉这个房间进来只有躺下睡觉一个功能了吧。想着想着还是蛮失落的。不过也还是要抓紧各种时间去收拾整理。对于写下些文字现在都没有一点思绪,只是希望这一个月的时间没有白白渡过,留下些影像和文字供自己去回忆吧。毕竟,记忆还是会慢慢变弱的吧。

有趣的人生

《一个人一个梦想》——黎瑞恩

《La Paloma 》——沈妍雅

 

以前看Mok飞往冰岛看极光,又从红色的邮轮上下来,捧起南极的雪,在欧洲各个小镇的闹市里穿梭,围绕周围的,有闪着光的酒杯,和各种肤色的笑容。那是我觉得有趣的人生。

 

今天的有趣的事,其实早有意料,对于假期不批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有时讲出来朋友会说,这是万恶的资本主义,我说不是,资本主义会想办法压榨你的剩余价值,节省自己的开支,而我这种情况,根本就是官僚思想本身吧,这点不会差。以前的公司,我因为要处理家事需要请假,然而竟然没人批,无奈甩下袖子走人,再回来竟被告知属于旷工被革职,呵呵一笑,跟朋友开车过来行李卷一卷走人。这次不批假期我简直不知什么缘由,干坐着领工资?不能比老板先回家?忘记了这是外地人在这儿打拼,他们都一年没回过家,忘记了他们每月的工资都少的只够维生,忘记了过年前要去祭祖,要给家人置办年货,忘记了春节当天有顿饭叫年夜饭。那,有退路,或者有后路的人,何必在此挣扎呢?

 

从那骂骂咧咧的神态看出那不是我熟悉的亲人,所以自己异常的平静,自己没什么好生气的,本来跟猫都说过,我也想好聚好散,做亲人要负责任,结果还不是自己一厢情愿么。想想年底可能都是这样吧,猫猫也是遇到类似费力不讨好的情形,可能除了我们自己懂得不忘初心,看到其他人就真的剩一句口号了。

 

除了经常怀念过去,和向往更好的生活,多数的时候还是在夹缝里寻求那一丝的希望,我们是幸运的,尽管这些事情都还未尘埃落定,但人只要是有了执念,就必定会达成所愿。经历了今天的事情,对自己来说,反倒是有了很足的勇气,像以前猫猫怀熊宝宝最开始那样,就算眼前什么都没有,我们都会去努力争取的,什么名额,身份,房子车子,可以放在脑后,先来一波无脑的冲锋,然后再去看看自己有没有升级,捡到了什么装备,再弄好再继续冲。

 

我们总想象有趣的人生,让自己的生活不依靠物质的口号喊的更久,但是越在这里生活,越觉得这生活的空洞,每天错乱的数字,冗长的表格,拍脑袋就出来的数字,虚伪无比的配合。梦想可以拥抱小时候冬天的大雪,零下三十度都玩到天黑忘记回家;梦想可以回到初中时窗前的小院子,爷爷老远来种菜;梦想可以随便个周末都有清闲的午后,一把摇椅,一本书,困了就睡下;梦想可以有不用顾虑的生活开支,感觉兜里钱够玩一遭了,什么季节,哪里漂亮,就去哪里。

冬亦不歇

11.22午后
早晨醒来还在继续听101,是之前在回顾2017年的节目,回忆在2017年里故去的那些人,那些对这个世界有影响的人,回想今年也快要过去了,也有那么多人故去了,那么多从小到大听过的,读过的,认识的人。
霍金过世了,虽然我们对时间科学的概念的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但是这样一个人的故去,也是让我们看将来都有些迷惘,因自己觉得他们才是离上帝最近的人。
樱桃子去世了,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妹妹年幼的时候,我有个小愿望,想攒钱给她买一只小丸子同款的书包,后来不记得什么原因就搁置了,忘记了,再工作之后就淡忘了,再后来想买的时候,妹妹高中都要毕业了。
单田芳等老一辈戏曲文艺大家去世了,想起从小就在电视上看单老的评书节目,有时候看不下去,年轻听不懂历史,听不懂四大名著武侠经典,听不惯他们嘴中形容的刀枪刃剑,后来电视里没有他的节目了,对他的声音印象就是无数个昏昏入睡的下午,摇摇晃晃的出租车上,有时上车听着就睡过去,醒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金庸去世了,这或许是近期最大的新闻,也就说我们这一代所有童年回忆,青春回忆,都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我们也即将老去,每位知名作家的离去,都带来一股图书抢购的热潮,发行商也不忘在这个时候推出珍藏版,赚足个死人钱。实话是对侠骨柔肠不太衷爱,但是对韦小宝确实又相当欣赏,可能注定不是个拯救世界的人,走街串巷的小生活才最是自在。
那么多的他们的离去,那样一个辉煌的80-90年代已经再不复返,最近的复古潮不收人推动,可能是我们自己老了,已经懂得念旧而非追逐潮流了。
早晨地铁一个中年男子挤着下车,刚开门就把两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子挤出门外,好悬摔倒,女孩子气不过锤了男人肩膀一下,那男子立马变脸,把女孩子用力推了一把,直接半摔一样的推进了车门里,嘴里不依不饶,车上一片安静,这么多人看到了也都默不作声,这里也包括我自己,我也铜他们一样冷漠了么?或许吧。在那一刻自己还是觉得自己的懦弱的。
中午吃完饭在楼下抽烟,同事帮人取餐,等太久就跑去餐厅后厨去看,据同事说里面忙的不行,两个美团外卖的送餐员都帮忙炒菜了,一边炒菜一边说,这一中午能送几单啊,都被耽误了等云云,听得我又惊讶又好笑。说完听到饭店里好像两桌顾客打起来了,具体原因未知,总觉得我们这些上班的人没什么脾气,这打起来总不会是因为抢菜吧。
就这样从早上到现在大半天过去了,我还是没进入状态,生活太辛苦,容我浅浅地偷个懒,不然身心的压力无处释放。
11.24午后
昨天周五下班,难得跟同事几个人喝个酒,年底了都同样任务繁重,错漏摆出,这样规模的公司里办公室政治还挺复杂,想想也是蛮有趣,基本上喝酒就是听老王吐槽,这会儿把一堆工作上的烦心事儿化在酒里仅此而已。
今天早起上课十分抗拒,醒来后天都没亮,身体一直热不起来,到了学校听老师讲课,可能是因为年纪相仿吧,使同学各种接梗打断,基本上没办法听进去,想到明天就要考试,也就简单地给我们讲讲而已,那我就一边画画一边听课了,对生活中重要指导的地方听了一下,一是不自主的想我没之前做的事情是否对应经济规律,二是考虑如何避险,因为休息不足,中午下课就等画完画早早就出来了,上周记得单向空间要搬家,所以捡着周末时间来坐坐,毕竟不会买什么,一边走一边还要求自己,如果买就只能买一本书,还不能太重,其实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东京店构》卖,真是找不到呀。只能等有人去霓虹国帮忙带了吧。
书店里永远都是咖啡香气,也永远少不了伟大的猫主子,不论哪里都那样慵懒,找到自己想买的书,就点个喝的坐下,集中下自己的碎片时间,把文字记下来,有好一阵没有这样略显矫情地坐下装文艺了,有点不习惯,或许一会儿早点回家,睡觉去就好。
一件小事,坐公交车下来到书店的路上,都看到输液落下,依稀记得小时候在家后面的街上,那时候很少有汽车驶过,我们都在马路上玩,秋冬时节树叶落下,捡着这些树叶的梗,三三两两小朋友玩拉树梗,我们小时候叫拉狗子,而我现在看到这些树叶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在网上查,原来他们就是杨树。
12.5下班前
今天中午直接外卖两个菜,中午晚上都打算在公司吃了,说实话不是需要加班,只是不想那么早走,今年非常没有干劲,不论什么工作复杂紧急与否都不想做,本来从事的事情就有一定的风险,12月头里收到的发文说银行有加强监管控制,四处都是谨慎小心,之前合作公司税务系统突然被锁,他们财务找到我好顿吐槽,今天才知道,他们这楼里其他公司有几家存在重大税务风险所以被连坐了。
旁边另一家公司上午呗扫黄打非一顿查处,核心思想是年底了,各部委需要业绩,抓典型,促发展,创新高,丰腰包,过往几年没有这些杂事儿的时候,一直都在拼命工作,为了年底收到一份年终奖,可以给家里帮补些什么,现在面对这些并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情之后,一点都不想去做了,有些颓,有点找不到方向,猫就快回来了,准备过20天左右的假期,按说是很开心的,不过工作的莫名压力让自己左右不适,希望明年她能更好的适应那边吧,早点稳定下来,这样或许我就能敢动一动了,现在的自己是在不敢折腾,怕出什么岔子自己就要一直被困了,也怕自己折腾不好连累家人担心。
现在就算工作停止,也要努力让自己有一点点的蠕动,画画也好,读书也好,总比自己每天盼下班的感觉好。同事说,看书自己也想看,但是看了就忘没什么用,就不想看了。早上挣扎起来冲凉的时候想起以前一个知乎问题的评论,那人说,看书就像吃饭一样,尽管知道吃了肯定要排泄出来,但是一定会有一些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一直伴随着自己。我在想,那或是言或是行,或是思想上的一次超越和扩宽吧。
搬新家后的一段适应日子过后,渐渐出现了孤独感,可能是冬天真的已经到了吧,明年能不能有机会去看猫呢?我自己都不知道,又一本画本要画完了,已经感觉到自己可能有驾驭这种风格的能力了,脑洞不足真的就没有办法,只能多出去看看才行了。
之前喝酒的集体,渐渐集合不起来了,或许是各有所念吧,毕竟喝酒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时间久了就感觉有些时候的聚会带着一些应酬的味道了,所以干脆理性起来,把有效社交梳理一下,把一些耗精力,低效率的社交简化或者减少一些吧。
最近爱上手卷香烟的那种感觉,可能本质上自己还是文艺的吧,喜欢手工类的各种作物,他们出身都那么平凡,但是又不常遇见,不精致但是又有精心的准备,制作,和等待。终于找到一家经济实惠的黄铜铺子,订制了一个小小的黄铜水彩盒,好处是工期非常的短,只要一个月。找到了一家算可以长期购买粮草的铺子,用来满足自己的坏习惯。感觉现在自己有点孤傲了,心理有些许变化,开始想挑别人的毛病和缺点了,不过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既然发现了就尽量避免吧,不过负面效果可能就是不想与他人做多余的交流,短期的问题吧可能,我觉得。
唠叨了很多,该整理出来了,猫现在都起得晚,早回家也没什么事儿,还是在公司吃剩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