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冬亦不歇

11.22午后
早晨醒来还在继续听101,是之前在回顾2017年的节目,回忆在2017年里故去的那些人,那些对这个世界有影响的人,回想今年也快要过去了,也有那么多人故去了,那么多从小到大听过的,读过的,认识的人。
霍金过世了,虽然我们对时间科学的概念的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但是这样一个人的故去,也是让我们看将来都有些迷惘,因自己觉得他们才是离上帝最近的人。
樱桃子去世了,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妹妹年幼的时候,我有个小愿望,想攒钱给她买一只小丸子同款的书包,后来不记得什么原因就搁置了,忘记了,再工作之后就淡忘了,再后来想买的时候,妹妹高中都要毕业了。
单田芳等老一辈戏曲文艺大家去世了,想起从小就在电视上看单老的评书节目,有时候看不下去,年轻听不懂历史,听不懂四大名著武侠经典,听不惯他们嘴中形容的刀枪刃剑,后来电视里没有他的节目了,对他的声音印象就是无数个昏昏入睡的下午,摇摇晃晃的出租车上,有时上车听着就睡过去,醒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金庸去世了,这或许是近期最大的新闻,也就说我们这一代所有童年回忆,青春回忆,都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我们也即将老去,每位知名作家的离去,都带来一股图书抢购的热潮,发行商也不忘在这个时候推出珍藏版,赚足个死人钱。实话是对侠骨柔肠不太衷爱,但是对韦小宝确实又相当欣赏,可能注定不是个拯救世界的人,走街串巷的小生活才最是自在。
那么多的他们的离去,那样一个辉煌的80-90年代已经再不复返,最近的复古潮不收人推动,可能是我们自己老了,已经懂得念旧而非追逐潮流了。
早晨地铁一个中年男子挤着下车,刚开门就把两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子挤出门外,好悬摔倒,女孩子气不过锤了男人肩膀一下,那男子立马变脸,把女孩子用力推了一把,直接半摔一样的推进了车门里,嘴里不依不饶,车上一片安静,这么多人看到了也都默不作声,这里也包括我自己,我也铜他们一样冷漠了么?或许吧。在那一刻自己还是觉得自己的懦弱的。
中午吃完饭在楼下抽烟,同事帮人取餐,等太久就跑去餐厅后厨去看,据同事说里面忙的不行,两个美团外卖的送餐员都帮忙炒菜了,一边炒菜一边说,这一中午能送几单啊,都被耽误了等云云,听得我又惊讶又好笑。说完听到饭店里好像两桌顾客打起来了,具体原因未知,总觉得我们这些上班的人没什么脾气,这打起来总不会是因为抢菜吧。
就这样从早上到现在大半天过去了,我还是没进入状态,生活太辛苦,容我浅浅地偷个懒,不然身心的压力无处释放。
11.24午后
昨天周五下班,难得跟同事几个人喝个酒,年底了都同样任务繁重,错漏摆出,这样规模的公司里办公室政治还挺复杂,想想也是蛮有趣,基本上喝酒就是听老王吐槽,这会儿把一堆工作上的烦心事儿化在酒里仅此而已。
今天早起上课十分抗拒,醒来后天都没亮,身体一直热不起来,到了学校听老师讲课,可能是因为年纪相仿吧,使同学各种接梗打断,基本上没办法听进去,想到明天就要考试,也就简单地给我们讲讲而已,那我就一边画画一边听课了,对生活中重要指导的地方听了一下,一是不自主的想我没之前做的事情是否对应经济规律,二是考虑如何避险,因为休息不足,中午下课就等画完画早早就出来了,上周记得单向空间要搬家,所以捡着周末时间来坐坐,毕竟不会买什么,一边走一边还要求自己,如果买就只能买一本书,还不能太重,其实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东京店构》卖,真是找不到呀。只能等有人去霓虹国帮忙带了吧。
书店里永远都是咖啡香气,也永远少不了伟大的猫主子,不论哪里都那样慵懒,找到自己想买的书,就点个喝的坐下,集中下自己的碎片时间,把文字记下来,有好一阵没有这样略显矫情地坐下装文艺了,有点不习惯,或许一会儿早点回家,睡觉去就好。
一件小事,坐公交车下来到书店的路上,都看到输液落下,依稀记得小时候在家后面的街上,那时候很少有汽车驶过,我们都在马路上玩,秋冬时节树叶落下,捡着这些树叶的梗,三三两两小朋友玩拉树梗,我们小时候叫拉狗子,而我现在看到这些树叶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在网上查,原来他们就是杨树。
12.5下班前
今天中午直接外卖两个菜,中午晚上都打算在公司吃了,说实话不是需要加班,只是不想那么早走,今年非常没有干劲,不论什么工作复杂紧急与否都不想做,本来从事的事情就有一定的风险,12月头里收到的发文说银行有加强监管控制,四处都是谨慎小心,之前合作公司税务系统突然被锁,他们财务找到我好顿吐槽,今天才知道,他们这楼里其他公司有几家存在重大税务风险所以被连坐了。
旁边另一家公司上午呗扫黄打非一顿查处,核心思想是年底了,各部委需要业绩,抓典型,促发展,创新高,丰腰包,过往几年没有这些杂事儿的时候,一直都在拼命工作,为了年底收到一份年终奖,可以给家里帮补些什么,现在面对这些并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情之后,一点都不想去做了,有些颓,有点找不到方向,猫就快回来了,准备过20天左右的假期,按说是很开心的,不过工作的莫名压力让自己左右不适,希望明年她能更好的适应那边吧,早点稳定下来,这样或许我就能敢动一动了,现在的自己是在不敢折腾,怕出什么岔子自己就要一直被困了,也怕自己折腾不好连累家人担心。
现在就算工作停止,也要努力让自己有一点点的蠕动,画画也好,读书也好,总比自己每天盼下班的感觉好。同事说,看书自己也想看,但是看了就忘没什么用,就不想看了。早上挣扎起来冲凉的时候想起以前一个知乎问题的评论,那人说,看书就像吃饭一样,尽管知道吃了肯定要排泄出来,但是一定会有一些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一直伴随着自己。我在想,那或是言或是行,或是思想上的一次超越和扩宽吧。
搬新家后的一段适应日子过后,渐渐出现了孤独感,可能是冬天真的已经到了吧,明年能不能有机会去看猫呢?我自己都不知道,又一本画本要画完了,已经感觉到自己可能有驾驭这种风格的能力了,脑洞不足真的就没有办法,只能多出去看看才行了。
之前喝酒的集体,渐渐集合不起来了,或许是各有所念吧,毕竟喝酒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时间久了就感觉有些时候的聚会带着一些应酬的味道了,所以干脆理性起来,把有效社交梳理一下,把一些耗精力,低效率的社交简化或者减少一些吧。
最近爱上手卷香烟的那种感觉,可能本质上自己还是文艺的吧,喜欢手工类的各种作物,他们出身都那么平凡,但是又不常遇见,不精致但是又有精心的准备,制作,和等待。终于找到一家经济实惠的黄铜铺子,订制了一个小小的黄铜水彩盒,好处是工期非常的短,只要一个月。找到了一家算可以长期购买粮草的铺子,用来满足自己的坏习惯。感觉现在自己有点孤傲了,心理有些许变化,开始想挑别人的毛病和缺点了,不过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既然发现了就尽量避免吧,不过负面效果可能就是不想与他人做多余的交流,短期的问题吧可能,我觉得。
唠叨了很多,该整理出来了,猫现在都起得晚,早回家也没什么事儿,还是在公司吃剩饭吧。

季末

既然都是杂记,不如每次写的时候给自己归好类,免得自己写着就会忘了事情。
-工作-
得了一个星期多的清闲,不是没事做,而是紧张的状态解除了,不再为了追赶计划目标而焦头烂额了。期间说要招人的时候,里里外外面试了几个,有觉得好聊也合适的人,但是因为二面的时间不定,后面可能就会越来越难调和了。一步步的推进吧,今年给自己的定义也就是慢慢来,最好能拾起一些业务来跟一下,看看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猫-
猫的事情其实也没顺利起来,一步一步进展的很慢,而且等待的感觉确实让人有点焦急,毕竟是一门心思满怀期望去做的,希望结果能让我们都得以心安吧。如果实在没得到机会,那就还是我们条件不足,还需要努力,提前给自己和猫打气,也降低期望值,会让等待不那么痛苦。
-生活-
昨天经历了沙尘暴,浑浑噩噩的一整天,PM10破2000,感觉已经没法呼吸那样,终于熬过去到了今天,来了阵风把他们带走了,今天虽然也还是有污染,但是也可以出去走走了,跟着二狗毛蛋出去走了很远吃蒸菜,3个人吃了差不多10个菜,满足的悠哉的走回来,可能也就是一天在外工作唯一慰藉,也是觉得好像生活在城市里有舒适感受的一个小时。
早上出行的那条路已经越来越堵了,堵了几天实在有点辛苦,而且不环保,也不带来什么便利,想想新一月开始就还是坐地铁吧,多走几步,回家稍微晚些也不是太大的问题,省些钱,省掉许多心思,或许还可以在地铁上看看书打发时间,天气暖和了就该走动起来了。清明节就要穿短裤了啊,身体要恢复回到之前。
看了小同事买的蓝牙耳机,心念那个B&O的耳机,想想自己还是要适度消费,而且现在正忙着攒钱。生活品质已经大幅下降了,不能再花无谓的钱了,于是网上淘了个40块的,竟然意外的很好用,而且待机时间还蛮长,因为比心理预期好上不少,所以感觉特别开心。男人只有变老,而没有长大,可能就是这样吧。猫有时候喜欢这样的我,有时候又不喜欢,不知道是她的矛盾,还是我自身就是矛盾体。
-作业-
上周开始画了不少画,经历了半本的临摹,自己终于敢说掌握了一些技巧,积累了一些创作灵感,然后在之后的几个早晨闲暇时间留下了有他们陪伴的快乐时光。一些在生活里可能再无法遇到的快乐场景,那让他们一直停留在旧去的时光里,他们鲜艳的颜色,永远不会被遗忘。
所以总体的新4月的目标,也是每年都是跟工作无关的目标,运动,快乐,画画,希望可以坚持,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开始,相信自己一步步的没问题。

壹月心绪多

2018.1.9 早晨
新年过后的一个星期果然还是很忙,每天会工作到不知不觉的加班,没有记忆的回到家,全身疲惫的睡下,新一年的新生活可能经常会这样吧。所以自己痛苦也罢,食欲不振或是失眠健忘都无所谓,希望猫能生活得顺心一点,保持开心就好。不过谁让这社会这么慌张,眼前的一切都随着这个冬天严肃的气息变得暗潮汹涌,内心都焦躁不安,也就寄期望给猫来完成小目标,不惜一切代价的把她推出去,虽然时间漫长可也是没了其他办法,我们综合比对过每个地方,都在被一股无情的浪潮推动这,我们被动忍受只希望厚积薄发么,祖上教的,我们要不忘初心,仅此而已。
现实生活着实给我们不少教训,在同每个人每个团体交往的时候,都不见得会收获结果,相反的还很多会收到伤害,神父讲得好,天主要我们挨打了左脸还递上右脸,我们并不畏惧生活,这样的成长来的有点晚,但是不影响我们继续坚持我们自己的信仰,或许还要些时间才能见分晓。
最近猫因为压力大而睡不好,我也只能找出安神补脑液来给她,晚上找有韵律的音乐给她助眠,我们的压力不来源与外界,而是为突破自己,看到她短短几日战胜许多我想都不敢想的困难,真的由衷的欣慰,如果换作是我自己,我可能早就劝自己洗洗睡了,现在正值壮年,一定要不遗余力的坚持下来,加油!
2018.1.10早晨
早晨看到一则推文:“北上广安不下肉身,三四线安不下灵魂”
我们谁人不感叹,我们每天惦念的“心系群众”、“贫穷可耻”,一步步的把我们所有人带进了无尽的深渊。
早晨去洗杯子,厕所间里忽然传来一声灿烂的笑声,可能是有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笑声了,不知道厕所里发生了什么,看手机引发的笑声么,是看娱乐新闻笑了么,可能是明星出丑或者是出轨吧我想。是看社会新闻笑的么?安徽一女子因丈夫未上车,阻碍高铁发车4分钟,连拉带扯,在地上打滚也不让你们开走,还是在笑某地连买一种厨房用品都需要雕刻二维码身份证?贻笑大方。还是看经济新闻笑的呢?以前讲四万亿投资的故事,现在一直在说的振兴不起来的老东北,投资不过山海关,笑笑就罢了,谁人能有什么办法,大家都昏睡着,喊一声,睁半只眼看一看,你给了钱,我再睡会儿。
或者没有在看新闻吧,只是看天气预报,举国上下迎大雪,但大雪没有办进京证。所谓瑞雪兆丰年,表达的是百姓对新一年的期待,现在岂不是连好兆头都没有了,贻笑大方。
加州101的主播说,现在新闻客户端连十几年前的《读者》、《青年文摘》都不如,他们好歹可以算是厕所文学,现在这些标题党的新闻,连厕所文摘都算不上,还不如去刷朋友圈呢。这些新闻编辑连新闻基本6要素都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写的东西狗屁不通,无奈是我没有新闻客户端,也没有朋友圈,重度依赖Twitter,如果哪天服务器挂了,就心慌的不行,生怕失去自由。
我们期盼自由,哪怕是相对真实的也好,不论贫穷富有,不论肉身何处,但让我们灵魂安稳,我还是热爱这片土地的。
 
2018.1.11 下午疲惫时
头脑里一直反复一段早晨见到的画面,一只喜鹊在高速路的桥下飞过,为躲避桥下快速驶过个车辆,艰难地扇动翅膀,飞上了桥底混凝土桥墩的空隙里,感觉自己或许也同它一样,在这座钢筋混凝土都市里,难觅栖息之地,树上的巢都满是尘埃,尽是农药,冬天来临,失去了生机盎然,却一样要再坚持混迹于车水马龙之中,在宽阔的柏油路上寻找埋藏其底下的种子,喜鹊的生活如此艰难,更何况我们自己。
2018.1.16 午休时间
中午吃过饭,最近唯一开心的也就是酒足饭饱,熬过一阵审计前准备工作后,现在审计过来的前几天,努力补充能量备战接下来的苦痛日子。猫仍在拼命的为考试努力准备着,我们加班加点的为求一点进步,痛苦不可避免,但煎熬会让我们有更多选择。我在想,只要足够勤奋的我们,终会完全认识自己的,哪怕物质上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最近年初或年尾,大内和日坛同事更新了经典音乐节目,我在听后买了焦元溥先生的书——《乐之本事》,买的原因比较主观,节目里他说到村上春树写的《海边的卡夫卡》的故事,其实经典音乐(古典音乐)一直离自己不远,因为接触的多,所以也算有半点喜爱吧,最起码是不排斥的,也因为陈丹青推荐过这本书,也是因为作者是焦安溥的各个,更多是因为电台节目中,听得到焦元溥先生的那种真诚,那种自己很少接触台湾人中,但却可以被影响和吸引的那种纯美真诚的特质。
昨天晚上,和猫梳洗好躺在床上,她手里拿着口语资料复习,我在旁边拜读这本《乐之本事》,手机里放着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第一乐章,一边读,一边在脑海里畅想,那片有四季更迭的海边,有嬉戏打闹,有恬静安然的人群,有炊烟袅袅升起,有海浪轮船,那仿佛宫崎骏笔下的《悬崖上的金鱼姬》的画面,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侧面,正面就可以简单透明的相处,社会环境让我们变得复杂,终日水深火热的不是么?
书中说到经典的书,应该是正在重读,或才会被称为经典,比如大家都熟知的红楼,我有时就会重读木心老师的《文学回忆录》,经典的感觉就好比常读常新,总会有新的改观和认识,心里认为的木心的作品,不只是平面的,写得更有纵深,每个位置都讲得透彻,又广泛,整个人的世界立体了起来,像他那样的认识,在我看来,宽阔的超过了我们存在的世界,在宇宙中不断延伸。
 
2018.1.18 下午
早晨起来天依旧十分灰暗,渐渐喜欢上听古典音乐开车了,也可能是因为最近太过于疲惫,晚上回家路上听着古典音乐,仿佛可以有一短暂的忘乎所以,不被现实环境束缚,认真的跟自己进行对话,早晨的音乐里有《卡农》,我对猫说了焦元溥对《卡农》的评价见解,他说卡农可能不被称作经典,原因如上一页所说,没有常听常新的感觉,只停留在表面上,只是因为在当下社会时间里十分流行罢了。
昨晚疲惫的我和猫起了争执,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人在压力巨大的时候,往往会情绪失控,对身边重要的人进行不理智的中伤,好在我们仍旧清晰坚定的拥有一个共同目标,紧急家庭会议召开没几分钟,就因为不理智同学提前愤怒离场而宣告结束,然后依旧是开心做梦的时间。
说到小目标这回事,自己虽然这次的存在感不强,但是也十分上心的在准备,安抚家里的事物,力所能及吧,尽可能的保持步调一致,不过有些事情总也不可避免,既然早早提出了,也就积极解决,好在理智和情感都在,短时间的痛苦和压力不能逃避,那就还是坚韧不拔的走下去。
一直以来不是老任家的粉丝,个别游戏也实在没了耐心玩,很多东西买来没多久就吃灰,但是生活和工作上同时出现难熬的过程的话,我迫于缺少调剂就不停地给自己种草,写字画画也都没有心情,如此幼稚的表现也是因为现实与初心严重违背导致的,既然不可调节,就只能暂时让他们全部都抛之脑后吧。
 (网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