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pdfimage_print

冬亦不歇

11.22午后
早晨醒来还在继续听101,是之前在回顾2017年的节目,回忆在2017年里故去的那些人,那些对这个世界有影响的人,回想今年也快要过去了,也有那么多人故去了,那么多从小到大听过的,读过的,认识的人。
霍金过世了,虽然我们对时间科学的概念的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但是这样一个人的故去,也是让我们看将来都有些迷惘,因自己觉得他们才是离上帝最近的人。
樱桃子去世了,在自己还年轻的时候,妹妹年幼的时候,我有个小愿望,想攒钱给她买一只小丸子同款的书包,后来不记得什么原因就搁置了,忘记了,再工作之后就淡忘了,再后来想买的时候,妹妹高中都要毕业了。
单田芳等老一辈戏曲文艺大家去世了,想起从小就在电视上看单老的评书节目,有时候看不下去,年轻听不懂历史,听不懂四大名著武侠经典,听不惯他们嘴中形容的刀枪刃剑,后来电视里没有他的节目了,对他的声音印象就是无数个昏昏入睡的下午,摇摇晃晃的出租车上,有时上车听着就睡过去,醒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金庸去世了,这或许是近期最大的新闻,也就说我们这一代所有童年回忆,青春回忆,都已经离自己很远了,我们也即将老去,每位知名作家的离去,都带来一股图书抢购的热潮,发行商也不忘在这个时候推出珍藏版,赚足个死人钱。实话是对侠骨柔肠不太衷爱,但是对韦小宝确实又相当欣赏,可能注定不是个拯救世界的人,走街串巷的小生活才最是自在。
那么多的他们的离去,那样一个辉煌的80-90年代已经再不复返,最近的复古潮不收人推动,可能是我们自己老了,已经懂得念旧而非追逐潮流了。
早晨地铁一个中年男子挤着下车,刚开门就把两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子挤出门外,好悬摔倒,女孩子气不过锤了男人肩膀一下,那男子立马变脸,把女孩子用力推了一把,直接半摔一样的推进了车门里,嘴里不依不饶,车上一片安静,这么多人看到了也都默不作声,这里也包括我自己,我也铜他们一样冷漠了么?或许吧。在那一刻自己还是觉得自己的懦弱的。
中午吃完饭在楼下抽烟,同事帮人取餐,等太久就跑去餐厅后厨去看,据同事说里面忙的不行,两个美团外卖的送餐员都帮忙炒菜了,一边炒菜一边说,这一中午能送几单啊,都被耽误了等云云,听得我又惊讶又好笑。说完听到饭店里好像两桌顾客打起来了,具体原因未知,总觉得我们这些上班的人没什么脾气,这打起来总不会是因为抢菜吧。
就这样从早上到现在大半天过去了,我还是没进入状态,生活太辛苦,容我浅浅地偷个懒,不然身心的压力无处释放。
11.24午后
昨天周五下班,难得跟同事几个人喝个酒,年底了都同样任务繁重,错漏摆出,这样规模的公司里办公室政治还挺复杂,想想也是蛮有趣,基本上喝酒就是听老王吐槽,这会儿把一堆工作上的烦心事儿化在酒里仅此而已。
今天早起上课十分抗拒,醒来后天都没亮,身体一直热不起来,到了学校听老师讲课,可能是因为年纪相仿吧,使同学各种接梗打断,基本上没办法听进去,想到明天就要考试,也就简单地给我们讲讲而已,那我就一边画画一边听课了,对生活中重要指导的地方听了一下,一是不自主的想我没之前做的事情是否对应经济规律,二是考虑如何避险,因为休息不足,中午下课就等画完画早早就出来了,上周记得单向空间要搬家,所以捡着周末时间来坐坐,毕竟不会买什么,一边走一边还要求自己,如果买就只能买一本书,还不能太重,其实是想来看看有没有《东京店构》卖,真是找不到呀。只能等有人去霓虹国帮忙带了吧。
书店里永远都是咖啡香气,也永远少不了伟大的猫主子,不论哪里都那样慵懒,找到自己想买的书,就点个喝的坐下,集中下自己的碎片时间,把文字记下来,有好一阵没有这样略显矫情地坐下装文艺了,有点不习惯,或许一会儿早点回家,睡觉去就好。
一件小事,坐公交车下来到书店的路上,都看到输液落下,依稀记得小时候在家后面的街上,那时候很少有汽车驶过,我们都在马路上玩,秋冬时节树叶落下,捡着这些树叶的梗,三三两两小朋友玩拉树梗,我们小时候叫拉狗子,而我现在看到这些树叶却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在网上查,原来他们就是杨树。
12.5下班前
今天中午直接外卖两个菜,中午晚上都打算在公司吃了,说实话不是需要加班,只是不想那么早走,今年非常没有干劲,不论什么工作复杂紧急与否都不想做,本来从事的事情就有一定的风险,12月头里收到的发文说银行有加强监管控制,四处都是谨慎小心,之前合作公司税务系统突然被锁,他们财务找到我好顿吐槽,今天才知道,他们这楼里其他公司有几家存在重大税务风险所以被连坐了。
旁边另一家公司上午呗扫黄打非一顿查处,核心思想是年底了,各部委需要业绩,抓典型,促发展,创新高,丰腰包,过往几年没有这些杂事儿的时候,一直都在拼命工作,为了年底收到一份年终奖,可以给家里帮补些什么,现在面对这些并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事情之后,一点都不想去做了,有些颓,有点找不到方向,猫就快回来了,准备过20天左右的假期,按说是很开心的,不过工作的莫名压力让自己左右不适,希望明年她能更好的适应那边吧,早点稳定下来,这样或许我就能敢动一动了,现在的自己是在不敢折腾,怕出什么岔子自己就要一直被困了,也怕自己折腾不好连累家人担心。
现在就算工作停止,也要努力让自己有一点点的蠕动,画画也好,读书也好,总比自己每天盼下班的感觉好。同事说,看书自己也想看,但是看了就忘没什么用,就不想看了。早上挣扎起来冲凉的时候想起以前一个知乎问题的评论,那人说,看书就像吃饭一样,尽管知道吃了肯定要排泄出来,但是一定会有一些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一直伴随着自己。我在想,那或是言或是行,或是思想上的一次超越和扩宽吧。
搬新家后的一段适应日子过后,渐渐出现了孤独感,可能是冬天真的已经到了吧,明年能不能有机会去看猫呢?我自己都不知道,又一本画本要画完了,已经感觉到自己可能有驾驭这种风格的能力了,脑洞不足真的就没有办法,只能多出去看看才行了。
之前喝酒的集体,渐渐集合不起来了,或许是各有所念吧,毕竟喝酒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时间久了就感觉有些时候的聚会带着一些应酬的味道了,所以干脆理性起来,把有效社交梳理一下,把一些耗精力,低效率的社交简化或者减少一些吧。
最近爱上手卷香烟的那种感觉,可能本质上自己还是文艺的吧,喜欢手工类的各种作物,他们出身都那么平凡,但是又不常遇见,不精致但是又有精心的准备,制作,和等待。终于找到一家经济实惠的黄铜铺子,订制了一个小小的黄铜水彩盒,好处是工期非常的短,只要一个月。找到了一家算可以长期购买粮草的铺子,用来满足自己的坏习惯。感觉现在自己有点孤傲了,心理有些许变化,开始想挑别人的毛病和缺点了,不过可能不是什么大问题,既然发现了就尽量避免吧,不过负面效果可能就是不想与他人做多余的交流,短期的问题吧可能,我觉得。
唠叨了很多,该整理出来了,猫现在都起得晚,早回家也没什么事儿,还是在公司吃剩饭吧。

再一年蝎月

椎木林檎——茜さす 帰路照らされど・・・


Elliphant-One More


1027中午

今天上课或许因为最近休息的不错,听起来还比较有状态,中午出去吃了酸菜牛肉面,青青的雪菜,清清的汤。靠在窗边有温暖的阳光,脑子里回想起了一个场景,以前在宁津所的小镇上,冬天路上铺满厚厚的雪,阳光仍也那样温暖,天气却那么冰冷,在镇上回生活区的路上有一排房子,排着满满地门面,有一家不起眼的小面馆,一扇大窗满是水雾,里面感觉热气腾腾,却什么都看不清,一支斜插的烟囱从玻璃窗一角穿了出来,冒着蒸腾的烟气,拉开旁边一扇铝合金玻璃门,一根橡皮筋已经拉不过寒冷的北风,走进来,关上门,瞬间温暖了许多,几张简单的桌椅,柜子上摆着几种畅销的白酒,窗边一个煤炉安静的燃烧,上面坐着一只斑驳的铝制水壶,叫了一碗雪菜肉丝吗,白色的瓷碗,不是很大,铺满了青青的雪菜,清清地汤,几根肉丝和碱水面。几大口吃完后,把汤差不多也喝完,几块钱,已经热的出汗,站起来消消汗,然后披上外套,外面路灯亮起来了,天也要黑了,推开橡皮筋把守着的大门,快步消失在冬天寒冷的黑夜中。

11.11中午

双11的早晨醒来快中午了,跟猫视频的时候,两个人可以各忙各的,那就记下一些事。

今天是自己的阴历生日,之前和邻居孙哥生日相近,我就凑到和他一天过了,生日那天很嗨皮,虽然也都是简单的家里饭菜,但是有好吃的饺子,后来威廉还给我们包饺子剩的面皮去做了长寿面,或者是长寿扯面?那天我买了枚两层的蛋糕,已经是足够开心了,可能蛮久没有过过热闹的生日了,还是挺喜欢这感觉的。

今天早晨收到红姐的微信,我们同一天生日,她总比我记得清澈。以往热闹的生日是跟他们一起过,想想一年又过去咯,朋友都很久不见,要么是因为精力不够,要么距离实在折腾不动了,这么大个城,总是因为这样才聚少离多,故事太多。

周五晚上坐地铁回家,听着加州101最新的一期节目,很可惜这一期总是没有完整安静的时间听。地铁车门随着嘀嘀的报警声关上,缓缓开出了站台,一排排昏黄的街灯从眼前略过,街上塞满了车,刚吃过饭分别的我们各自回向各自的小窝,此番单城市中人的寂寞,伴随着电台中彗星的轨迹和其他浩瀚的星辰,在此刻显得是那么的渺小而孤寂,那七十年一个来回的彗星,想必也是惦念着星球上的我们,时不时的想要回来看一眼吧。

那天晚上吃饭回来,带着新买的线香,家里缺少了乳香味,总觉得自己不够安心。点燃一支香,角落里开着台灯,坐在窗边的椅子上,街上依旧车来车往,远处有一排整齐的街灯,在大气的蒸腾下闪闪发着亮光,天边闪烁的那孤单的光,并不是星,只是深夜才回家的大鸟,载着各式各样心情的人们,他们又将要去往各自不同的地方。

1115早晨

前天夜里的雾霾很重,蝎月总是过的迷茫,说不出来的没有方向。那晚上下班把机油扔到车里,本来跟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要坐地铁还是开车,后来还是决定开车,结果开出去没太远,就被一辆出租车撞上了。说实话那时候有点懵,不是自己开车出神,而是对方掉头太着急了,他突然出现可能不到一秒钟。

昨天去定损维修,需要半个月时间,车要动大手术了,心情比较低落,毕竟陪伴我这么久了这个皮实的家伙,虽然不是我的,但是也蛮有感情了,现在开车少了,也刚给他补了保险,那晚带回的机油正是要去做保养的。在外面吸了好几个小时的重霾,这个蝎月又一次深刻地让自己记下了。

出事的晚上本来是回姐家聚会的,后半场才回到那边,喝了不少酒,精精神神又恍恍惚惚,从车背箱里把重要东西拿回家里,脑袋里没有在回想那个画面,只是在想,每年的蝎月,自己都过的有些迷惘,然后,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这个月索性都是没办法打起精神来的,就希望可以是工作尽快忙起来,忙起来,让我可以不那么多时间去胡思乱想吧。

我生活在历史的哪个阶段

    买了台nas,周末在家没日没夜的弄了两天,以为弄好了就好了,现在拖着疲惫的神经迟迟缓不过来。早上听歌看文字都不在状态,听到DJ说了一句话,印象不深了,但是思考还在继续,我生活在历史的哪个阶段。
    5月猫收到了offer后,我们开始全方位作战计划,全家总动员,不遗余力的保证猫可以肉身翻墙,也知道这是一条更困难的路,但是我们更愿意去憧憬不远的将来,对比现在的环境而言,那些苦也许是会克服并且获得应有的收获的。当签证获取到的那个时候,我记得我在公司给家里打电话,我爸听到还很激动,这是如此这般的大事,我们在各种条件不充分的情况下达成了。7月份回到广州的日子过得很快,跟猫最后那些温存的日子还是很开心的。很开心她原本坚韧的意志和性格,配合上后期锻炼的生活技能让自己羽翼丰满,成功的翱翔去了大洋另一端。送她过关的那会儿是有点不舍的,但是更多的还是期待,这是一次铭心的记录。
猫到了那边到了住处布置了新居,我在这边打包收拾旧居,期待的是早点肃清这边剩下的事情,或许需要不少时间,虽然总会聚少离多,但是这是在向好发展的聚少,保持一个好的心气神或许更重要。她也苦于家庭支出过多开始打工,端菜倒水,每天比我所处的环境辛苦多了,听到她每天疼痛在她身上,一样在自己心里,好像以前自己加班疲劳有猫给按一按,现在上万公里之外,只希望她更好的照顾好自己。
 
    有人说回忆是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撇去痛苦的,留下想要记下的,美好的回忆。不可否认自己现在所处的迷茫可能跟过往的记忆失去太多有关。找不到自己正常的轨道了,很多事情确实缺少未来的打算,越想越觉得自己累了,心累吧,就算让我完全放松,我也可能什么都做不了。跟这博客搁浅了几个月一样,一切好像就从上一篇游记的早晨的邮件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在向一个自己不曾遇见的方向发展,用尽了力气送猫去了对岸,然后在海里迷失了方向。可惜我今年还没有看到我熟悉的海,在海边那天晚上下雨,大雾,海水没过我的脚,却不以为是遇见了海。那不是属于我自己的海。
     回忆身边的人可以说有讲通历史的人,分析得了政治经济形势的人,还有永远冲在网络前沿的人,有时候听的津津有味,觉得生活的轻松需要不断修炼自己,补充知识,丰富社交。然而还没等自己沉下心去学习,就看到有些人破产被追债,有些人变卖公司负债累累,有些人每天都在法律警绳上游走,死去活来的折腾,每个人都换了副嘴脸,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腹的狼心狗肺。这是一个特例的历史阶段,不管是早上坐在摆渡车上,地铁里,路上的行人,还有公司办公室里,总有种寒冬一般的静寂感,自己总是不寒而栗,他们默不作声,也少有以前热闹的讨论新鲜事物的心思,好像看新闻刷朋友圈都没那么频繁了,自己又好像觉得总有只魔多只眼在远处高台眺望着,如果不小心被扫到可能就万念俱灰。每天早上的收音机都在讲类似相同的新闻,而路上的新闻是不断推陈出新,波澜壮阔的让我这体态宽厚的人总像在玩跳下来就在安全区里的吃鸡游戏那般,不敢乱动,怕会跑错了方向,怕进了一群发狠的狂暴徒的人群里乱枪扫死。
    为了让生活能重新适应一个人的节奏,就把冰箱短期食物清空,换成长期保存的食品,正好有老乡开小餐馆,过去喝了两个星期的酒,愣是给自己喝瘦了, 酒量渐长很像中年。重新找了个专心致志的爱好,捏泥巴,为了不让自己觉得空虚,跟猫天天开视频有时候也是不说话就开着当是陪伴,时不时看一下对方在做什么。把书架的书都打包准备寄回家,回头准备搬家去个小的便宜的居所,目前的形势看很可能还要继续坚持个一年两年,除非我去买彩票还能中大奖。要不是不是也应该去试试? 从来没有偏财运,或许该有点了?
    以上记录了些许情感,多数还是空虚和惶恐,如果换做以前,可能空虚都是激发自己写作灵感的时候,感觉一晚上就可以写出一本鸡汤,现在没有这种感觉了,而且鸡汤毒害了别人也就罢了,别把自己也毒了,想些负面的没什么用,现在已经走的远了, 还要继续努力走的更远,尽快恢复状态吧。把自己拾起来,不让猫去多担心就是。