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2020 中國新年

中國新年到了,一早上醒來收到很多的過年祝福消息,不過,都是群發的。早些年興起通過IM發祝福就已經不習慣了,不喜歡和一群人在一個屏幕上沒完沒了的說一些有的沒的,最後關掉聲音,一早起來看著幾千條消息挨個刪除,很累。基於禮貌,發給我的消息就算都是群發出來,我也會一字字敲出來,發回去,哪怕就一句過年好。他們可能覺得太簡單,沒新意,沒誠意,或者再提不起話題,然而,我覺得這是我最大的誠意了,在手機屏幕上的人們。

昨天難得休息,想著第一年在外面都不容易,儀式感很重的我,提早解凍需要的物品,還是按照上班的作息起來,煮皮凍,備菜,風風火火一整天就為了晚上可以吃餃子,於是我們倆忙到半夜才都弄好,難得休息也是忙碌的度過了。雖然說年夜飯這樣吃沒什麼氣氛,不過也是把年夜飯正經做完了,算是一個小夢想達成吧,陳家菜的味道一直還在。竟然開心的吃撐了。

當別人問起這邊的生活的時候,我們都還是比較平和的,因為這邊的生活也的確平淡的不得了,我們有時候問起國內的情況,卻各有各的說辭,多數還是負能量的多,最近的武漢肺炎十分兇殘,這次可能我們算是躲開了,但是我們還有家人朋友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只能通過各種媒體了解新聞,不過也又為這種情況下的處置方法感覺到失望,這種感覺好像兩年前的年底某一天,我和貓坐在沙發上,聊起城裡周圍發生的事情,不論多麼嚴重,然而第二天起來還是一樣去工作,一路上人們還是“默默無聞”,身邊的人許多受到了影響,不過估計熬一熬也就過來了。他們都這樣去想,我們又能做什麼。

最近的重要任務是全家合力給貓找工作,貓自己也是有些焦慮的,畢竟這裡不容易找到,雖然備選方案也蠻多,卻也都沒有十足把握,希望哪一個能帶來好消息吧,阻力雖然大,但是我們的動力依舊很充沛。

那是枫叶红色

早上喝下一杯咖啡,锅里煮着满满一锅牛肉汤,兔美说想晚上打边炉,就早早起来准备了。难得有一天清闲,想买一部Processor,想买一本Midori的journal,因为平时工作实在疲惫,写博客已经极尽奢侈,又不想放弃这记东西的习惯,想想每天就写一句来总结一天也是可以的吧。另外太少写字了,很怕哪天自己会提笔忘字。

转眼在加拿大已经整整半年了,这6个月总体是开心有余的,因为爱人的陪伴,因为生活的简单,因为工作的忙碌,当然也有诸多不顺意的事情,和许多待定的结果,但是我们依旧满怀希望。新地方总有新事物需要新鲜适应,有些或许已经成了习惯。

1、咖啡

以前上班时早上总会烧好水,泡上一杯上好的普洱,在千挑万选之中找到自己中意的味道,不慌不忙的坐上一整天处理工作,等味道淡去,下午重新弄上一壶,清淡也略显苦涩的味道。现在每天早上一定回去Tim来一杯double-double让自己从长期欠缺睡眠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有时一天需要两三杯来保持工作状态,可能这是新的习惯,因为新的工作内容不再允许有多久时间每天用来享受工作,倒是已经适应了,并且感觉已经驾轻就熟。

2、车

地广人稀的地方不再有方便的外卖体验,所有衣食住行都要亲力亲为,倒也不是不好,之前一直忙工作挣钱,驾照考试一直拖到上周才考,中途也是一波三折,回想很多情绪的波动都是在车上发生的,有时因为工作辛苦而抱怨,有时控制不了的情绪需要发泄,有过争吵,有过甜蜜,有过冷静,也有过欢笑,去过遥远瑰丽的Quebec City,去过美好轻松的Owen Sound,也去过拥挤繁忙的Toronto,也去过热闹文艺的Montreal,车的功能不再只是两点一线,而是像喝咖啡一样,每天去哪里都要跟它在一起。

3、食物

这边的食物对我来说实在很富足,主要的幸福感来自于物价,这半年听到太多关于国内猪肉价格的新闻,很无奈也很庆幸,因为自己走了出来,不再被割肉生活不悦,但是也希望自己家人和朋友也能过得轻松,现在自己的能量还是太微弱,慢慢的来就好。新的灶具也需要适应,新的厨房工具,新的料理机械等等,时间还长,有邻居经常来讨论肉的做法,而自己却也回归简单了,因为食材的新鲜,自己总是想追求最基本的味道。也可能是内心开始追求本真了吧。这也是我极大幸福感的来源。

4、Mall

以前我们乐意宅在家里,她养花,我画画,一天天就在昏黄的阳光下渡过,因为那时候空气实在不好,不如在家里荒废时间,那会儿网购也发达,缺的东西不需要出门准备。现在因为亲力亲为的原因,出门采购和购物也是必需,虽然城市很小,去的也不过大多几个超市和几个小商场,但是几乎每次都能找到合适自己的东西,对此自己也是蛮知足了,不过也因为这样生活,有些爱好就搁置了,因为时间不再用来被打发了,而是十足在用的,难得的休息天,要不就要忙去除草,要不就要修修补补,要不就要出去采购,休息天能闲下来半天已是知足。但是自己因为多数是体力上的消耗,所以不需要做太多身体上的休整,不再透支脑力有时候觉得反而挺轻松,不再因为压力大而难以入眠了。

5、后院

终于有了自己的后院了,尽管杂草丛生,破烂不堪,体力上的不足有时难以维护,但是好在这是自己的空间,最心念念的就是拿着自己的小烤炉在后院生火烤肉,有时候就是简单准备一点点,有时候就是为了看着炉子里的熊熊火焰,奶奶说,我是炉中火命,需要找个木命的人陪伴,兔美这个大林木命也是再合适不过。自己生来就喜欢围炉夜话,兔美也是生来热爱花草生命,有时,老人家的迷信终究也是定了一生。

也许有太多的细节还有待整理,但是自己可能已经有些日子没有阅读了,语言能力略微退步,想想我们的生活也算稳中有升就可以了,有些习惯失去了可惜,但是或许什么时候,也会重新出现在生活中,无奈的总会有,期待的终究也会来,这样的日子轻松简单,自己也不会厌烦,足够了。暂时这样记下,今天许多事情都还没开始做,已经几近中午,要去忙了。

起因不详

3月7日夜
802
今天是女神节,对自己来说节日或许是一餐美味饭菜,对猫而言,或许是优惠多多的上品,可如今对我们而言,女神节是斋戒的第二天,还是只吃一餐饱饭的素斋而已,把满满的购物车清空,等待下一次出行,对于猫而言,这是学期末的新一天,依旧有那么多的学习任务没有做完,所以,女神节,只是问候和回应就过去了。
晚上坐在床边回想,搬进802 从凌乱的行李开始收拾,可能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算收拾出正常生活的样子,仍然期待着可以回家自己做饭吃,周末有闲暇时间打一盘游戏,可印象只有大概短短的一个星期,房中间的地毯露了出来,那时晚上听着歌在房间中央独自跳舞,坐在地毯上记日记。那是唯一印象,随后很快又被杂物堆满,总是在填东西,卖东西,扔东西,打开行李箱,填满行李箱,又掏空行李箱,或许接下来的这次就是我在这里最后一次填满行李箱了吧。今天突然想买本小说来看,尤其想买本爱情小说看,可能是缺爱了吧,也可能是觉得现在爱太难了。猫说我都说不到她心里去了,所以想从一些故事中得到解答,也想让自己有些疲倦的心有个依靠的地方,还是想看亦舒的小说,可是不知道买哪本才好。如果看到了更心伤都没办法愈合又该怎样,想了想就放下了。
夜深了,该去听故事睡觉了。

3月8日早晨
有过几天很低沉的情绪波动,猫在那边独自承受的痛苦磨难,我极少可以分担,视频中看到她有时是痛苦的,有时却是意志脆弱混乱的,几次极力的安抚也无济于事,可能距离上再多的话语也都无法与默默拥抱来的简单和彻底吧。此时在想两件事,一是希望可以等到一个家庭的新开始,可以不再有如此深刻的磨难,二是我自己的眼泪似乎早已流干了。
年会酒桌上自己一肚子的委屈借着酒劲大哭了一场,希望那是最后一次吧,没几个人看到,然而过去之后,自己好像仍还是那个自己,区别在于,放下了一些事,一些过往很重视的事,也更关注了一些自己的事,一些自认为可能时间尚早的事。
鲁迅先生说,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却无路可走,有时想起父亲到现在每天叹气愁的不光是我们的生活压力,可能也有他自己梦醒后的无助和无处安放吧。我承认梦醒的时候很痛苦,也这么久没有路可以走,可是步还是要迈出去的,就算黑暗不见路,是水潭还是悬崖,也是需要走一步去试一下的,你说呢。

3月13日下午
从3月第一个主日开始斋戒到现在,觉得自己可笑的是,斋戒二字竟都快不会写了。猫还是因为近期期末学习压力和各式各样的生活压力忙得不可开交。我说这次我认真斋戒,你照顾好自己,要吃饱吃好。斋戒第一周下来说实话挺难的,对自己来说,想克服人最原始的欲望好辛苦,一是自己本身一直无肉不欢,二是生活上没办法全部自理,想订素食的外卖,很难找也很贵,在浏览其他菜单之余,这种克制几乎无法承受,想必将来戒烟也要经历这个过程吧。

无谓的争吵
可能最近猫的情绪不太稳定,也可能恢复工作后对她的关注变少了,因为走之后留下太多事情需要她一个人承担,初来乍到的很是为难她。尽管一切都来的不那么顺利,但是也看到事情正一件件地消化解决,也算是对心有余的一种慰藉,所以自己也尽快加速步伐在处理这边的烂摊子,每晚推开房门,满地的垃圾挡着门,坐在床边空落落的,静下来连音乐都不想听了,一切生活的思绪都被这些垃圾带走,只是好想这一切都从眼前消失。
也就与此同时,跟猫的沟通出现连续地障碍,一种不可逾越的障碍,在她的生活中长期伴随的一种人,严重影响着她的生活,或许她始终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每每她因为这个人或相关的一些事产生矛盾,都或没有彻底断了交集,同在一个屋檐下,可能真在所难免,她善良的品德一次次受到侵蚀和毁灭,重建的过程很辛苦,自己能做的只有安慰,劝她远离这样的是非,然而我每每都是最不懂她的人了,从来都是她受委屈跟我声援,我也尽管游说她放弃一些无谓的争端,心宽自安然。现在的问题还是我没能在她身边帮忙化解她的委屈分担她的压力。(其实码字的时候又在想,或许这些跟距离又是没多大关系的,我或许真就不是能解决她这情况的那个人呢。)以至于我变成了不如这人,不如那人,并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评价,而是本意并非我想成为局外人,我想的仍是作为一个整体,我们能如何避免与这些事情或是人产生交集,或者摩擦,而且之后的每一次劝说,到最后都认定是我在”judge对方”,“一点意义都没有”,等等最后忽然关掉视频,也没了音信,或许这就是一种无奈的结局吧。等到下一次事情发生,又或者会重新出来讨论,又重新出来争吵。
其实这一切事情有一个起点,就是从熊屋签约开始,这种突然的气氛改变就已经开始了,可能她已经陷在其中不觉得吧。也可能是让人觉得自己置身事外,自己一步步地把她推向了另一端。
昨天的无端争论也起因不详,自己不想总是她去讲别人的是非对错,对方的无能已经把猫渐渐拖了进去,自己就剩下眼睁睁看着了,说多一点就是judge对方,在不去judge的前提下,自己只能靠换话题让两个人的谈话可以继续,却也引起了无谓的争吵,她说她只是当那是笑话再说,她说那只是茶余饭后,她说不要那天主耶稣说事儿,听到了这句我十分诧异,诧异是她开始judge我要说的话了,诧异的是她变得跟那个无能的人一样有恃无恐了。
忽然觉得,才回来又半个月,我就这样快不认得她了,不知说什么,不知做什么,以前开着视频不说话就能觉得互相有陪伴,现在不会再这样了。不知道往日的情谊,信念,此刻都去了哪里。只能默默不做声,希望她只是累了,撒撒气就过去了。
《熔炉》电影里有局台词:“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但如今的我们悄无声息地变了,变成了我们曾经最讨厌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