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再一年蝎月

椎木林檎——茜さす 帰路照らされど・・・


Elliphant-One More


1027中午

今天上课或许因为最近休息的不错,听起来还比较有状态,中午出去吃了酸菜牛肉面,青青的雪菜,清清的汤。靠在窗边有温暖的阳光,脑子里回想起了一个场景,以前在宁津所的小镇上,冬天路上铺满厚厚的雪,阳光仍也那样温暖,天气却那么冰冷,在镇上回生活区的路上有一排房子,排着满满地门面,有一家不起眼的小面馆,一扇大窗满是水雾,里面感觉热气腾腾,却什么都看不清,一支斜插的烟囱从玻璃窗一角穿了出来,冒着蒸腾的烟气,拉开旁边一扇铝合金玻璃门,一根橡皮筋已经拉不过寒冷的北风,走进来,关上门,瞬间温暖了许多,几张简单的桌椅,柜子上摆着几种畅销的白酒,窗边一个煤炉安静的燃烧,上面坐着一只斑驳的铝制水壶,叫了一碗雪菜肉丝吗,白色的瓷碗,不是很大,铺满了青青的雪菜,清清地汤,几根肉丝和碱水面。几大口吃完后,把汤差不多也喝完,几块钱,已经热的出汗,站起来消消汗,然后披上外套,外面路灯亮起来了,天也要黑了,推开橡皮筋把守着的大门,快步消失在冬天寒冷的黑夜中。

11.11中午

双11的早晨醒来快中午了,跟猫视频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各忙各的,那就记下一些事。

今天是自己的阴历生日,之前和邻居孙哥生日相近,我就凑到和他一天过了,生日那天很嗨皮,虽然也都是简单的家里饭菜,但是有好吃的饺子,后来威廉还给我们包饺子剩的面皮去做了长寿面,或者是长寿扯面?那天我买了枚两层的蛋糕,已经是足够开心了,可能蛮久没有过过热闹的生日了,还是挺喜欢这感觉的。

今天早晨收到红姐的微信,我们同一天生日,她总比我记得清澈。以往热闹的生日是跟他们一起过,想想一年又过去咯,朋友都很久不见,要么是因为精力不够,要么距离实在折腾不动了,这么大个城,总是因为这样才聚少离多,故事太多。

周五晚上坐地铁回家,听着加州101最新的一期节目,很可惜这一期总是没有完整安静的时间听。地铁车门随着嘀嘀的报警声关上,缓缓开出了站台,一排排昏黄的街灯从眼前略过,街上塞满了车,刚吃过饭分别的我们各自回向各自的小窝,此番单城市中人的寂寞,伴随着电台中彗星的轨迹和其他浩瀚的星辰,在此刻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而孤寂,那七十年一个来回的彗星,想必也是惦念着星球上的我们,时不时的想要回来看一眼吧。

那天晚上吃饭回来,带着新买的线香,家里缺少了乳香味,总觉得自己不够安心。点燃一支香,角落里开着台灯,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街上依旧车来车往,远处有一排整齐的街灯,在大气的蒸腾下闪闪发着亮光,天边闪烁的那孤单的光,并不是星,只是深夜才回家的大鸟,载着各式各样心情的人们,他们又将要去往各自不同的地方。

1115早晨

前天夜里的雾霾很重,蝎月总是过的迷茫,说不出来的没有方向。那晚上下班把机油扔到车里,本来跟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要坐地铁还是开车,后来还是决定开车,结果开出去没太远,就被一辆出租车撞上了。说实话那时候有点懵,不是自己开车出神,而是对方掉头太着急了,他突然出现可能不到一秒钟。

昨天去定损维修,需要半个月时间,车要动大手术了,心情比较低落,毕竟陪伴我这么久了这个皮实的家伙,虽然不是我的,但是也蛮有感情了,现在开车少了,也刚给他补了保险,那晚带回的机油正是要去做保养的。在外面吸了好几个小时的重霾,这个蝎月又一次深刻地让自己记下了。

出事的晚上本来是回姐家聚会的,后半场才回到那边,喝了不少酒,精精神神又恍恍惚惚,从车背箱里把重要东西拿回家里,脑袋里没有在回想那个画面,只是在想,每年的蝎月,自己都过的有些迷惘,然后,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这个月索性都是没办法打起精神来的,就希望可以是工作尽快忙起来,忙起来,让我可以不那么多时间去胡思乱想吧。

杂记0314

3月5日 中午
中午坐定在一家咖啡馆里,这里有着复古的装扮,选了临窗的座位,点了午市简单的套餐,可能自己只有在无处可去的时候才想到到这样的环境里逃避一阵。
一上午没停过脚,好久没这样奔走了挺过瘾的感觉,拿着一份还没生效的文件去做公证,公证人员说我们无法给无效文件做公证,想想怪自己疏忽没有查看,最近的情况总是意外超出想象,提着袋子跑回公司刚好早上工作时间,桌上有两枚同事自己做的蛋挞,没多想先吃一个,一早上的真的好饿,然后说有新进展就又跑出去,结果到这边人家午休了,现在坐着等人下午上班。
公司也是一堆事情在推进,感觉自己身心俱疲的感觉还是没有散去,现在推进自己的动力就是把猫送走的残念,然后自己就能专心一件事去做了,尽管这件事我已经不喜欢了,不是因为事情变难了,而是事情变乱了,乱到没人顾及那些初心啊,规矩啊,或者安全了,也就是工作之内很混乱,工作之外都没有人情味了,我觉得我自己是可以接受倒退的生活,毕竟一早也做好三穷三富活到老的准备,只是不能接受身边人都满是铜臭的跟我讲大道理,然后不公平的展示自己的伟岸功勋,这些会让我觉得尽是没有意义的事儿……
昨儿个没事还看看币圈在玩啥,因为身边人都鸿鹄大志的说要弄这个啥,弄那个啥,然后跟国外典型的比较一下发现,都是圈钱扯淡的玩意儿,这帮自己说要发行的人,描绘了一幅美好的人生画卷,可惜我自己不是韭菜,不可能被割一轮还有下一轮,越是乱世越想做简单的自己,心念眼下这点工作事情尽早结束吧哎,他们想要招人,把工作明晰下,既然是好事我就尽量搞好,把工作细节分配好,自己轻松也尽量不要太乱,也就对工作寄予这些期望了。
一支随身带的钢笔没水了,自己忘记用它也忘记观察它的状态了,没心思动笔画画,现在连写字的动力都没了么……3月的自己应该是很好的充电时间,可究竟又怎么了呢……
3月12日下午
已经进入春天了,气温高而空气差,中午吃的欢所以下午有点困倦,去年收尾工作基本告一段落了,今天掏出本子又继续画起来,虽然这称之为爱好的事情被工作压力摧残的不行,但是也没有轻易的说不想再碰了。在这样的一个午后,坐在楼下的长椅上,温度舒适的让我忆起大学时入春以来难得的阳光,躺在广场草地上做梦的下午。一晃可能十年过去了,那种感觉却还在。
早上猫说录取的不顺利,我一直安慰她,她的确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可也因为有压力盼望着她的成长,然而却还是因小小的挫折而懊恼失落,最后连我也一同埋冤了,或许本就好久没有笑容的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形有点没了肚量,那如果怪我,那就怪吧,不想多说了,想要自己一个人清净了。这时候有点认同刘哥的话,他说婚姻这个牢笼,多少人想进来,又有多少人想出去。可能就是因为平淡的生活过习惯了,忘记曾经自己波澜不惊的处世方式,也可能是工作被指责的太多,连生活里也同样被指责觉得十分没劲吧。一度向往的内外平衡早已打乱,他们还说猫一个人出去了你咋办,我甚至有些时候还在想,一个人出去了更好,一个人能轻松自在许多。就算是指责也是几千里外的指责,就算要逃避也可以自由逃避,生活如果也蛮能圆满,那就不如全都放弃。
突然很想看书了,可能觉得内心空寂了,就把购物车里放的书都买了,我也不知道能看几眼,反正就是都买了,还有什么更能快活些呢。
3月14日中午
上午依旧是在对账,很多细小的地方出现的纰漏让自己有点难捉摸,跟着对方公司小伙伴核对了一上午最终完成后还是心里很愉悦的。
中午依旧没什么胃口,最近的自己好像又是被消耗了一波,恢复需要些时间,不过不知道能否真正的恢复回状态。天气热的今天已经没有穿秋裤了,又回到轻松些的行装,想想过些日子还是要运动起来,让自己的状态尽快回来。
没有吃午饭,因为实在想不出吃什么,他们就都买了泡面吃,一边告诉我霍金去世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消息的得知,会让自己内心有小小的失落,从我们小时候知道的爱因斯坦,中学时候知道的特斯拉,听天文历史知道的伽利略等,一位位伟大的人通过努力让我们知道了更多我们本无法了解的世界和宇宙,他们的知识不论学过多少,不论深浅,都在我们内心里留下了些什么,而霍金的离去,可能让自己再难在认识里知道还有哪位伟大的人会出现了。尼采说,上帝死了。那是因为世界上再不会有人会像上帝那般,像耶稣那样来爱我们大家,和我们自己。如今,那些离上帝最近的人也都离开了,我们可能就只有巴望着天空,努力望向天空的深处,在这浩瀚的宇宙里,茫茫而又弱小的自己感觉又有些无助。但是,永远不能忘记自己在敬畏着什么。

壹月心绪多

2018.1.9 早晨
新年过后的一个星期果然还是很忙,每天会工作到不知不觉的加班,没有记忆的回到家,全身疲惫的睡下,新一年的新生活可能经常会这样吧。所以自己痛苦也罢,食欲不振或是失眠健忘都无所谓,希望猫能生活得顺心一点,保持开心就好。不过谁让这社会这么慌张,眼前的一切都随着这个冬天严肃的气息变得暗潮汹涌,内心都焦躁不安,也就寄期望给猫来完成小目标,不惜一切代价的把她推出去,虽然时间漫长可也是没了其他办法,我们综合比对过每个地方,都在被一股无情的浪潮推动这,我们被动忍受只希望厚积薄发么,祖上教的,我们要不忘初心,仅此而已。
现实生活着实给我们不少教训,在同每个人每个团体交往的时候,都不见得会收获结果,相反的还很多会收到伤害,神父讲得好,天主要我们挨打了左脸还递上右脸,我们并不畏惧生活,这样的成长来的有点晚,但是不影响我们继续坚持我们自己的信仰,或许还要些时间才能见分晓。
最近猫因为压力大而睡不好,我也只能找出安神补脑液来给她,晚上找有韵律的音乐给她助眠,我们的压力不来源与外界,而是为突破自己,看到她短短几日战胜许多我想都不敢想的困难,真的由衷的欣慰,如果换作是我自己,我可能早就劝自己洗洗睡了,现在正值壮年,一定要不遗余力的坚持下来,加油!
2018.1.10早晨
早晨看到一则推文:“北上广安不下肉身,三四线安不下灵魂”
我们谁人不感叹,我们每天惦念的“心系群众”、“贫穷可耻”,一步步的把我们所有人带进了无尽的深渊。
早晨去洗杯子,厕所间里忽然传来一声灿烂的笑声,可能是有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笑声了,不知道厕所里发生了什么,看手机引发的笑声么,是看娱乐新闻笑了么,可能是明星出丑或者是出轨吧我想。是看社会新闻笑的么?安徽一女子因丈夫未上车,阻碍高铁发车4分钟,连拉带扯,在地上打滚也不让你们开走,还是在笑某地连买一种厨房用品都需要雕刻二维码身份证?贻笑大方。还是看经济新闻笑的呢?以前讲四万亿投资的故事,现在一直在说的振兴不起来的老东北,投资不过山海关,笑笑就罢了,谁人能有什么办法,大家都昏睡着,喊一声,睁半只眼看一看,你给了钱,我再睡会儿。
或者没有在看新闻吧,只是看天气预报,举国上下迎大雪,但大雪没有办进京证。所谓瑞雪兆丰年,表达的是百姓对新一年的期待,现在岂不是连好兆头都没有了,贻笑大方。
加州101的主播说,现在新闻客户端连十几年前的《读者》、《青年文摘》都不如,他们好歹可以算是厕所文学,现在这些标题党的新闻,连厕所文摘都算不上,还不如去刷朋友圈呢。这些新闻编辑连新闻基本6要素都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写的东西狗屁不通,无奈是我没有新闻客户端,也没有朋友圈,重度依赖Twitter,如果哪天服务器挂了,就心慌的不行,生怕失去自由。
我们期盼自由,哪怕是相对真实的也好,不论贫穷富有,不论肉身何处,但让我们灵魂安稳,我还是热爱这片土地的。
 
2018.1.11 下午疲惫时
头脑里一直反复一段早晨见到的画面,一只喜鹊在高速路的桥下飞过,为躲避桥下快速驶过个车辆,艰难地扇动翅膀,飞上了桥底混凝土桥墩的空隙里,感觉自己或许也同它一样,在这座钢筋混凝土都市里,难觅栖息之地,树上的巢都满是尘埃,尽是农药,冬天来临,失去了生机盎然,却一样要再坚持混迹于车水马龙之中,在宽阔的柏油路上寻找埋藏其底下的种子,喜鹊的生活如此艰难,更何况我们自己。
2018.1.16 午休时间
中午吃过饭,最近唯一开心的也就是酒足饭饱,熬过一阵审计前准备工作后,现在审计过来的前几天,努力补充能量备战接下来的苦痛日子。猫仍在拼命的为考试努力准备着,我们加班加点的为求一点进步,痛苦不可避免,但煎熬会让我们有更多选择。我在想,只要足够勤奋的我们,终会完全认识自己的,哪怕物质上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最近年初或年尾,大内和日坛同事更新了经典音乐节目,我在听后买了焦元溥先生的书——《乐之本事》,买的原因比较主观,节目里他说到村上春树写的《海边的卡夫卡》的故事,其实经典音乐(古典音乐)一直离自己不远,因为接触的多,所以也算有半点喜爱吧,最起码是不排斥的,也因为陈丹青推荐过这本书,也是因为作者是焦安溥的各个,更多是因为电台节目中,听得到焦元溥先生的那种真诚,那种自己很少接触台湾人中,但却可以被影响和吸引的那种纯美真诚的特质。
昨天晚上,和猫梳洗好躺在床上,她手里拿着口语资料复习,我在旁边拜读这本《乐之本事》,手机里放着贝多芬的《大公三重奏》,第一乐章,一边读,一边在脑海里畅想,那片有四季更迭的海边,有嬉戏打闹,有恬静安然的人群,有炊烟袅袅升起,有海浪轮船,那仿佛宫崎骏笔下的《悬崖上的金鱼姬》的画面,人与人之间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侧面,正面就可以简单透明的相处,社会环境让我们变得复杂,终日水深火热的不是么?
书中说到经典的书,应该是正在重读,或才会被称为经典,比如大家都熟知的红楼,我有时就会重读木心老师的《文学回忆录》,经典的感觉就好比常读常新,总会有新的改观和认识,心里认为的木心的作品,不只是平面的,写得更有纵深,每个位置都讲得透彻,又广泛,整个人的世界立体了起来,像他那样的认识,在我看来,宽阔的超过了我们存在的世界,在宇宙中不断延伸。
 
2018.1.18 下午
早晨起来天依旧十分灰暗,渐渐喜欢上听古典音乐开车了,也可能是因为最近太过于疲惫,晚上回家路上听着古典音乐,仿佛可以有一短暂的忘乎所以,不被现实环境束缚,认真的跟自己进行对话,早晨的音乐里有《卡农》,我对猫说了焦元溥对《卡农》的评价见解,他说卡农可能不被称作经典,原因如上一页所说,没有常听常新的感觉,只停留在表面上,只是因为在当下社会时间里十分流行罢了。
昨晚疲惫的我和猫起了争执,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人在压力巨大的时候,往往会情绪失控,对身边重要的人进行不理智的中伤,好在我们仍旧清晰坚定的拥有一个共同目标,紧急家庭会议召开没几分钟,就因为不理智同学提前愤怒离场而宣告结束,然后依旧是开心做梦的时间。
说到小目标这回事,自己虽然这次的存在感不强,但是也十分上心的在准备,安抚家里的事物,力所能及吧,尽可能的保持步调一致,不过有些事情总也不可避免,既然早早提出了,也就积极解决,好在理智和情感都在,短时间的痛苦和压力不能逃避,那就还是坚韧不拔的走下去。
一直以来不是老任家的粉丝,个别游戏也实在没了耐心玩,很多东西买来没多久就吃灰,但是生活和工作上同时出现难熬的过程的话,我迫于缺少调剂就不停地给自己种草,写字画画也都没有心情,如此幼稚的表现也是因为现实与初心严重违背导致的,既然不可调节,就只能暂时让他们全部都抛之脑后吧。
 (网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