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熊屋2.0

赤いスイートピー-松田聖子

飯島真理-爱・おぼえていますか

        每年都有新目标,像玩SIMS的除夕夜有项任务是下个决心那样,去年的我们在新年第一天,晚上在家里烧了简单饭菜,我们商量决定让猫猫准备出国读研,去年五月,我们在重庆最后一天的早晨,收到了来自大洋彼岸的offer。
8月猫出发后,开始辛酸的两地分居生活,好在还可以视频,每天早晚可以相见,分享近况,和每天发生的事儿,我可能依旧一沉不变,猫猫那边每天就很辛苦,但是每天都是新鲜的,呼吸着天然的清新空气,被平和的政治空气包围,负面情绪在缓缓消散,听着欣慰。
       19年新年到来,下个决心是买房,一部分是苦于炒房的人群四处蔓延,处于社会中下层的我们即将要抵不住被收割,另一部分是国内生活成本不断提高,手里的钱不断贬值,生活品质已经这么差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可能这辈子在生活稳定问题上都要凉了。开始让猫开启了大批量看房计划,我也跟着半夜云看房,当时看过最喜欢的房子叫“阿树”,可惜预算不足最终没有抢到,拼尽全力也是无奈,后来又看了“印度人”,“小麻雀”,等等我们都没有绝对非常满意,跟内心的差距有点大吧,可能始终打不打北京人的那种闭眼买房的心态水平和资金储备,心念念的还是碧海蓝天的小城生活,最终在很幸运的时刻看到了现在的这套屋子,幸运的是,刚刚收拾好还没有参与竞拍,幸运的是有非常能提亮我们情况的中介胡姐,尽心尽力的帮我们商量成交,最终以这个非常不可思议的价格成交了,经历几天的合同流程,这套房子终于归我们名下了——“熊屋2.0”。
       继“熊屋1.0”之后,一直以来没有可以入住生活的自己的家,这次很快就可以达成这个梦想了,尽管我们都已年过30,但是这样正好是新的开始,新的起点。感谢的还是两边家人的最大能力的支持,自个儿爸爸就不夸了,心里知道是怎样,老豆也说能拿出退休奖励金来支持我们,我很欣慰,因为虽然房子是买到了,很开心,但是眼前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又有新的严峻挑战即将开始,就是房贷,很感谢他们都能义无反顾的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提出支持。
        当两口子面临家庭困难时,小家里能不能言行一致很重要,很多人不能理解我们这次的举动,很多人也表示理解或是羡慕,但是这其中经历的辛酸困苦,我们不会说,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经历。娜娜也问过,那为什么不在北京做白领要去那边做服务员,理由十分简单,我不能眼看着猫一个人在那边受苦,而自己还过着漫无目的的生活。仅此而已,我们时刻都把对方的辛苦付出挂记在自己心里,这样才能更有像家里付出的动力,那些美其名曰辛苦在外赚钱养家的,说出来都不是真实想法,只是欲望而已,一份工作不重要,周围好酒好肉不重要,高楼电梯便利生活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什么都没有,你们还愿意在一起分担生活艰辛,分享生活快乐。见过那么多贫贱夫妻,飞黄腾达就家不再家,见过困难不能共担,选择逃避的,不能去判断别人,但是可以借此警示自己,一辈子都会要记住邓妈嘱咐自己的话,时不时想起就多做一点,就能更抱紧一些,一直这样走下去吧,不论未来的困难是如何,多么大的波澜,都会坚持下去,会越来越好的。猫猫,我们加油!~

再见2018

(马赛克乐队——恋曲2016)

早晨电台里放着一首歌,听起来蛮温暖的,由于版权保护[QQ音乐]没法添加外链,我只好传在这里了。早上情绪上比较平静,脑子里总在想,虽然过了可以大胆抒发爱恋的年纪,但是内心依旧有着对对方的热情的依恋。每天屏幕里傻傻的样子,除了生活上的寒暄,多数还是互相的调皮捣蛋,内心强大的同时有这样童真的柔软,总是觉得这样就已经是完美的感受了。
假期三天,拖佩德罗二世的福,两天时间都纠缠在拓展文明上,但是又蛮有动力早起画画,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顺着生物钟早早起来,天空依然只有一线暖红,打开电台,摆好画架画布,颜料刷子,开始没脑的涂起来,每天早上睁开眼就画,可能是受年纪渐长不能熬夜的拖累,只能早起来挥洒灵感了,颜色依旧浓艳,抒发着内心汹涌的孤独情愫,恶狠狠地不假思考,把内心那些黑暗都掏出来放在眼前看,我盯着它,它也盯着我,等看够它了,也就忘记了黑暗。
刚忙着下单抢叁个行李箱,计划这新一年也要去看看猫了,现在的猫在承受着double时差的痛苦,精神脆弱的坚持着,这种感受好像自己好久没经历过了。再往前可能是十年前了吧。猫圣诞前夕回来的一段时间也是过得很快,转眼她又都回去一个星期了,这段时间除了年底上班那种精神错乱,难于平静休息之外,可能也因为12月整个都太忙太乱,积累下的心绪终于集中在假期爆发了,之前把东西都整理好,屋子里终于还可以重新摆下东西。没用的东西摞起来放在看不见的地方,或者还是扔掉。把电饭锅拿了出来,把电磁炉拿了出来,心想着这大冬天,哪天如果心情不好又不想跟别人讲的时候,自己外卖点火锅食材,跟屋子里悄悄地吃,悄悄地喝。好像一棒子打回到刚刚参加工作的那会儿,窄小的屋子中,自己把生活放进锅里煮一煮,醒来就欢脱了。
人们总好在一些特定的时候忆苦思甜,比如新年第一天。过去的一年也的确挺艰难的,不说历经坎坷,我们也在解决掉这些困难后始终感受到天主的眷顾,然而这之后并没有一帆风顺,仍旧荆棘满满,困难重重,现实生活压力的加大,因为异地的原因而变得加倍,每天想着的都是节省开支,然而算下来仍旧入不敷出,经济环境的不如意,投资环境的急剧恶劣,已经找不到新的方向来抵抗这环境了,只能勉强坚持说过这2019年之后就会好。希望会是这样,2020年或许就是新的起点了。
刚忽然想起来,2019年的10月,应该就是跟猫认识十年了,时间真快啊,那时候彼此的样子,现在估计都依稀记得吧。在北京已经第七个年头了,除了新年的感叹之余,已经没有什么动力说新一年要做怎样的怎样的自己,这样的话说出口可能都是煮了没有味道的鸡汤了,对鼓励自己已经没多大兴趣,希望的还是能尽量保持本我吧,别有大波大岚,别有踩空摔倒就好了。
刚刚书拿到了,这简直不要太开心,画的真心好啊,说不上来的喜欢,尽管自知可能没机会达到人家的绘画技艺和心境,但是光是看着就能让自己平静下来也蛮好。或许以后去到一个新地界,有更多空余时间的时候,可以有机会来增进自己的技艺呢。
暂时就这样吧。算是旧一年的絮叨,新一年的寄语,会加油的。嗯。。。
—————-1月3日凌晨————-
20世纪简史看了过大半了,原子弹已经在日本两座城市投放,这个从不服输的民族在那时候放下了武器,战争教会了一个战斗的民族放下武器,这个自来谦卑的民族即使没有在战争中创造更强大的自己,可他们仍然在许多方面走在世界的前列,走在亚洲的前列,远远地甩开了它身后的第二名。而我们这向来自卑的民族从来都只是喊着别人的罪恶,而愚蠢的不知道自己犯下了那么多的罪,而先原谅了自己,纠结于他人,直到现在还用尽各种方式阻碍民族的启蒙,真的很悲哀不是么?
由读这本书感受到的内容之外的地方,就也如加哥总结的一样,一本书真的写的好的,甚至有些栖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一些书,都有种共通点,他们都是写的很朴素,以小见大,正如我今天读过的历史,都是写一些主妇在家打扫,农民忙着耕种,日记里记下有白色的亮光,几百公里外可以看到的白色入云的烟,这样的历史是可以让人体会到的历史,可以让人记忆犹新。反而如果像记叙文一样告诉你哪天发生了什么事儿,那是历史课本。只能靠死记硬背才可能一知半解。想想自己过往的学习真的有点可笑。
晚上的时候猫那边还没睡醒,微信怎么都接不通很着急,因为倒时差要吃点助眠药,我担心她吃多了出岔子,最后还是通过google voice找到了她,这一下晚上又精神了。大半夜开心地听着三线の花在仅仅一平方米的空间里载歌载舞,后来在网上看他们那边的视频,整个人都惊了,这样一首歌带着琉球的文化走遍了世界各地,无数人为之感动和鼓舞,自己也正因为这首歌总是振奋起来,音乐本身就无国界,超越了生活本身,感谢BEGIN他们把这首歌带到了我们身边,2019年工作的第一天,把我整个人都温暖起来。努力自己战胜自己吧。鼓声震天,加油,加油。

(昇龍祭太鼓 ( 三線の花 ) in 浅草国際通り ビートフェスティバル 2011)

(源视频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TGPpCwb91c)

冬亦不歇

11.22午后
早晨醒来还在继续听101,是之前在回顾2017年的节目,回忆在2017年里故去的那些人,那些对这个世界有影响的人,回想今年也快要过去了,也有那么多人故去了,那么多从小到大听过的,读过的,认识的人。
霍金过世了,虽然我们对时间科学的概念的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但是这样一个人的故去,也是让我们看将来都有些迷惘,因自己觉得他们才是离上帝最近的人。
樱桃子去世了,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妹妹年幼的时候,我有个小愿望,想攒钱给她买一只小丸子同款的书包,后来不记得什么原因就搁置了,忘记了,再工作之后就淡忘了,再后来想买的时候,妹妹高中都要毕业了。
单田芳等老一辈戏曲文艺大家去世了,想起从小就在电视上看单老的评书节目,有时候看不下去,年轻听不懂历史,听不懂四大名著武侠经典,听不惯他们嘴中形容的刀枪刃剑,后来电视里没有他的节目了,对他的声音印象就是无数个昏昏入睡的下午,摇摇晃晃的出租车上,有时上车听着就睡过去,醒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金庸去世了,这或许是近期最大的新闻,也就说我们这一代所有童年回忆,青春回忆,都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我们也即将老去,每位知名作家的离去,都带来一股图书抢购的热潮,发行商也不忘在这个时候推出珍藏版,赚足个死人钱。实话是对侠骨柔肠不太衷爱,但是对韦小宝确实又相当欣赏,可能注定不是个拯救世界的人,走街串巷的小生活才最是自在。
那么多的他们的离去,那样一个辉煌的80-90年代已经再不复返,最近的复古潮不收人推动,可能是我们自己老了,已经懂得念旧而非追逐潮流了。
早晨地铁一个中年男子挤着下车,刚开门就把两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子挤出门外,好悬摔倒,女孩子气不过锤了男人肩膀一下,那男子立马变脸,把女孩子用力推了一把,直接半摔一样的推进了车门里,嘴里不依不饶,车上一片安静,这么多人看到了也都默不作声,这里也包括我自己,我也铜他们一样冷漠了么?或许吧。在那一刻自己还是觉得自己的懦弱的。
中午吃完饭在楼下抽烟,同事帮人取餐,等太久就跑去餐厅后厨去看,据同事说里面忙的不行,两个美团外卖的送餐员都帮忙炒菜了,一边炒菜一边说,这一中午能送几单啊,都被耽误了等云云,听得我又惊讶又好笑。说完听到饭店里好像两桌顾客打起来了,具体原因未知,总觉得我们这些上班的人没什么脾气,这打起来总不会是因为抢菜吧。
就这样从早上到现在大半天过去了,我还是没进入状态,生活太辛苦,容我浅浅地偷个懒,不然身心的压力无处释放。
11.24午后
昨天周五下班,难得跟同事几个人喝个酒,年底了都同样任务繁重,错漏摆出,这样规模的公司里办公室政治还挺复杂,想想也是蛮有趣,基本上喝酒就是听老王吐槽,这会儿把一堆工作上的烦心事儿化在酒里仅此而已。
今天早起上课十分抗拒,醒来后天都没亮,身体一直热不起来,到了学校听老师讲课,可能是因为年纪相仿吧,使同学各种接梗打断,基本上没办法听进去,想到明天就要考试,也就简单地给我们讲讲而已,那我就一边画画一边听课了,对生活中重要指导的地方听了一下,一是不自主的想我没之前做的事情是否对应经济规律,二是考虑如何避险,因为休息不足,中午下课就等画完画早早就出来了,上周记得单向空间要搬家,所以捡着周末时间来坐坐,毕竟不会买什么,一边走一边还要求自己,如果买就只能买一本书,还不能太重,其实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东京店构》卖,真是找不到呀。只能等有人去霓虹国帮忙带了吧。
书店里永远都是咖啡香气,也永远少不了伟大的猫主子,不论哪里都那样慵懒,找到自己想买的书,就点个喝的坐下,集中下自己的碎片时间,把文字记下来,有好一阵没有这样略显矫情地坐下装文艺了,有点不习惯,或许一会儿早点回家,睡觉去就好。
一件小事,坐公交车下来到书店的路上,都看到输液落下,依稀记得小时候在家后面的街上,那时候很少有汽车驶过,我们都在马路上玩,秋冬时节树叶落下,捡着这些树叶的梗,三三两两小朋友玩拉树梗,我们小时候叫拉狗子,而我现在看到这些树叶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在网上查,原来他们就是杨树。
12.5下班前
今天中午直接外卖两个菜,中午晚上都打算在公司吃了,说实话不是需要加班,只是不想那么早走,今年非常没有干劲,不论什么工作复杂紧急与否都不想做,本来从事的事情就有一定的风险,12月头里收到的发文说银行有加强监管控制,四处都是谨慎小心,之前合作公司税务系统突然被锁,他们财务找到我好顿吐槽,今天才知道,他们这楼里其他公司有几家存在重大税务风险所以被连坐了。
旁边另一家公司上午呗扫黄打非一顿查处,核心思想是年底了,各部委需要业绩,抓典型,促发展,创新高,丰腰包,过往几年没有这些杂事儿的时候,一直都在拼命工作,为了年底收到一份年终奖,可以给家里帮补些什么,现在面对这些并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情之后,一点都不想去做了,有些颓,有点找不到方向,猫就快回来了,准备过20天左右的假期,按说是很开心的,不过工作的莫名压力让自己左右不适,希望明年她能更好的适应那边吧,早点稳定下来,这样或许我就能敢动一动了,现在的自己是在不敢折腾,怕出什么岔子自己就要一直被困了,也怕自己折腾不好连累家人担心。
现在就算工作停止,也要努力让自己有一点点的蠕动,画画也好,读书也好,总比自己每天盼下班的感觉好。同事说,看书自己也想看,但是看了就忘没什么用,就不想看了。早上挣扎起来冲凉的时候想起以前一个知乎问题的评论,那人说,看书就像吃饭一样,尽管知道吃了肯定要排泄出来,但是一定会有一些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一直伴随着自己。我在想,那或是言或是行,或是思想上的一次超越和扩宽吧。
搬新家后的一段适应日子过后,渐渐出现了孤独感,可能是冬天真的已经到了吧,明年能不能有机会去看猫呢?我自己都不知道,又一本画本要画完了,已经感觉到自己可能有驾驭这种风格的能力了,脑洞不足真的就没有办法,只能多出去看看才行了。
之前喝酒的集体,渐渐集合不起来了,或许是各有所念吧,毕竟喝酒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时间久了就感觉有些时候的聚会带着一些应酬的味道了,所以干脆理性起来,把有效社交梳理一下,把一些耗精力,低效率的社交简化或者减少一些吧。
最近爱上手卷香烟的那种感觉,可能本质上自己还是文艺的吧,喜欢手工类的各种作物,他们出身都那么平凡,但是又不常遇见,不精致但是又有精心的准备,制作,和等待。终于找到一家经济实惠的黄铜铺子,订制了一个小小的黄铜水彩盒,好处是工期非常的短,只要一个月。找到了一家算可以长期购买粮草的铺子,用来满足自己的坏习惯。感觉现在自己有点孤傲了,心理有些许变化,开始想挑别人的毛病和缺点了,不过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既然发现了就尽量避免吧,不过负面效果可能就是不想与他人做多余的交流,短期的问题吧可能,我觉得。
唠叨了很多,该整理出来了,猫现在都起得晚,早回家也没什么事儿,还是在公司吃剩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